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侯非胥.謝克特現代舞團
時間:2018/09/22 19:30
地點:國家戲劇院

文 鄭宜芳(表演藝術工作者)

繼2012的《政治媽媽》、2016的《SUN》後,英國侯非胥·謝克特現代舞團再度帶來最新作品《無盡的終章》(Grand Finale),這支充滿末世寓言卻也是歡慶生命的舞作。

生命,從出生的那一刻就分分秒秒地面對著死亡,作品在全然的黑暗中緩緩開始,也在全然的黑暗中結束,正如生命的初始即是從黑暗中拉開序幕,在闔眼的那一刻回到黑暗裡。幕啟,在昏暗的燈光下,舞台上那一堵堵巨大的高牆在調度轉化間,可以是困頓生命的心牆,或是阻隔疆界/領土的高牆,或是記錄著人名的墓碑/紀念碑,或是那可容身的小小遮蔽。

現場樂團(類似弦樂四重奏的編制)響起優美的弦樂,舞者從充滿動律的踏步開始,隨著音樂層次的逐步開展,擊樂與電聲的加入,舞者們的身體轉而以充滿暴裂、狂亂的肢體持續舞動,並在動作中加入突然的靜止、停頓,再繼續動作,讓身體的動律性伴隨著巨大的鼓聲,不斷地堆疊、打破再堆疊,使身體的能動性完整地貼著音樂的律動走。而堆疊、打破再堆疊,也正是這個世代的面貌,城市與環境的建造與破壞,資本市場裡金融的競逐與幻滅,國家與國家之間協議的訂定與毀約。

生命的對立面是死亡,上一刻才在抖動手腳扭動身軀的狂歡舞者們,下一刻即癱軟在地化為屍體;兩兩共舞的雙人,柔和而美好,轉瞬間一人已墜落在地,只剩一人獨舞。生命的脆弱,世界的崩解,從來不是人力所能控制的,此刻的擁抱或許就是永別。幸而在這最悲傷絕望的時候,現場弦樂團那帶著俄國民間曲調的主題旋律適時的進來,那場景有時像在廢墟中響起,有時又像宗教般的救贖。音樂帶給人心靈撫慰與希望的力量,讓人不禁想起《塞拉耶佛的大提琴家》、911、311、921等災難,喚起在地的傷痛的記憶。或許人們所仰賴的不過是在這巨大且混亂的世代,那一絲撫慰人心的平靜吧。

縱觀侯非胥.謝克特來台的三支舞作,《無盡的終章》可說是集編舞家所擅長之大成的作品。編舞家獨特的動作和音樂系統,可以將含納進來的各國民族舞蹈(中亞、東歐、蒙古等)/音樂元素加以變形成謝克特式的動作風格與音樂風格。動作上暴裂與溫柔、和協與不和協,強烈的震顫動律的肢體;音樂上抒情與狂熱,激烈的擊樂與電聲搖滾互相調度切換;音樂節奏與動作節奏的密合,樂聲質地與身體質地的轉化推移,皆在此作完美結合。

生命的旅途上,危難與死亡雖如影隨形,然而編舞家依然留下希望。舞作後段,在暖色的燈光下,舞者們抬頭看著透明細緻又脆弱的泡泡緩緩落下,在經歷了前面那麼多的黑暗時刻,此時的光明、溫暖、優美,令人感受到生命的美好與脆弱,那些逝去的親人、朋友,會因為愛,而永遠活在我們的心中,長存於我們的記憶,正如《可可夜總會》裡所說,因為記憶,所以永存。我們可以感受到在這充滿末世寓言的舞蹈作品裡,依然保有著溫暖和希望,正如那些走過各種不同樣貌的傷痛的生命,勇於面對傷痛並懷抱著希望,努力的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