在矛盾與困境中如何愛《給摩莎》
5月
07
2014
給摩莎(演摩莎劇團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497次瀏覽
劉崴瑒(政治大學中國文學系學生)

「嘿,摩莎,我愛妳。」

舞台上擺著幾張桌子、幾片牆板,懸著許多窗戶的切片。在質樸而不複雜的舞台擺設中,每個窗口都像是一個眼睛,在那裡看著地下的那片土地,上面的矛盾與困境;然後再從其中發現珍貴而不可分割的,對於身分、對於原鄉的情感臍帶以及記憶連結。

五個分別、獨立的獨角戲片段,《大島》從地理環境的改變出發,深刻凸顯我們這個小島版圖的困境與悲哀──我們的國與國關係、兩岸的困境在荒謬的情勢中一一解套,但最終還是一場空;接著是《安奈ê尋味人生》由舊時的味覺記憶,切開兩岸關係之間的隱憂與危機,滷肉飯老闆娘在碰上小開男人「宗國」之後,情場得意而且事業即將飛黃騰達,此時此刻的她,究竟應該如何面對回憶中的爸爸以及滷肉飯?

緊接著的是關於當下的味覺。《最後的晚餐》繞著一個長型餐桌,女子在不斷進食的過程中,層層剖析關於食物、食品的關係,間接叩問關於食安的問題。當味覺的記憶也開始變得不可靠,我們要如何面對食物,還是只能持續地填塞好讓自己更接近滿足一點點?《神掉了張悠遊卡》中超現實的文本帶有極為鋒利、準確的質問,藉由將神與人的界線模糊,揭露在文明的追尋與工業的發展中,我們對於未來到底應該抱持怎麼樣的想像?我們能夠清晰看見嗎?我們願意看見嗎?

在最後,《有春阿嬤啟示錄》則將焦點回歸到台灣的認同問題之上。在撿垃圾、做回收的過程中,被棄置的物品也許可以重新找到價值而變賣,但在歷史中,被遺忘、忽略的部分是否能夠重新找到定位而生活下去呢?神明無法回答的問題,再回到人的身上之後又該如何面對?

五個由女性為主角的片段,像是五封沒有收件人的情書,絮絮叨叨地記載了她們對於這個土地的關懷與濃烈的情感寄託,也許其中言詞激烈、動作誇張、情節荒謬或是脫序不堪,但訴說的力道卻是堅定,並再也溫柔不過了。而在片段之間,用一通永遠沒有被接起來的電話,一個男性的愛的自白,或許是對女性角色的一個呼應,但再一次一次對著虛無的話筒彼端投擲話語中,似乎看見一點點堅持、一點點固執,還有一點點無可救藥的義無反顧的愛。

在手法的呈現上,五個導演的作品都帶有某種荒謬、誇張的喜劇性──誇張的肢體、緊湊的節奏、失序的狀況以及情節的翻轉──但同時也安插了力道深刻、尖銳但溫和的詢問,在我們大笑的時候,靜靜地切開我們也許一直無法面對的,關於這座島嶼的創口,那些我們說不出口的裂縫。然後我們用淚水洗淨傷口,感受疼痛正向我們訴說:我們仍然活著,而我們必須持續面對。

這是五封情書,寫著For Mosa的種種:是關於愛、關於記憶、關於受傷以及如何癒合的秘密。

《給摩莎》

演出|演摩莎劇團
時間|2014/05/01 19:30
地點|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當劇團大膽地以「Formosa/For Mosa」為題,帶著我們回到了大航海時代,從歐亞大陸另一側遠行而來的船隻讚嘆這不知名島嶼謎樣的美麗時,總會讓我惋惜著為何不能讓「摩莎」有著更令人難以捉摸的神祕氣息?為何不能把她放入地球的一隅,而要死守著中國的隔壁?(白斐嵐)
5月
07
2014
鄭尹真精湛的演技,讓我在舞台上完全看不見原本那個纖瘦、具有靈光的女子;一位邋遢肥胖醜陋的遊民奪走眾人目光。這樣的反差,一再地給予我驚喜,遊民笑得愈大聲,我哭得愈是用力。(郝妮爾)
5月
05
2014
《給摩莎》給出截然不同的台灣意識:對國際處境邊緣化的憂心、西進經濟政策的無奈、食安反映的國家管理失能、社會正義的流失、自我認同的混亂──這其中沒有自我安慰,沒有淚花遮眼,卻有對自我誠實的深深渴望。(林乃文)
5月
05
2014
《Let Me Fly》的音樂風格,則帶觀眾回到追月時期美國歌舞劇、歌舞電影的歡快情境,不時穿插抒情旋律作為內在抒發,調性契合此劇深刻真摯、但不過度沉重的劇本設定。
4月
12
2024
因此,當代的身體自然也難以期待透過招魂式的吟唱、紅布與黑色塑膠袋套頭的儀式運動,設法以某種傳承的感召,將身體讓渡給20年代的新劇運動,以作為當代障礙的啟蒙解答。因此,黑色青年們始終保持著的這種難以回應歷史的身體狀態,既非作為歷史的乩身以傾聽神諭,亦非將僵直的歷史截斷重新做人。
4月
11
2024
劇作前後,笙演奏家宮田真弓,始於自然聲中出現橫過三途川,終於渡過三途川後與謝幕無縫接軌。無聲無色,不知不覺,走進去,走出來。生命與死亡的界線,可能並沒有我們想像中那麼分明。
4月
09
2024
兩個劇目分在上下半場演出,演出意義自然不單純是揭示狂言的作品,而是透過上半場年輕演員演出傳統劇目《附子》,表示傳承傳統的意味,下半場由野村萬齋演出新編劇目《鮎》,不只是現代小說進入傳統藝能,在形式上也有著揉合傳統與現代的意義。
4月
08
2024
對此,若是回歸本次演出的跨團製作計畫的起點之一,確實達到了節目單上所說的「展現臺灣皮影戲魅力」。因為,除了現代劇場的場面調度、意象經營、表演建構,我們也能在作品中看見了「序場」的傳統皮影戲熱鬧開場,也有融入敘事文本角色關係演變的新編皮影戲,兼顧了傳統與創新的美感意趣。
4月
02
2024
坂本龍一為《TIME》寫作的主旋律(絃樂),其和聲結構呈現一種無前無後的靜態,亦呼應了「夢幻能」的時間結構:鬼魂的時間只有當下,沒有過去與未來。或許,這亦是坂本龍一在面臨人生將盡之際,領略到的在生與死之間的時間的樣貌。而物件聲響、環境噪音與電子聲響的疊加亦給予音樂含納宇宙無數異質聲響的時間感。
3月
28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