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欄目
長度
演出型態

盛婕  
在時空與時空間穿梭的舞者把觀眾又帶入似是而非的幻境,監獄中的規訓、小酒館的放蕩、象徵著屍體堆疊的山丘又不得不讓人思考著在權利關係的控制中,我們爆發吶喊過內心的壓抑後,剩下的日子該如何抉擇?(盛婕)
十月
02
2018
最終的結束則交給觀眾來決定,決定權回到觀眾自身,自己可以選擇結束的時間、可以選擇對傳統的定義,而你所追求的傳統其實是每個人給與自身的定位。(連佳宣)
六月
11
2018
透過燈條所設計的舞台空間,從表演者所呈現的情境中,連結出一種歸屬感與個人生存空間,再從音樂與視覺的變化,加上肢體交錯互動的動作,彰顯出象徵一種微妙的距離感。(郭佳燕)
六月
05
2018
手勢代表著春夏秋冬,一直不停的循環,就像對生命的體悟,無論這紛擾的世界如何變化,唯一不變的就是時間一直在走,不會為了誰而停留。(連佳宣)
三月
23
2018
流暢的動作為連結,定格於強而有力的停頓動作,每一個停頓,都是一座不同身體線條的雕塑品,強力的頓點又在曲線的展廳,形成另一種衝突的美感。(連佳宣)
十一月
25
2017
利用舞台裝置上的機關進行肢體特技的展現,呈現出空間時間與肢體滯留之美感,盡情探索人的肢體、重力元素與舞台裝置之間的連結與關係。(王歆維)
十一月
21
2017
利用了許多象徵意味很重的顏色、服飾、道具,例如紅線,像是牽起兩人的緣分,但卻也是互相箝制互相拉扯的束縛,踩瓦片,看似象徵吉祥之意,卻是對於女性的不尊重。(連佳宣)
十一月
03
2017
表演者大部分的時間以面具示人,雖有短暫把面具拿下來的時刻,卻也面無表情看不出情緒,彷彿沒有自己,只有一直在扮演別人,雖然整齣舞碼表演者不發一語,但藉由他的肢體與臉孔的搭配,卻能令觀眾有無數的想像空間。(連佳宣)
三月
23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