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定顛沛流離《露水開花-賣藥仔團的江湖故事》
12月
03
2018
露水開花-賣藥仔團的江湖故事(閩南嶼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提供/攝影陳少維)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554次瀏覽
蔡孟汝(臺灣藝術大學表演藝術所碩士)

凍露水【1】是民間藝人註定過上的日子。

《露水開花-賣藥仔團的江湖故事》(以下簡稱《露水開花》)為演出者王金櫻六十年前參與賣藥仔團的真實生命歷程。賣藥仔團的經營文化為四處遊藝,必須離鄉背井,北、中、南到處工作,因為早期環境艱辛,藝人們需要同時多份兼差才能有基本收入的開銷持平。一開始就把觀眾拉進時光迴廊,操著道地閩南語的演員陸續登場,為了維持生計,「五子哭墓」成了他們的外快來源,過程中被喪家百般刁難也得將苦往肚裡吞,漂泊的藝人們不忘在各種細節處勸世珍惜資源與得來不易的血汗錢。

傳統歌仔戲的「四大齣」(也稱四大柱)為《三伯英台》、《陳三五娘》、《呂蒙正》、《什細記》。阿貓姐賣藥團今天的戲文為《呂蒙正》,開演前的準備繁瑣,對話中操持著行外人聽不理解的「避話」【2】。演出分為「叫花-吆喝聚眾」、「開花-戲文演出」、「結籽-賣藥好收成」三階段,因觀眾看戲不用錢,因此歌仔戲演員們除了演正戲之外必須幫忙賣藥,團裡才能有收入。賣藥團的歌仔戲演出服裝分為兩種,一種是著正式戲服並帶身段、一種是著時裝表演,《露水開花》是以時裝呈現之。「叫花-吆喝聚眾」的手法精彩多變,演員楊宥熹為了吸引群眾也上演令人拍案叫絕的「繞口令」,彰顯民間藝人身懷絕技,適時應變展現功夫。

雖然老戲重演,賣藥仔團的文化式微,演員唱唸起戲文《呂蒙正》來卻也一點都不含糊,〈倍思仔轉七字仔〉、〈江湖調〉、〈都馬調〉、〈霜雪調〉、〈送君別〉、〈苦命鴛鴦〉、〈錦歌雜念仔〉、〈乞食調〉、〈台南哭調〉……等,採用戲中戲的方式讓年輕一輩的觀眾一睹台灣道地古早文化。

《呂蒙正》戲末,阿貓姐賣藥團開始向群眾兜售「神仙補血丸」,即所謂的結籽。廟口表演文化豐富、人才濟濟,「喊玲瓏/賣雜細」的出現是場美麗的插曲,農村時代因醫療不普及所以有賣藥文化,除此,擁有特殊叫賣聲的百貨雜細業者也相當受到歡迎,舉凡衣褲、針線、膏藥、脂粉...等應有盡有,複雜的地盤與客群問題導致經常上演爭執與武力糾紛,再次如實呈現江湖藝人遊走南北,除了看天吃飯、大地為家之外,團與團之間的道義與扶持成為藝人嵌入血肉的記憶畫面。《露水開花》擔心時代性的文化隔閡,劇中以紀錄片的形式投影大量珍貴的照片、戲文檔案、八七水災紀錄片......等,貼近與群眾的距離。生命不會一直公平、仁慈,賣藥仔團四處遊藝租住,為製作人王金櫻記憶猶新的是那年的八七水災,除了家當之外還差點搭上性命。

賣藥仔團文化現今已不復見,製作人王金櫻期望《露水開花-賣藥仔團的江湖故事》能成為一齣舊時代文化保存的作品之一,大量道地閩南語的諺語採用與歌仔戲的橋段讓整齣戲色彩層次鮮明,於大稻埕戲苑這樣具有韻味的表演場地呈現故事,更加相得益彰。

