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神話的通俗演繹《巨人的腳印》
7月
28
2016
巨人的腳印(台北兒童藝術節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146次瀏覽
林立雄(專案評論人)

臺灣戲曲學院於今年兒童藝術節以周朝的建國神話《詩經‧大雅‧生民之什》中記載姜嫄因履巨人腳印,而懷孕生子的故事作為創作的底本,創作排練出兒童京劇《巨人的腳印》。這一次的演出,特別邀請京劇旦角黃宇琳、武生戴立吾、武淨楊宇敬三位同期畢業的專業京劇演員同台共演,並協同國立臺灣戲曲學院京劇系的學生們,製作出一臺鎔鑄「流行」與「傳統」元素的兒童京劇。

《巨人的腳印》這齣兒童京劇,情節大致與《詩經》中之記載未有太大差異,不過,在整體情節上仍有不同之處,劇情從《詩經‧大雅‧生民之什》中抓出三個能夠發揮的主軸——「土地關懷」、「動物保護」、「根源的重要性」。劇中,姜嫄(黃宇琳飾)為五帝中帝嚳的妃子元妃姜嫄,她踩了巨人的腳印受孕產子後,因天有異象受到他人非議而拋棄兒子,將其置於森林、冰河等地,不過其子受到動物的庇護,見其子遭棄仍能不死,姜嫄於是將其託於長老(楊宇敬飾)養育成人,名為「棄」(戴立吾飾)。

戲劇的開始,從村民、鳥獸手舞足蹈地讚揚棄的善農耕做為開端,製造一片歡騰喧鬧的場景;熱鬧的歌舞後,在其他村民的對話中得知了棄自小被母親拋棄,棄聽見了其他人議論他是孤兒的事後,開啟了一段自我認同的矛盾。這段自我認同的矛盾過程中,棄和他的鳥獸朋友、村民們,遭遇了我很牛(陳昶甫飾)的攻擊和破壞,作為土地守護者的棄挺身而出,拯救村莊的農作物,不過,因為棄除了愛護土地之外,曾被動物呵護成長的他也愛護動物,在爭執後,棄便與我很牛成為了好友,我很牛因此也成為日後幫助村民、鳥獸們很重要的助手。在這之後棄與他的好朋友們,遇到了飢餓難耐而為匪的土匪仨人幫(王詠增、羅海辰、葉時溥飾),但此時的棄並未如同遇見我很牛那般幸運。

棄的單純,讓他接受了土匪仨人幫作為他的兄弟。但是,此時元妃姜嫄的回歸,讓棄同時遭遇了矛盾與困難。拋棄棄的元妃姜嫄帶著後悔之心回到村莊,懇求棄對自己的諒解,但是,要理解並諒解自己的母親對自小被拋棄的棄而言並非如此容易。然而,這時候土匪仨人幫知道尊貴的姜嫄回到村莊明白有利可圖,便要綁架姜嫄,棄知道自己的母親要被綁架,於是挺身而出,替母親、替村莊解圍,在長老等人的幫忙之下,解救了自己的母親,也訓斥了土匪三人幫,並在最後認了自己的母親,作了大團圓收場。

《巨人的腳印》劇情不難理解,甚至為了讓小朋友更容易理解劇情,「東方神話」在這個劇本中僅僅成為一個背景,結合通俗劇情以較為教條式的手法向台下的孩子們傳達了「動物保護」、「土地關懷」等議題(例如:臺上的演員在演出時大聲疾呼「不可以傷害小動物哦」)。此次演出中,因為較多為土地關懷、動物保護議題呼籲,而讓有許多發展空間的棄與姜嫄母子關係間的矛盾被草草帶過。儘管符合了戲曲中插科打諢的傳統,但是,僅只是一場打鬥,就被解釋為經歷了「風風雨雨」因而解決了母子兩人之間的矛盾,似乎有些無法說服人。故事的簡化、通俗化,讓原本可能具有情感張力的情節少了能夠發揮之處。

或許,「被遺棄」這件事情,對於很多小朋友而言,可能是難以想像的問題,但,又何嘗不能嘗試從「東方神話」找出其他更加深刻的詮釋觀點,直接明確出一個觀點、主軸,讓劇情帶著小朋友們思考:若是母親因故離自己而去,回來相認後的自己,又應該如何面對呢?兒童京劇,甚至是兒童劇,或許不僅只是在歡騰喧鬧中宣導,該如何在引人入勝的表演與故事中,埋藏發人省思的觀點,也是相當重要的。特別是當代的孩子,因為雙親必須工作,產生的隔代教養、保母托育等問題,從此角度再作經營,或許能夠刺激小朋友,以及陪同觀看的大人們的思考,更甚至能夠促進親子之間的對話。

