線香的靈魂隨風飄揚,燃燒《薪傳》歷久不衰的感動
5月
10
2023
薪傳(國家兩廳院提供 /攝影劉振祥)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504次瀏覽

文 蔡昕芸(台藝大表演藝術學院舞蹈學系研究所)

雙手持線香,手肘與身體之間保留恰到好處的空氣感,腳步平穩扎實且堅定,視線寧靜望向煙的所在,藉由如此乾淨無雜質的肢體表達,傳達了那份對於信仰的純粹;孟子曰:「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除此之外,於追隨的路上虔誠地踩好每一步,將心之所望寄託於線香,待其燃燒殆盡後,方能心安。編舞家林懷民透過不斷重複的單一動作,配合一致的方向性,傳遞人們對於信仰的堅信不疑,亦開啟了在神明庇佑下的開墾之路。

作品中大量使用中國舞蹈的元素-圓,無論是動作本身或是隊型的設計皆脫離不了圓,每一個舉手投足都像是計畫好的行動,所有經過與到點都像在畫圓般無須思慮過多,且看且走、自有安排,彷彿由神明帶領著這一切的發生;而在圓之中,看見舞者精準的擺放肢體位置,確切的執行每一個基本功該保有的力氣,不浪費每個動能創造前進的機會,使觀者感受到每次使力後的艱辛,以及堅忍不拔的精神。中國舞蹈基本功之外,瑪莎技巧也頻頻出現於作品中,相比現在流行的身體,瑪莎技巧的肢體更蘊含著純粹乾淨的精力,不僅僅是動作的力道,在路徑上也都是以最快速的方式呈現,因此看見舞者們在完成動作中的那股堅定,以及接連不斷的耐力與決心,同時也在舞者的動靜態當中,看見身體的氣從未停滯,一直流動於彼此與動作之間,呼應香爐裡的香,不斷地、綿延不絕的燃燒。

舞作中符號性的肢體,如插秧、耕種、收割…等,皆以最直接的表現方式使觀者理解,而那樣單一、簡單的語彙,使觀者聯想到簡樸的農村生活,而蔣勳於《此生》一書中提到:「農業其實不需要太多冒險的。農業需要耐心,需要一種對土地的信賴,需要對季節轉換的感受,人的生死愛恨也就如同土地與季節,可以天長地久了。」觀者認為農村裡的點滴已不再是現代人的共鳴,但卻能夠藉由舞蹈、文字,再次的一一拼湊起過往的經歷,編舞家林懷民利用最淺顯易懂的動作設計與隊形編排,一方面傳遞了開墾路途的漫長與艱難,另一方面亦呈現出當時生活雖千篇一律卻也簡單而踏實。另外,燈光也避免繁瑣的設計,配合舞蹈動作及其隱含的意義,同時也更強烈的使觀者的視線聚焦在香爐,帶領觀者一邊觀看舞者呈現出開墾的經歷,一邊感受著香爐中的線香;在謝旺霖的《轉山》一書中,曾將感謝比擬為一線香,難以捕捉、難以延續,那線香總是靜謐且不受干擾的慢慢轉化成灰燼,如同理性的時間,沒有感情用事的存在更無法輕易的停歇,卻也在事過境遷後,藉由所剩的灰燼,去證明著前人曾付出的所有。

《薪傳》中傳達情緒的處理,有別於現今較為內斂的表現方式,也正是因為這些清晰可見的不同,造就出它的可貴與扣人心弦之感,在舞作的編排中可看見前人種樹的艱辛不僅透過舞者既純粹又富有情感的肢體,更藉由概括起承轉合的敘事性,以及道具的使用及其象徵的意義,更加的渲染到觀者的感受,使布條「風調雨順國泰民安」的落下,更為之動容,並延續那份喜悅與感動,直到線香的靈魂不再飄揚,留下那一些,奮力燃燒後的痕跡。

《薪傳》

演出|雲門舞集
時間|2023/04/22 19:45
地點|國家戲劇院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與《關於島嶼》對照觀之,更加凸顯。只是,沒有《薪傳》的急切拼搏,不會有《關於島嶼》的沈穩自在,而這正是《薪傳》重演的可貴之處。
5月
10
2023
《薪傳》首演45年後,國家與社會面對日益嚴峻的挑戰,需要眾人的智慧與毅力、團結與合作,好突破重圍、共謀出路。
5月
10
2023
《薪傳》首演45年後,國家與社會面對日益嚴峻的挑戰,需要眾人的智慧與毅力、團結與合作,好突破重圍、共謀出路。
5月
10
2023
有別於其他舞團的差異,黃文人並沒有傾向線上劇場與科技藝術的擁抱,可能是身處的地理環境影響,興許也和創作者本身的美學經驗有程度上的關係,故我們可以看見種子舞團對於身體的重要關注,有相當大的佔比出現在其作品當中。
5月
27
2024
以此為起點,以及瓦旦與朱克遠所帶出的《走》為例,我們或許可以深思自身作為一個觀看者,甚至作為一個觀看過程中「創造情境」的人,是否會過於二元形塑、創造他人和自己的特定角色/地位,而失去了理解與實踐的迴旋空間。
5月
21
2024
周書毅的作品總是在觀察常人所忽視的城市邊緣與殘影,也因此我們能從中正視這些飄逸在空氣中的棉絮與灰燼。與其說他作為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的駐地藝術家,積極嘗試地以高雄為中心對外發信,並發表《波麗露在高雄》與《我》等作品,不如說他是在捕捉抹去地理中心後的人與(他)人與記憶,試圖拋出鮮有的對話空間與聲音,如詩人般抽象,但卻也如荷馬般務實地移動與傳唱。
5月
16
2024
整場製作經由舞者精萃的詮釋,及編舞者既古典又創新的思維想法實踐於表演場域,創造出精巧、怪奇又迷人的殿閣。兩首舞作帶領觀眾歷經時空與維度的轉變,服裝的設計使視覺畫面鮮明、設計感十足,為舞作特色更顯加分。「精怪閣」觸發了觀者想像不斷延續,並持續品嚐其中的餘韻。
5月
15
2024
伊凡的編舞為觀眾帶來不愉悅的刺激,失去自我的身體並不優雅,抽象的舞蹈亦難以被人理解。伊凡又是否借《火鳥》與《春之祭》之名,行叛逆之道?不過無論如何,伊凡這次的編舞或許正是他自己所帶出的「自我」,從觀眾中解放。《火鳥・春之祭》正是異端,正是獻祭者本身,觀眾被迫選擇成為跟蹤者,或是背叛者其中一方。在這暴力的亂世,你又會如何選擇?
5月
15
2024
「解構,不結構」,是編舞者為當代原住民舞蹈立下的休止符。編舞者細心梳理原住民的舞蹈身體在當代社會下的種種際遇,將其視為「符碼的」、「觀光的」、「想像的」、「可被消費的」,更是屬於那位「長官的」。走光的身體相對於被衣服縝密包裹的觀眾,就像一面鏡子,揭示所有的對號入座都是自己為自己設下的陷阱,所謂的原住民「本色」演出難道不是自身「有色」眼睛造就而成的嗎?
5月
09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