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的獨白與對話《話語靜止時》
12月
04
2017
話語靜止時(三十舞蹈劇場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756次瀏覽
丁逸珣( 國立台灣體育運動大學舞蹈系)

此檔演出由張秀萍編舞,觀察了自身以外的人事物關係的流動與變動,再將這些變化投射於作品當中,分為上半場「話語靜止時」,以及下半場「傾聽我說」,以「當話語靜止時」作為核心概念串連了整檔演出,巧妙的道具運用、孰悉的手指符號、簡單燈光氣氛、清楚的音樂段落,更快的引導觀眾進入作品氛圍。

一開始昏暗的燈光搭配二十世紀的慢旋律英文歌,快速地讓觀眾靜下心,將所有焦點放在逐一進場的舞者身上,所有舞者進場的動作皆是雙手五指有力大張,伸在身後像流動的布景般緩慢進場再退場,不同的是進場時間與方向,以及有些舞者是將各種道具抓在身後進場,一女舞者留於下舞台,其餘舞者繼續走動,有位舞者將書交給她,一手抓著翻開的書,另一肩大力地與書撞擊,碰撞出了書裡的知識與自身的想法,作為第一段的結尾。

一個人獨舞,像獨自的對白;雙人的共舞,像雙方的溝通;三人的關係,像三方的討論,再以其他舞者與種種道具的關係,象徵編舞者想表達之意,同時也為最多道具的一段,時鐘,流逝的時間,像急著說出口的話;骷髏頭顱,聯想到死亡,死了不再有任何話語;三角錐,惡意警告、善意的提醒;好神拖拖布,曾經說出後悔的話,想抹掉的後悔;書本,充滿學術知識的話語;氣球,像每個人說出的話,你可以選擇戳破對方的話語,也可以讓它像空氣一樣輕,隨風而去。雙手五爪有力大張於身後,昂胸闊步,像理直氣壯的說了些什麼;食指明確地指著方向,就像平時生活裡,指責別人比反省自己容易。例如作品中某段,有一女舞者一手拿書一手指著其他舞者,看起來就像是滿腹經綸的人,自視甚高,因著自己的博學多聞指責他人總總不是。

其中個人很喜歡上半場第七段,一名女舞者在中間不動,其他舞者手抓紅、黑氣球,嘴咬氣球,甚至有人衣服背後都藏著氣球走向她,將氣球砸在她身上,她沒有任何的動作,任由其他舞者將氣球砸向她,直到最後有一名舞者給了她一顆白透明氣球離開,她選擇將白色以外的氣球捏破,接著其他舞者咬著深灰色氣球出來群舞,深灰色更多的沉重感,咬著,就像那些傷人沉重的話就是從眾人所表達出來的,這段舞蹈給了我一些想法與想像,例如一件事情,外在會給予許多輿論壓力,白色氣球就像真實的自己,該怎麼選擇過濾這些聲音,而找回真實的自己,去相信自己。

一個人的獨舞獨白、雙人舞的溝通爭吵、三人的討論協調,與上半場「話語靜止時」環環相扣,但多了與投影的互動的關係,巧妙的使用投影,讓觀眾更清楚作品焦點,舞者的戲劇張力也直接引領觀眾進入情緒。整場演出,舞者身體的強烈戲劇張力,給人一種舞蹈如戲劇,戲劇為舞蹈的感覺,但卻不失舞蹈演出中舞蹈的份量,簡單的肢體符號引導觀眾,也讓整個舞作有更大的發展空間,孰悉的道具讓觀眾有更多的想像,也帶給我們反思的效果。

《話語靜止時》

演出|三十舞蹈劇場
時間|2017/10/28  19:30
地點|高雄市文化中心至善廳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把「氣球」注入了每個人說話的權力意念,使用了擬人的手法,看似簡單的一顆氣球,卻又隱含著社會上的現實人際關係,很直白又說到心坎裡的意象。(萬彥伶)
12月
02
2017
上半場以多種道具配合生活化的動作,再現關係中流動變化的符號;下半場則以錄像與默劇動作作為支點,呈現變動流轉的關係。(陳旻禧)
12月
01
2017
從搭肩、跟隨、互相拉扯等簡單日常基本動作到接近暴力式的拉扯推擠,表達出自我的空間與他人的關係,令人聯想到日常生活中人之間的互動,我們可以選擇漠視、關心或者激情緒動甚至暴力的回應。(陳韻棻)
11月
28
2017
使用不同手勢作為闡述關係的表徵,簡易動作搭配肢體語言的交流,舞者間關係的處理十分清晰。(蔡宇涵)
11月
23
2017
上半場〈話語靜止時〉不是呈現靜默而是騷動;下半場〈傾聽我說〉也非展現傾聽,反而在懇求傾聽。作品題名與演出內容顛倒更增加舞作整體張力。(徐瑋瑩)
6月
30
2017
余彥芳與消失的抵抗,自奮力變得輕巧,為消失本身賦予了另一種存在,讓刻印不再只是再現原形,而是在一次次的重複中長出自己的生命;不再只是余彥芳個人生命記憶,而給予更多留白空間,讓眾人得以映照自身。
6月
14
2024
有別於作品核心一直緊扣在環境劇場與唯心主義文學的羅文瑾,兩位新生代的編舞家將目光轉向極其細微的生活日常以及複合型的宗教信仰,透過截然不同的舞蹈屬性,來向觀眾叩問理性與感性的邊緣之際,究竟還有多少的浮光掠影和眾生相正在徘徊。
6月
07
2024
很顯然,周書毅沒有走得很遠,譬如回到第二段所說的「一與多」,蘇哈托發動的反共清洗連帶龐大的冷戰場景,卻被他輕輕帶過。坦白說,編舞家要創造一個試圖往舞者主體挪移的場域,從來都不容易。於此作,反而襯出了在編舞上「無法開放的開放」,即難以沿著舞者提供的差異言說或身體,擴延另類的動能,而多半是通過設計的處理,以視覺化遮蔽身體性的調度。
6月
05
2024
《火鳥》與《春之祭》並不是那麼高深莫測的作品,縱然其背後的演奏困難,但史特拉汶斯基所帶來的震撼、不和諧與豐富的音響效果,是一種直觀而原始的感受。《異》所呈現的複雜邏輯,興許已遠遠超過了觀眾對於樂曲所能理解的程度,加上各種創作素材的鬆動,未能俐落地展現舞蹈空間舞者的優勢,對筆者而言實屬可惜。
5月
31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