註釋

1、「凍露水」閩南語,意為接受露水滋潤。在此借喻討生活的人無以為根、四處為家。

2、「避話」,一種專業的術語,亦稱隱語,同業間彼此聯繫的一種特殊口白,有行話、市語、方語、切口、春點、黑話等別稱,多少有「不欲為人知曉」的隱密慣性。

《露水開花-賣藥仔團的江湖故事》

演出|閩南嶼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時間|2018/11/17 19:30
地點|大稻埕戲苑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賣藥團」就是歌仔戲低潮時期的樣貌之一。然而,今日許多資深藝人卻認為參與賣藥團並不光彩,對這段往事諱莫如深,一旦這些記憶盡付塵煙,歌仔戲的生命就像斷簡殘編,再也無法完整。(張耀軒)
12月
07
2018
劇團準確地將有限資源投注在最關鍵的人才培育,而非華麗服裝、炫目特效或龐大道具。舞台設計雖無絢麗變景,卻見巧妙心思。小型劇場拉近了觀演距離,簡單的順敘法則降低了理解故事的門檻,發揮古冊戲適合全家共賞的優勢。相對於一些僅演一次便難以為繼的巨型演出,深耕這樣的中小型製作,當更能健全歌仔戲的生態。
7月
16
2024
歌仔戲是流動的,素無定相;由展演場所和劇團風格共同形塑作品樣貌。這齣《打金枝》款款展示歌、舞、樂一體的古典形式;即使如此,當代非暴力觀點可以成為古路戲和解的下台階,古路陳套歡快逆轉後,沾染胡撇氣息,不見胡亂。為何一秒轉中文的無厘頭橋段可以全無違和?語言切換的合理性,承載著時空及意念盤根錯節構成的文化混雜實景。
7月
15
2024
《巧縣官》在節目宣傳上標舉的是一齣「詼諧喜劇」,於現代高壓的工作環境下,若能在週末輕鬆時刻進入劇院觀賞一場高水準的表演,絕對是紓壓娛樂的最佳選擇,也是引領觀眾接觸京劇表演藝術的入門佳作。
7月
12
2024
當然,《凱撒大帝》依然有當代傳奇劇場多年來的戲曲與聲樂、歌劇等表演形式結合的部分。吳興國演出賈修斯、凱撒、安東尼,各自使用了老生(末)、淨、武生、丑的行當,以聲腔與表演技巧詮釋三個角色,恰如其分,也維持《李爾在此》、《蛻變》的角色聲腔多重變化的設計。
7月
09
2024
從歌仔戲連結到西方劇本、德國文學、波蘭電影導演或法國文學批評,《兩生花劫》的故事起於江南恩怨,卻在台灣釋放和解。我們當然可以從《兩生花劫》關注且重探本土戲劇的本質,但也不妨將它置於世界文學的脈絡下思考。傳統必須走向世界,而傳統也永遠在當代重生
7月
03
2024
或許老戲新編不若以往跨文化的豫莎劇、取材本土小說系列、或實驗性質系列等劇目的開創與新意,現今的傳承與復刻路線讓豫劇團近幾年的劇目走向較為保守,但在經典劇目不斷重演的過程中,新一代的觀眾看見豫劇團在演員與劇目傳承中的成果亦是打磨功夫的必經過程。
7月
03
2024
《狐狸兒媳-小翠的愛情札記》是一齣充滿戲劇性和情感的精彩客家戲,巧妙地結合神話、戲劇和人性的叩問,融合戲曲、文學和哲學,同時探討愛情、命運和超自然元素等主題的精彩演出,從開場的喜慶氣氛到結尾的離合場景,展現出月缺重圓的仙/人之情。
6月
28
2024
外調演員張閔鈞是新生代中表現傑出的演員之一,無論在眼神的專注與變化、唱唸的真假音轉換或鑼鼓點的收放空間都表現得恰如其分,為本次表演增添許多光彩。有別於其他團隊的呈現,此次展演彷彿將主軸更偏向「小旦」一些,真正的呼應了劇名《薄倖錦衣郎》中女子的悲涼處境,觀賞完畢除了縱橫大仇得報的快感,也默默興起一股「秋扇見捐」的哀戚。
6月
26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