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戲成痴的《優伶天子》
十月
11
2022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59次瀏覽

文/莊家維


依然保有想像空間

一如國光過往的戲《三個人兒兩盞燈》、《夢紅樓.乾隆與和珅》,《優伶天子》這次同樣也是改編自一段歷史故事。劇中最經典的橋段「五馬分屍」在第一場就演完了,但它的餘韻反覆迴盪在之後的劇情,引人回想。這要歸功於整體氛圍營造,首先是節目冊,其書背裸露出纏繞書頁的紅繩子,好似被五花大綁的李存孝;開演前的影像播出一幕幕馬的畫面:空洞的眼神、不安的馬蹄,黑暗的色調彷彿是要掩蓋腥紅的證據;舞台上,運用紅色緞帶的張力回彈,來呈現李存孝倒於血泊的效果,既詩意又震撼人心。紅,是本劇的主要基調,是韁繩,是血絲,是絲綢,也是煙花。

舞台雖然少了傳統戲曲的一桌二椅,但絲毫不減「境隨心轉,景隨口出」的表現手法。簡約的舞台上,就是一塊「ㄣ」字型的大木片,它配合著旋轉舞台每次轉至的角度不同,結合演員的台詞與身段,便顯現出不同地點。短短三小時內,笑鬧交織的皇宮內苑、悲歌痛飲的烏江岸、熱鬧非凡的戲車、大夢初醒的床榻、密謀造反的魏州,和血流成河的凌霄台一併呈現於眼前。《優》一再讓我驚艷於傳統戲曲調動觀眾想像力的能力。

戲中戲、劇名與劇本的交互輝映

下半場的「七台戲大聯演」,每一齣戲中戲皆簡短而完整,且或多或少與正戲的情節相扣合,像是第三台〈五馬分屍〉便運用詼諧的手法敷衍十三太保欺負親生兒子的故事。其中一段大夥兒玩得起勁、入戲太深時,所有人連成「貴妃大串連」,他們一同模仿貴妃的醉態,一同「呀呀啐」的表演,實在太可愛了。

《優伶天子》劇名本身即取得極為巧妙,究竟主角是喜愛扮作優伶的天子,抑或是優伶(年光)與天子(存勗)同為主角?又,這整場戲是作為優伶的天子所搬演的大戲呢?或是李存勗死後的「幽靈」回來講述的故事?劇中的一切究竟是真是假,編劇巧妙地運用多層後設技巧來混淆視聽,卻也由韶華口中給出了一種解釋:「舞台之上,何必以真假論之?…只比一刻受用,轉瞬即逝。」我很認同這句話,作為演員就是享受在台上的每一分每一秒,演戲到後來是真是假已經不重要了。另外,螟蛉的典故也格外有意思,無子的蜾蠃會抓螟蛉之幼蟲撫育,就如當年無嗣的李克用收李存孝為義子,萬萬沒想到日後自己的親生兒子會因「名伶」的身分而家敗人亡。

總體而言,我認為《優伶天子》有承襲國光一貫的新創精神,為舊有的題材注入現代新思維,為劇中的角色深掘其心靈。各方面的設計都有符合劇本的中心理念,令人讚嘆之餘,也給予觀眾很強烈的帶入感;武打場面中規中矩,博得觀眾的滿堂喝采。劇情著眼的議題探討了「虛與實」、「父與子」等,留予觀眾自行思考的空間,我相信,《優》劇將會成為新一代國光里程碑上的閃亮標誌。

《優伶天子》

演出|國光劇團
時間|2022/09/30 19:30
地點|國家戲劇院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回歸歌仔戲重視的戲肉戲骨論,全劇戲肉落在殺子碎屍一折,這段過去不見容的敘事,放在當代依然衝擊,其他枝節則是強化戲感的戲骨。但對我來說,徐氏殺子的理由和掙扎過程,遠比殺戮本身重要。
一月
12
2023
國光劇團的新版《西廂記》企圖將兩位當家女旦戲份平分秋色,塑造一靜一動的畫面,將婉約柔美與嬌俏活潑互現,同時代表內斂與直率的兩種不同女性類型。
十二月
29
2022
或許戲曲演員的身段有更多包袱,如何打開程式化的身體對演員而言可能是一場歸零的開始、需要更多的嘗試與勇氣,因而把所有的焦點都讓渡給聲音的表現。
十二月
26
2022
飾演馬的演員施冬麟,不僅演繹出了馬不經世事的無辜之感、更有身為神馬的傲氣之態以及後期的頹靡不振,踏腳、吐口水等的身段都相當令人為之一亮,與馴馬人劉冠良的默契更是相當契合,展現出了「人」與「動物」之間的連結性與差異性。
十二月
24
2022
弘興閣的《花》劇可說是夠接地氣,並實踐自我期許:探索布袋戲新型態──劍光戲(以劍俠為骨構、金光為風格)展演的可能性。
十二月
24
2022
在巧妙的表演下,為這正典之外的if線增添合理性,並點題「戀」字,以禁斷的情感串接起千年之後的太空。
十二月
15
2022
在這部敘事軸線紛呈、意象錯落交織的《千年幻戀》之中,最後這一幕直言爽利地解開整個故事的謎底——赤和RED就是寧采臣和燕赤霞,反之亦然。
十二月
15
2022
藝師們的專長是演出並非教學,有時候會認為把學生交給專業的老師,學生能夠學到更多,反而忘記了思考凝鍊自身精華傳承的可行性⋯⋯
十二月
05
2022
不似以往戲曲只描述王昭君離鄉的悲切,而是加入女兒欒提雲的視角,由不同的角度去向觀眾揭露移民與移民二代在生活中所面臨的外部壓力和自我認同的問題。
十二月
05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