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不朽的情愫—2019嘉義新舞風《亙古》

陳玟琪 (臺灣藝術大學舞蹈研究所)

舞蹈
2019-09-03
演出
雯翔舞團
時間
2019/07/28 14:30
地點
臺北文山劇場

邁向第八年的嘉義新舞風,每年藉由不同主題進行編創,獨創出嶄新的舞蹈語彙,給於舞蹈創作者一個發表作品的平台,也讓觀眾更多機會觀賞舞蹈藝術。

《阿黛爾的行板》編舞者簡麟懿,以阿黛爾・雨果的故事為出發點創作。一名女舞者行走在椅子上,藉由男舞者搬動椅子排列出行走的路線,手電筒的光源照亮舞台,逐一增加集於男子身上,過程中舞者掙扎地舞動,女舞者緩慢踩上他人的身軀,銜接椅子,走出幕外。筆者認為此舞作特別之處在於燈光運用:前半段暖色調的光源,營造出溫和氛圍,女舞者緩緩走在椅子上,建立起此舞作的基調,加上故事的輔助,使筆者更易投入在其中;轉化至手電筒片段時,從暖色調至冷色調,投射出的光源明顯切割出明暗對比,使視覺焦點集中於光源內的舞者上,舞者舉動更加顯著,不管是從視覺上或動作質地,甚至於音樂,都與前一段落是截然不同,創造出相異的空間,觸發筆者另個聯想。不過在轉接部分,讓筆者略感突兀,由於前段落結束後空場了一會,手電筒光源與音樂才出現,使筆者當下誤以為舞作結束。

第二首舞碼是編舞者李泰棋的《仨》,舞作透過肢體之間的連鎖反應,將動作連串起來,抑或由牽制他人行動而產生效果,闡述一直都「在」的概念。從顯而易見的主從關係,漸漸轉變平等關係,肢體上從依附他人,轉化成獨立個體,卻不失彼此應有的連結。舞者間有極佳的契合度,即使在這四位男舞者裡,有一人與另三人的連結貌似無交集,從動作上來看卻影響另外三人,陳述實質「不在」意念存在的面向,這是筆者感到有趣的所在。筆者感到困惑的是舞作中有一個半圓柱體的裝置,舞者雖以裝置為中心,但與舞者間的貫串略淺,如是想詮釋不在群體裡人的狀態,在這樣的狀況下效益不是那麼的明顯。

最後一首舞作是《在那些消逝的時間裡》是由田孝慈所編創,作品僅一女舞者所詮釋,運用生活日常的肢體語言發展。此舞碼令筆者感到驚艷的是舞者的表現,獨舞對舞者與編舞者既是入門必備,卻也困難,在這樣的前提,筆者卻感受到舞者的張力充滿整個舞台。也有可能前兩首舞碼動態性較高,相對於此舞碼就較於安靜,舞者詮釋卻不失應有的氣場,甚至展現更多,讓筆者與舞者之間有共鳴產生內聚力,也許與舞者有豐富多元的舞蹈背景相關,讓此舞作有更多的詮釋方向。

今年嘉義新舞風主題《亙古》生命永恆,夢亦常駐,在這樣的大標題下,筆者認為可從三位的作品中,感受到編舞家用以人為本的情感關係作為發展,愛情的《阿黛爾的行板》、友誼情感《仨》及親情為主《在那些消逝的時間裡》,串連著生命此線,看完演出彷彿把人生也檢視一遍。情的化學作用通過不同生命功課佔領人的記憶,藉由作品闡述各自的故事。觀看舞蹈藝術,往往僅有一次機會,即使觀看相同舞作,卻諸多因素而每次有不同感受,如同生命稍縱即使,珍惜身旁的人,活在當下,把握每次的機會。

評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