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望金權的顫動魂身《美麗小巴黎》
5月
05
2015
美麗小巴黎(盜火劇團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695次瀏覽
曾福全(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學生)

距離法國巴黎九千公里外的浙江杭州,建起一座虛幻的小巴黎,那是山寨中國最大的幻影之一,也是巨富們耗費投資的驚世鉅作,《美麗小巴黎》建立在此奇異的幻想當中,以三段投射於小巴黎的故事,揭露當代發展主義底下的底層悲鳴。

辛勤工作的農人,面對國家以發展的名義強徵土地時,那股對不起祖宗三代的罪惡,完整呈現在老薛的悲憤當中,不斷的吶喊與咆哮,只為傳遞出對於失去土地沉痛與不甘。人們原本賴以為生的土地,突然變成一個價格;原本與金錢無關的自給自足,成為了買賣,最終在自己的土地上流離失所,被外界看成了瘋子,以魂身的姿態游移在失去的土地上。

在土地上協助「種豪宅」的是一群曾經的農人,過去在農村當中敲敲打打種種田都還有些興味,只是當土地不再種植作物,人們也就被「擠」出農村,到各地發展去了,而興建房舍成為城市流民的主要生計來源,那是高危險的工作,背負著性命掙錢是他們最大的覺悟,人生就是在不同的工地間輾轉流連,領著每日的工資幹活,要問他們對於人生有什麼看法,就是窮得只剩下錢罷了。

飄盪與夾雜在社會間隙的,是那位不愛自個兒專業/科系的大學生,他的「出軌」衝動讓他來到了工地幹活,這反倒成了他人生最棒的一個選擇,那是他熱愛的建築業,渾身充滿著熱情與殷切的學習力,實踐著他小時候懷抱著的夢想,最後卻因為工地安全的失誤而斷送生命,只是他自己在過程當中踏實地走在喜歡的道路上,倒也是值得了,比許多渾渾噩噩找不到熱情的大學生不知好上幾百倍。

同樣無業、沒謀生技能的貴婦小三及流浪漢,同住在小巴黎社區的隔壁兩房,小三巴著她的大老闆愛人,流浪漢與他的小狗過活,最令人欣喜的是小三/小狗VS.大老闆/流浪漢這組象徵,流浪漢呼喚著他最愛的小狗,大老闆擺弄的他心愛的小三,小三/小狗同樣受寵,流浪漢在一瞬間也能成為小狗的支配者,展現出其實沒有人是一無所有的,流浪漢也還是有精神寄託在。

串起流浪漢與小三對話的,正是他們之間所愛/所恨的那隻小狗,對於小狗的凝視與熱情,搭起他們友誼的橋樑,比鄰而居的愛恨交雜是無法言喻的快感,直到小狗的死去帶給他們兩個階級上的弭平,原來小三/流浪漢在整個社會上都是無用的,僅能透過寵愛不是人類的小狗來凸顯自身的存在,同時呈現出不只是有錢人才想養寵物,流浪漢也想養著寵物作伴,置換整個社會對於寵物的既有想像,小三最後與流浪漢的交疊,透射出無生產力的流民光環,那是被社會所賤斥的存在,僅能在邊緣的角落過活,卻能萌發驚人的生命力。

《美麗小巴黎》整齣戲節奏明快、劇情緊湊,中間偶爾的串場讓人暫且跳脫到戲外,得到一絲喘息的機會,前後的皮影戲片段,也都讓人感受到逗趣的動畫感;俱樂部的美聲主唱,也在結局傳遞出最優雅的諷刺,抽換符號的美麗想像,跳脫於日常的閒遊郊外,帶點觀光感的假日別墅,是人們消費的潛在對象,也是當代資本主義最深層的幻象,人們不斷飄盪的魂身聚集之所在。

《美麗小巴黎》

演出|盜火劇團
時間|2015/05/02 19:30
地點|牯嶺街小劇場二樓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從笑謔切入主題的《美麗小巴黎》,除非狠心冷笑到瘋駭,瘋駭到麻木不仁,不仁到與現世之荒謬差可匹配,不然這麼一齣充滿人情味的溫情小品,硬要說意圖批判未免太沈重。(林乃文)
5月
29
2015
《美麗小巴黎》並不讓人發笑連連,而是品嘗到些許苦澀。嘲弄詼諧的說話方式,或許也是我們面對資本主義浪潮下的生活的一種對應姿態。(羅倩)
4月
28
2015
表演所留有的諸多空隙,讓「遊戲」中大量的關係實踐尚保有一些與「戲劇」的展演論述相抗衡的能量。甚至於當「戲劇」的意義能夠透過身體擴展為對於現實的注視──如雖然身處奇幻的想像,但死亡的現實注定了主角與祖父的失之交臂──時,過去與現在的交替也可以成為解構歷史記憶中認同本質的批判性立場。
7月
19
2024
《清潔日誌 No._____》無疑是一齣具有積極正面的社會戲劇,導演以「類紀實」的手法來呈現這些真實存在於社會的故事,並期許觀眾在觀看時都能夠「感同身受」所有角色的情感與生活。但也正因為這樣的演出方式,使觀者在觀看時不免會產生一種蒼白的無力感,究竟經歷過後所喚起的情感能夠改變何種現況?
7月
18
2024
烏犬劇場標榜以劇場創作作為「行動研究」,因此這個演出某種意義,是反映劇團對戰爭的研究思考,一年前即開始著手田調,半年前產出劇本,不斷進行修改;因此文本背後的史實資料相當豐富,即使取其一二稍加揭露改寫都已是現成題材,但烏犬劇場不願直書事件,堅持「戲劇轉化」,以意念、情感去「附身」穿越劇場敘事,刻意淡化事件的因果邏輯。
7月
16
2024
但是,看似符合結構驅動的同時,每個角色的對話動機和內在設定是否足夠自我成立,譬如姐夫的隨和包容度、少女的出櫃意圖,仍有「工具人」的疑慮,可能也使得角色表演不易立體。另外,關於家庭的課題,本屬難解,在此劇本中,現階段除了先揭露,是否還能有所向前邁進之地呢?
7月
11
2024
從《神去不了的世界》來看,作品並非通過再現或讓歷史主體經驗直接訴說戰爭的殘酷,而是試圖讓三位演員在敘事者與親歷者之間來回切換,透過第三人稱在現實時空中描繪故事。另一方面,他們又能隨時成為劇情裡的角色,尋找通往歷史陰影或傷口深淵的幽徑。當敘事者的情緒不斷地游移在「難以言喻、苦不堪言」到「必須述說下去」的糾結當中,從而連結那些幽暗的憂鬱過往。
7月
11
2024
此作品旨在傳達「反常即是日常,失序即是秩序」的理念,試圖證明瘋狂與理性並存。一群自認為正常的精神病患,如警察伸張正義、歌劇院天后般高歌等方式,活在自己的想像泡泡中。這些看似荒誕的行為,實則折射出角色內心的滿足與愉悅,並引發對每個人是否也生活在自己「泡泡」中的深思。
7月
03
2024
只是這也形成《內海城電波》某種詮釋上的矛盾,源於混搭拼貼下的虛構,讓內海城看似台南、卻也不完全是台南——也就是,我們會在內海城看到「所有的」台南,卻不一定是有脈絡的「全面的」台南,甚至有因果倒置的可能。杞人憂天的擔憂是:這會否造成對台南、乃至於「台南400」的認知落差?
6月
28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