掀起一場身分認同風波的《極西之地有個費特兒》

林嘉瑋 (台北藝術大學音樂學研究所兼任助理教授)

戲曲
2021-11-30
演出
國光劇團
時間
2021/11/13 14:30
地點
臺灣戲曲中心大表演廳

這是一場追尋自我、探究身分的歷程,無論是對於《費特兒》、京劇,抑或是觀眾來說。

在極速「全球化」的當代,「跨國」、「跨文化」,乃至於「跨域」成為藝術論述(甚或是日常生活)中,無法閃避的課題。然而,跨界融合這檔事,並非僅是當代產物。以京劇來說,於十九世紀便吸取徽劇、漢劇等劇種素材,時至二十世紀後期的台灣,更有國樂團與文武場合作、引入導演一職、聘請專業劇場工作者設計舞台等作法。從人種觀點來看,除了美國民族大融爐的說法之外,在台灣,尚有分子人類學家林媽利教授於2010年《我們流著不同的血液:以血型、基因的科學證據揭開臺灣各族群身世之謎》中所提出的「近85%的台灣人帶有原住民的血緣」一說。多元素材與血脈的融合,早在幾世紀前便已發生,全球化效應不過是加速如此進程,促動人類重新檢視過往對於「單一」與「純粹」的堅持,增強對於「多元」與「共融」的渴望。

然而,若離開純粹血統的思維,遠離領域疆界的明確性,我們又該如何定義自身?2021年《極西之地有個費特兒》的創作,從戲劇文本、服裝舞台設計、身段舞蹈、聲腔音樂的使用等面向,都展現出國光團隊在全球化與藝術科技日益交合的環境間,對於京劇本質及與多元媒材互動間的身分定位課題進行思考。

此劇以西方古典文學題材《費特兒》作為出發點,將時空背景易位為東方上古時代,以闡述王后與繼子間的情慾糾葛。然而,劇間安插《極西之地有個費特兒》一書的出現與東方王后當下正經歷對庶子的愛戀,卻彼此互證——此番於過往有違倫常的男女之情,是跨東西跨地域,在地球眾多角落間都可能發生的全球化愛戀課題。呼應這跨東西的脈絡,舞台佈景設計緊扣著京劇「一桌二椅」的核心概念,在開場一景中將之巧妙地變形為「以西方宮廷王之椅,東方木板長凳,與一茶几」相組而成的一桌二椅型態,使東西融合卻又不失本質精神的作法表現地徹底流暢。服裝設計與舞台動作亦是將各方元素整合到味。以侍女扮相來說,誇張的「泡芙」袖與該角的丑角角色有著東西交扣的展現,而肢體動作則顯現出以傳統身段為主軸,並細緻地與當代舞蹈有相融編排。

此次的音樂編排,有入樂的新編聲腔,亦有如電影配樂般的電子聲響,雖說各片段都有令人驚奇的瞬間,但拼盤式的結構卻與本劇其他表現層面的流暢元素整合顯得不相一致。偶戲的使用也有其俏皮可愛的效果,操偶師裝扮上的那層面紗更是細膩地展現偶劇的部分傳統。然而就整體來說,偶劇元素的匯入似乎不具有深刻的說服力,而使得此元素的存在顯得有些突兀。跨域的完美交融建構於本質的反思。在去蕪存菁後,使本質以抽象的概念存在,並在東西與新舊的形式符號與結構間,重組具體的形式,如此而得流暢融合。

最後,《極西之地有個費特兒》帶領京劇觀眾重新思考:在如此的新創作品中,自身在「預期」與「驚奇」間所能接受的比例為何?在這番一氣呵成的戲劇形式中,那傳統觀看習慣即時回應的掌聲與呼喊「好!」,此時又該置於何處?跟著《極西之地有個費特兒》,台上台下的人們與各式劇種與樂種皆踏上一場自我探尋的旅程。

評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