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默中的風暴《話語靜止時》
6月
30
2017
話語靜止時(三十舞蹈劇場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272次瀏覽
徐瑋瑩(特約評論人)

觀賞「三十舞蹈劇場」的作品很難抱著輕鬆愉快的心情,舞台上沒有賞心悅目的畫面、也無誇張的劇情高亢的情緒、更不訴求流暢的動作美或勁爆的身體爆發力。張秀萍的創作時常像似引導觀眾進入亙古的地道,卻沒給清楚的地圖,需要觀者摸索探問眼前所見景象的意義。於是同理、好奇之心燈必須點燃以照耀眼前景緻,同時開啟感性覺受與理性思考叩問舞作啟示。

張秀萍近年作品聚焦在社會關係的細微變化上,她在節目單說「關照 / 觀察自身以外的人事物是我最感興趣的」。她把對社會的觀察化為舞作,但是不以個人情緒展演深沉的困頓與孤寂,而是希望訴諸理智上的理解,探問現代人的生命現象如何與為何如此。2014年的作品《倫理學》以諷刺、批判的角度展演宏觀社會關係與微觀親密關係,揭露人際關係中道德、正義、良善的虛偽性,留下深刻但卻無解的提問-我們要如何與我們這個時代相處?這個攸關人如何安身立命的哲學/社會學問題。今年的作品《話語靜止時》,更細微的探討人際間的關係在片段時刻中的流變。有意思的是張秀萍處理人際關係上,把焦點放在話語靜止的短暫片刻,而非交談過程。在靜默的片刻,人際關係仍持續著,表達溝通的中介卻斷了線,彼此因而無法精準的把握對方的思緒心境。在那空無寂靜的「對話」中,人際交流顯得更精采複雜、變化莫測,連帶說話的人也因溝通中介的斷線而陷入焦躁不安。話語靜止的片刻鮮明的呈現「無聲勝有聲」、「無中生有」之境。

《話語靜止時》誠然非驚悚之作,但是觀舞過程卻給人詭異、焦急、擔心的氣氛,直到結束前的巨大絕望與哀痛,使終場必須以「如夢一場」的畫面收尾來減輕觀者沉重的負擔。舞作分上下半場,上半場〈話語靜止時〉不是呈現靜默而是騷動;下半場〈傾聽我說〉也非展現傾聽,反而在懇求傾聽。作品題名與演出內容顛倒更增加舞作整體張力。

上半場以優雅的音樂卻古怪的姿勢開場。上身後傾、兩手後拉,腿像鷺鷥般步步前進的姿態,給人不舒服的視覺張力。猶如害怕與人/世界溝通的個體,卻被無形引力拉著往前。尤其是像爪子般的手掌張力,令舞者全身處於緊繃狀態。高漲的情緒氣力被鎖在身體之內得不到宣洩。緊繃強烈的動作質地無間斷地貫穿上半場,配合斷裂的姿態性動作,對觀者造成強烈的情緒撞擊,彷彿整個劇場都凝結停滯,舞者壓抑的情緒將空間凍結成恐怖的未知。舞台上舞者在幾步內共舞,但是卻沒有交集、沒有溝通地各自行動。有時,個人的思緒心境被放大,放大為兩種對立的旋律;一則匆促的對位迴旋,呼應舞者急促紛亂的動態,一則陷入聖歌般的沉思,像似個人祈求救贖超越。三角錐、骷顱頭、時鐘、氣球、書本、魔術拖把頭或倂置或輪番出現。當擺放在同一舞者身上時宛如一幅達利的超現實畫。朝向畫中人投擲的利器不是石頭、是輕若鴻毛卻重如泰山的氣球。氣球如何攻擊人?氣球宛如話語般的輕盈,卻可能殺人於無形。話語有力量,話語靜止的當下其威力更有無限想像之可能。