《巨人的腳印》流暢的身段表現、生動的插科打諢,以及其他技藝表現上都相當出色。在語言的使用上,因擔心從未接觸戲曲的觀眾,以及小朋友們不理解,白口部分已盡可能改為一般生活通用讀音。劇中新譜曲調、唱腔,能聽出結合1937年的閩南歌謠《農村曲》,又或是直接融合西皮、二黃、四平調所作的「京歌」,別出心裁又相當動聽。不過,京劇如同演出前開場所說是寫意、抒情的,有多少小朋友能懂得這些詞文的意思?唱段的部分,雖融合了流行元素,唱詞也簡單,但仍舊因為演唱段落過多,讓臺下的小朋友些微躁動不安。

兒童劇的製作並不容易,必須簡單又顧及教育意義,如何討好當代的小朋友們,或是買票的家長們,一直以來都是團隊們必須面對的困難。作為兒童京劇,一方面如同一般兒童劇,帶著相同的任務存在,一方面又必須為戲曲推廣而努力。戲曲藝術的誇大、寫意事實上是帶有相當大的想像空間的,特別在表演(唱、念、作、打的比例拿捏)上,是往後團隊能夠再多加著墨的。在《巨人的腳印》之後,也期待未來製作兒童戲曲的團隊能再推陳出新,繼續嘗試,走出過往兒童戲曲作品慣性,一如現代兒童戲劇早已開發各種形式與內涵的創新,期許兒童戲曲也有其它可能的、不同的方向。

《巨人的腳印》

演出|國立臺灣戲曲學院京劇系
時間|2016/07/22 19:30
地點|台北市中山堂中正廳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巧縣官》在節目宣傳上標舉的是一齣「詼諧喜劇」,於現代高壓的工作環境下,若能在週末輕鬆時刻進入劇院觀賞一場高水準的表演,絕對是紓壓娛樂的最佳選擇,也是引領觀眾接觸京劇表演藝術的入門佳作。
7月
12
2024
當然,《凱撒大帝》依然有當代傳奇劇場多年來的戲曲與聲樂、歌劇等表演形式結合的部分。吳興國演出賈修斯、凱撒、安東尼,各自使用了老生(末)、淨、武生、丑的行當,以聲腔與表演技巧詮釋三個角色,恰如其分,也維持《李爾在此》、《蛻變》的角色聲腔多重變化的設計。
7月
09
2024
從歌仔戲連結到西方劇本、德國文學、波蘭電影導演或法國文學批評,《兩生花劫》的故事起於江南恩怨,卻在台灣釋放和解。我們當然可以從《兩生花劫》關注且重探本土戲劇的本質,但也不妨將它置於世界文學的脈絡下思考。傳統必須走向世界,而傳統也永遠在當代重生
7月
03
2024
或許老戲新編不若以往跨文化的豫莎劇、取材本土小說系列、或實驗性質系列等劇目的開創與新意,現今的傳承與復刻路線讓豫劇團近幾年的劇目走向較為保守,但在經典劇目不斷重演的過程中,新一代的觀眾看見豫劇團在演員與劇目傳承中的成果亦是打磨功夫的必經過程。
7月
03
2024
《狐狸兒媳-小翠的愛情札記》是一齣充滿戲劇性和情感的精彩客家戲,巧妙地結合神話、戲劇和人性的叩問,融合戲曲、文學和哲學,同時探討愛情、命運和超自然元素等主題的精彩演出,從開場的喜慶氣氛到結尾的離合場景,展現出月缺重圓的仙/人之情。
6月
28
2024
外調演員張閔鈞是新生代中表現傑出的演員之一,無論在眼神的專注與變化、唱唸的真假音轉換或鑼鼓點的收放空間都表現得恰如其分,為本次表演增添許多光彩。有別於其他團隊的呈現,此次展演彷彿將主軸更偏向「小旦」一些,真正的呼應了劇名《薄倖錦衣郎》中女子的悲涼處境,觀賞完畢除了縱橫大仇得報的快感,也默默興起一股「秋扇見捐」的哀戚。
6月
26
2024
對我來說,《青姬》恍如在劇場與潛意識展開交流,反覆觀看未磨損打動的感受。動人始終在捕捉經典間隙的微聲,在經典延展的時空編織,一幕幕的拼湊中浮現新曲;經典不再是方向底定的單行道,微縮個人、團體、社會間多層次群我互動,時空是意識的載具,封存著眾人的意識變化。
6月
26
2024
《兩生花劫》是一部集傳統與創新於一身的優秀作品,在各個方面都展現實力,劇中呈現的文化融合和思想深度,將觀眾帶入一個令人驚艷的歌仔戲世界,並在傳統調中帶來變化,是個具有挑戰性但也充滿潛力的嘗試。
6月
25
2024
本次呈現的《年羹堯傳奇》有別於其他「歡喜大團圓」為目的之劇目,是以大仇得報的快感當作賣點,以雍正皇帝的登機到歸天為時間軸,雖然是外台活戲,但卻能看見清晰的場次斷點,全劇大致可分為六個台數,用空間場景作為斷點,感覺不單單是透過講戲便呈現的,定是有經過排練。
6月
25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