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謬詼諧的真實人生《再一次・美麗人生》
5月
10
2017
再一次・美麗人生(唐健哲 攝,沙丁龐客劇團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726次瀏覽
董又琳(社會人士)

故事是從靈堂前一場告別式開始,戲劇表演巧妙地將原是悼念的場合搭配僵化的儀式,結合成一場幽默的演出。法師一舉手一投足一聲令下,生者隨之起舞,展現的是我們對靈的期盼、期盼寧靜、期盼往生者頭七歸來以示不捨,亦或是因為生者失去而自圓其說;他們填滿往生者安心地走的理由,期待達成精神上的無缺憾。

演員們生動活潑地對往生者的畫像自顧自地表達自以為的情感,告解般地訴說過去、寄託感激、牽拖靈異、甚至未雨綢繆地預演將來的告別式。相對於觀眾自身或耳聞的生命經驗,相信或多或少有幾分相似。一場在靈堂前找鑰匙的戲,生者對往生者一如尋常對話的自言自語,轉而拾得鑰匙,又回頭感謝保佑,彷彿死者畫像一夕之間有了超能力,也許可治跌打損傷、協尋失蹤之物;嗯,總要有個理由,告訴我們生者與死者的連結仍在,只是轉化了、可敬畏了。這是舞台上對觀眾的演出、亦是演員與畫像間的獨角戲,劇中之劇很是精彩。

劇場本是虛實交錯、現世與陰間路的交錯更是有趣;若說靈堂裡的儀式是接受失去的緩衝,那麼在面對自己前往陰曹地府之路時,又會是什麼心情呢?陰間的場合,演出人間百態、至少是六個演員的六種姿態。來自陰間的叫號召喚,提供這些即將啟程的「當事人」表達對當前世間情緒的空間。有人走得輕描淡寫、有人走得死纏爛打,想像許多來不及做的事、來不及說的話,期間也帶出一些值得思考的議題:因果報應的價值觀、善與惡的模糊地帶。

一個角色的陰間之路細數其過往、望親愛之人對己的思念能持續,使我想起曹操遺令的分香賣履,細膩地表達掛念使人動容;臨去陰間時幾聲國罵又回到喜劇氛圍。大概就是這種交錯、貫穿全場並帶出情緒的層次感。整理遺物的橋段使我深深感動,小丑的臉上有驚駭、天真、有逗趣的驚奇感、也有溫和的親人之情;跨越時空的輕撫落下幾許回憶的塵埃,在燈光打亮的時刻塵埃散盡又回到現實。更不能少提阿嬤的旅程之美,舞台美極了,燈光、線條美極了,美到我差點忘了欣賞演員逗趣可愛的表演。

末了,我想起劇場的一開始,演員列隊、撐著傘從觀眾群中進入舞台,這本應是場莊嚴肅穆的喪禮,在六個喜劇演員的表演中看到喜、悲良性的交互作用。分離與哀傷的連結被斷開;珍珠噴滿地、蛋殼飛出去的即興演出也許更接近真實人生,是荒謬也豐富詼諧的美麗人生。感謝本劇給我美好的一晚。

《再一次・美麗人生》

演出|沙丁龐客劇團
時間|2017/05/06 19:30
地點|松山文創園區多功能展演廳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從袋子掏出的酒紅外套與帽,小丑的手伸進袖裡,扮演記憶裡親人和藹的奶奶,為孫兒拭淚,擁抱在一塊;透過舊物召喚,奶奶真正回來了。對往生者的思念與不捨,就在漫長的日常儀式中逐步洗滌。(涂東寧)
5月
23
2017
喜劇方式探討人生必經的四道習題,來體現「生、老、病、死」的不同面向,最後對於死亡及別離的展現,更是以幽默但不失焦點的呈現如何以微笑來面對離別。(蘇家榆)
5月
10
2017
若《強迫意念》有什麼深意,甚至是近乎奧義的,那應是與神同行的性戲耍,而不是性論(sexuality)或性意識的流動與多元性,因為那種設定過於簡單,也是當代社會日趨常規的議程,就像酷兒與性多元的社會議題是日益被接納,即使有淪為主流社會的窺奇之虞,也無礙於它被肯認的生命價值。
6月
20
2024
感受是濃烈的、先行的、帶有詭譎恐怖氛圍的,沈浸式的形式是成立的,而且因為劇院的大空間與神秘感,較真正的沈浸式演出距離上更為舒適,如果說劇名所呈現的概念是此次創作的核心,那這齣戲可以說是面面俱到的貼合主軸,唯有結尾若沒有一個真正的結束或謝幕,我方能更加舒暢的說出我剛剛在劇院中經歷了《幹!卡在中間》。
6月
20
2024
《乩身》故事內容企圖討論宮廟與乩童的碰撞、傳統民間信仰與媒體科技的火花,並將民間信仰在後疫情時代線上化、科技化所帶來的轉變以戲劇的方式呈現,也希望可以帶著觀眾一起思考存在網路上的信仰與地域性守護的辯證關係。全劇強調「過去的神在天上,現在的神在手上」的思維,但不應忽略臺灣宮廟信仰長久盛行其背後隱含的意涵。
6月
07
2024
既是撇除也是延續「寫實」這個問題,《同棲時間》某種程度是將「BL」運用劇場實體化,所以目標觀眾吸引到一群腐女/男,特別是兄弟禁戀。《同棲時間》也過渡了更多議題進入BL情節,如刻意翻轉的性別刻板關係、政治不正確的性別發言等,看似豐富了劇場可能需求的藝術性與議題性,但每個點到為止的議題卻同時降低了BL的耽美想像——於是,《同棲時間》更可能因為相對用力得操作寫實,最後戳破了想像的泡泡,只剩耳中鬧哄哄的咆哮。
6月
05
2024
相較於情節的收束,貫穿作品的擊樂、吟誦,以及能量飽滿的肢體、情感投射、鮮明的舞臺視覺等,才是表演強大力量的載體;而分列成雙面的觀眾席,便等同於神話裡亙古以來往往只能被我們束手旁觀的神魔大戰,在這塊土地上積累了多少悲愴而荒謬的傷痛啊!
6月
03
2024
「中間」的概念確實無所不在,但也因為對於「中間」的想法太多樣,反而難讓人感受到什麼是「卡在中間」、「不上不下」。捕捉這特殊的感覺與其抽象的概念並非易事,一不小心就容易散焦。作品中多義的「中間」錯落挪移、疊床架屋,確實讓整體演出免不了出現一種「不上不下」的感覺。
5月
31
2024
在實際經歷過70分鐘演出後,我再次確認了,就算沒有利用數位技術輔助敘事,這個不斷強調其「沈浸性」的劇場,正如Wynants所指出的預設著觀眾需要被某種「集體的經驗」納入。而在本作裡,這些以大量「奇觀」來催化的集體經驗,正是對應導演所說的既非輕度、也非重度的,無以名狀的集體中度憂鬱(或我的「鬱悶」)。
5月
27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