舞作下半場舞者間有較多互動,但是並非溫暖和諧,多是推拉擠壓、頂撞騷擾。好不容易舞者出現相互擁抱的片刻互動,卻又立即斷裂分離。奮力前衝又不斷後退的空間張力,夾雜著失落、茫然、沮喪的情緒。在不斷重複的音樂迴旋中,無法流動的動作力道、難以伸展的肢體線條,使舞者猶如被困於受詛咒的封印中,得不到解放。可悲的是,在此封閉的空間中人與人之間依舊得不到支持,而是彼此鬥爭、恐嚇。舞者間不時出現突然加壓於彼此的有力殘忍動作。天幕上一列舞者冷漠的臉部投影,時而左顧右盼、時而低頭沉默、時而抬頭仰天、時而撇頭不理,還有擠眉嘟嘴的百態,不只對觀眾也對受困於舞台中的舞者。舞者的影像對著起舞的自己表現出冷漠不理甚至嫌棄不顧的姿態,這個自我背叛是此作品最深沉的哀痛。結尾前,鋼琴高亢急促的旋律像似鐵鎚重重地敲打在舞者身上,自我背叛轉為自我攻擊,直到無力癱軟,展現希求「傾聽我說」不得時的挫折與自殘。而最令人難以承受的是在自我攻擊後舞者以謝幕結束舞作,像似在無力承受更多苦難後不得不放下一切、告別自己。倘若自己不只是私人的,還是社會的,這個告別不會只有自己,而是包括自己所處的環境。

舞作中的謝幕(而非演出後的謝幕)對一個經營二十年的舞團而言非同小可。謝幕代表終點、結束。謝幕之後,話語不再有靜止之時,而是完完全全靜默了。台灣舞蹈界需要眾聲喧嘩、各自表態來豐富觀者的視野。願舞作中的謝幕是「三十舞蹈劇場」重生的象徵,一個朝向美好願景的開始。

《話語靜止時》

演出|三十舞蹈劇場
時間|2017/06/16 19:30
地點|台北市水源劇場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舞者與種種道具的關係,象徵編舞者想表達之意。氣球,像每個人說出的話,你可以選擇戳破對方的話語,也可以讓它像空氣一樣輕,隨風而去。(丁逸珣)
12月
04
2017
把「氣球」注入了每個人說話的權力意念,使用了擬人的手法,看似簡單的一顆氣球,卻又隱含著社會上的現實人際關係,很直白又說到心坎裡的意象。(萬彥伶)
12月
02
2017
上半場以多種道具配合生活化的動作,再現關係中流動變化的符號;下半場則以錄像與默劇動作作為支點,呈現變動流轉的關係。(陳旻禧)
12月
01
2017
從搭肩、跟隨、互相拉扯等簡單日常基本動作到接近暴力式的拉扯推擠,表達出自我的空間與他人的關係,令人聯想到日常生活中人之間的互動,我們可以選擇漠視、關心或者激情緒動甚至暴力的回應。(陳韻棻)
11月
28
2017
使用不同手勢作為闡述關係的表徵,簡易動作搭配肢體語言的交流,舞者間關係的處理十分清晰。(蔡宇涵)
11月
23
2017
余彥芳與消失的抵抗,自奮力變得輕巧,為消失本身賦予了另一種存在,讓刻印不再只是再現原形,而是在一次次的重複中長出自己的生命;不再只是余彥芳個人生命記憶,而給予更多留白空間,讓眾人得以映照自身。
6月
14
2024
有別於作品核心一直緊扣在環境劇場與唯心主義文學的羅文瑾,兩位新生代的編舞家將目光轉向極其細微的生活日常以及複合型的宗教信仰,透過截然不同的舞蹈屬性,來向觀眾叩問理性與感性的邊緣之際,究竟還有多少的浮光掠影和眾生相正在徘徊。
6月
07
2024
很顯然,周書毅沒有走得很遠,譬如回到第二段所說的「一與多」,蘇哈托發動的反共清洗連帶龐大的冷戰場景,卻被他輕輕帶過。坦白說,編舞家要創造一個試圖往舞者主體挪移的場域,從來都不容易。於此作,反而襯出了在編舞上「無法開放的開放」,即難以沿著舞者提供的差異言說或身體,擴延另類的動能,而多半是通過設計的處理,以視覺化遮蔽身體性的調度。
6月
05
2024
《火鳥》與《春之祭》並不是那麼高深莫測的作品,縱然其背後的演奏困難,但史特拉汶斯基所帶來的震撼、不和諧與豐富的音響效果,是一種直觀而原始的感受。《異》所呈現的複雜邏輯,興許已遠遠超過了觀眾對於樂曲所能理解的程度,加上各種創作素材的鬆動,未能俐落地展現舞蹈空間舞者的優勢,對筆者而言實屬可惜。
5月
31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