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欄目
長度
演出型態
專題

即使這齣劇仍存在著有時過於勵志一廂情願的文藝台詞,或是轉譯過來經演員詮釋,過於舞台腔的唸白,但仍能在關鍵之處,發散並傳遞出其內在誠摯相信的信念與心志,不會因身處的世界天災人禍頻傳而有所改異。(葉根泉)
10月
08
2018
表演鏡頭代替演員目光觀看的戲分倒是相當成功地在戲劇空間中產生一種觀看的間隔,與私小說的構造呼應。這些影像投影到窄仄的電視螢幕使得觀眾察覺到窺看的本質。(印卡)
11月
25
2016
成人的現實世界只是虛幻,是假的,是盜版,是一場惡夢,他們要回到童年的2D世界,找回正版的他們。這麼一想,上面的問題便被巧妙的解釋掉。(陳俊澔)
12月
24
2013
薛西  
導演其實沒有辦法讓扮演胡本的表演者——也是發想出這個文本的李建佑——通過獨自的、自性的狀態表達無聲生命的複雜性,只能讓「意識具象化」的他與母親、醫生、護士等堆砌出一段又一段的對話,但這些對話沒有縱深,只是讓情節更碎瑣,時態更混亂,更流於對白化、遊戲化而已。(薛西)
12月
24
2012
鴻鴻  
整體看來氣勢與器識皆頗不凡,既有意用虛擬實境提供獨腳戲與觀眾互動關係的實驗所,更可能以仿諷顛覆台灣教育的病灶。觀眾似乎也被挑起了興致,是來看戲、來上課、還是上課其實就是在看戲?還是即將被冒犯──補習班正是一個老師可以名正言順冒犯學生的場所──著實引人好奇。(鴻鴻)
5月
29
2012
這齣戲的敘事空間不斷跳躍出入,劇情結構捻紮鬆散,尤其導演對表演空間和劇場語言的處理生嫩貧乏,使得節奏拖宕,讓原本極具潛力的一齣好戲,陷溺在編導合一的情緒狀態裡,長達三個多小時的演出,猶如蹣跚匍行,著實叫人吃不消。(傅裕惠)
12月
20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