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望自然、回視內心的大地神話《觀》
8月
29
2022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617次瀏覽

徐承郁(社會人士)

時隔8年,無垢舞蹈劇場延續一貫的舞蹈美學與莊嚴純淨的儀式劇場風格,以鎔鑄常民文化的生命體驗、祭典儀式、集體記憶及神話寓言,發展出獨特的身體語彙。這次以「天、地、人三部曲」的終章《觀》重返國家戲劇院。若說這三部曲是向天地探問生命的漫長尋旅,首部曲《醮》講述了人鬼萬物生滅榮枯,接下來的《花神祭》以四季遞嬗詮釋生命循環,《觀》則是從大地神話的視角延續前作主題,為無垢特有的美學舞出趨近於「圓」的原點。

啟發自編舞者對周遭環境的觀察、對環境動物保育的關懷及人類失序欲望的反思,《觀》訴說白鳥與鷹族的故事,探討大地靈魂的脈動,並藉由鷹族的起落反照人類自身。觀眾不僅是置身事外地「看」一場表演,更是這場儀式不可或缺的參與者。開場一陣陣的鑼聲宛若天地間幽深的呼喚,鎮定虛浮躁動的心魂,隨著舞者沉緩凝鍊的舞姿吐息,彷彿初入夢般的朦朧,迎接撼動靈魂的絕美祭儀。

《觀》的舞台空間佈局嚴謹規整,舞者的步伐必須精密計算,更貫徹了減法美學,各種淡色的布幔在舞台上開展出大地山河、時空流轉之無垠,藉由寫意的方式營造不同層次的空間感,使舞台顯得深邃而立體,也模糊了時間與空間的界線,回歸混沌,觀者可暫時放下分別心,單純地隨著流動去感受當下。

對照舞台上廣袤的天地山河,舞者身上的服飾是寄存老靈魂的精細工藝,在這些歷經歲月遞延的服裝飾品中,有著古老文化對美的嚮往。觀眾或許未能看得清這些服飾上的紋路細節,但絕對能感受古老工藝的質感。這單純對美的追求之心,無分國界族群,反而自然而然地交流演化,進而開出兼容並蓄的繁花勝景。這便是無垢舞蹈劇場的一大特色,為什麼在《觀》的舞台上本土文化兼容異國元素不感到違和?正是其回歸藝術根本,汲取本土養分,也廣納世界文化,向古老文化的智慧,致以誠摯的敬意,並加以融會出絕無僅有的美學觀。

在欣賞《觀》之時,最有趣的莫過於體察其中的「動」與「靜」。舞者緩慢細微的舞動,宛若星移物換,乍看靜如止水,實則時刻變化。透過極為緩慢的動作,也呈現了特寫鏡頭的效果,使得觀眾得以更清楚觀察舞者隱於深處的豐盈勁力,又或是放大與周遭環境的關係。而在充滿動感的激烈爭鬥、嘶吼迴盪中,卻又能在尖銳張狂的對峙中感受到一絲肅靜,以「動」與「靜」的相對並存,寓意衝突與和諧的交錯共存。

無論是淒美的白鳥、昂然的鷹族,又或是掌有熾焰的火神、拖曳稻穗的禾神、牽引母親之河的水神,都體現了《觀》對自然之崇敬,以及對萬物生靈的哀憫與深情。而在幕起時由行者托著木缽緩緩拾起舞台中央成列的石子,將落幕之際又重新鋪回原處,暗示著終點即是復如初始的起點,正是生命循環反覆之理。

此外,《觀》更探討了人類內心與外在環境的關係,內觀自身與自然生命的連結。在落幕時誦念的心經,即呼應了宇宙與內心相互映射的連動關係,人類作為眾生靈的一份子,卻在當代社會高速發展、工業化之下,割裂了與自然及其他生命的關係,亦因失根而招致禍亂。回觀在疫情肆虐、社會動盪的現今時局,《觀》以淒美的寓言訴說大地的智慧,指引著觀者找回平靜內心力量。

《觀》

演出|無垢舞蹈劇場
時間|2022/08/20 14:30
地點|國家戲劇院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林麗珍與無垢舞者們以簡約卻凝練的時空觀、身體美學,蘊含生命不可言說的默會奧義,再以《心經》作結,也能助眾生早些了悟生命、脫離輪迴。如此,若說編舞家林麗珍是溝通玄冥與人世的巫,應該不為過吧?(樊香君)
9月
30
2014
無垢透過中軸內觀的訓練、儀式、身體技術、自我轉化,林麗珍讓舞者的身體出神,超越自我框限與深自實踐,觀眾亦在參與觀看的過程,被引導進入中介意識的出神,此時此刻活在當下即是出神,充塞滿臆而深深體悟。(葉根泉)
9月
22
2014
泰半皆完美對稱的劇場調度,使整齣表演的視覺呈現十足的和諧與穩定,但也同時創造出某種「雙生」/「分身」的異象奇觀 (uncanny spectacle),在這個奇觀當中,個體性消融了,人體有如蟻兵,順勢而動,身體與「任務」相連,因任務而存在。(鄭芳婷)
9月
22
2014
「死亡」在不同的記憶片段中彷彿如影隨形,但展現上卻不刻意直面陳述死亡,也沒有過度濃烈的情感呈現。作品傳達的意念反而更多地直指仍活著的人,關於生活、關於遺憾、關於希望、以及想像歸來等,都是身體感官記憶運作下的片段。
7月
12
2024
以筆者臨場的感受上來述說,舞者們如同一位抽象畫家在沒有相框的畫布上揮灑一樣,將名為身體的顏料濺出邊框,時不時地透過眼神或軀幹的介入、穿梭在觀眾原本靜坐的一隅,有意無意地去抹掉第四面牆的存在,定錨沉浸式劇場的標籤與輪廓。
7月
10
2024
而今「春鬥2024」的重啟,鄭宗龍、蘇文琪與王宇光的創作某程度上來說,依舊維持了當年與時代同進退的滾動和企圖心。畢竟自疫情以來,表演藝術的進展早已改頭換面不少,從舞蹈影像所誘發的線上劇場與科技互動藝術、女性主義/平權運動所帶來的意識抬頭、藝術永續的淨零轉型,甚至是實踐研究(Practice-as-Research)的批判性反思,也進而影響了三首作品的選擇與走向
7月
04
2024
當她們面對「台灣唯一以原住民族樂舞與藝術作為基礎專業」的利基時,如何嘗試調和自身的文化慣習與族群刺激,從而通過非原住民的角度去探索、創發原住民族表演藝術的樣態,即是一個頗具張力的辯證課題。事實證明,兩齣舞作《釀 misanga'》和《ina 這樣你還會愛我嗎?》就分別開展兩條實踐路線:「仿效」與「重構」。
6月
27
2024
現實的時空不停在流逝,對比余彥芳緩慢柔軟的鋪敘回憶,陳武康更像帶觀眾走進一場實驗室,在明確的十一個段落中實驗人們可以如何直面死亡、好好的死。也許直面死亡就像余彥芳將回憶凝結在劇場的當下,在一場關於思念的想像過後,如同舞作中寫在水寫布上的家族史,痕跡終將消失,卻也能數次重複提筆。
6月
26
2024
對於三個迥異的死亡,武康選擇一視同仁,不被政治符碼所束縛,盡力關照每一個逝去的生命與其相會的當下,揣度他者曾經擁有的感受。不管可見與不可見,不管多麼無奈,生與死跨越重重的邊界。
6月
26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