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種社會秩序的解讀《微塵共感》
5月
30
2019
微塵共感(林育全提供/攝影林育全)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853次瀏覽
范姜泰基(台灣藝術大學戲劇學系表演藝術研究所碩士生)

德國哲學家黑格爾認為,歷史進程是循著「正、反、合」的原則前進,從《微塵共感》中,也可以讀出編舞者林怡芳對於社會秩序的詮釋,而所有社會秩序的總和,如同舞台上黑白交錯的軌跡,組成歷史的2D圖樣,從而更能感受到人類個體在歷史中的渺小。

社會雖然是由個體所組成,但只要三人以上即會形成群體。舞作開始,三位舞者相互穿梭、由慢至快,形構初始的社會秩序,當更多個體加入,「秩序」就成為一個難以控制與定義的名詞。此時有一人脫離群體沉浸在自己的迴旋韻律中,這是社會秩序的變異嗎?不多時,原本的群體中有人慢慢加入,形成新的社會秩序,須臾之後小群體竟然成為這個社會的主流。秩序不斷被挑戰與破壞,恰如黑格爾「正、反、合」的辯證,變異的社會秩序,在與既有結構交融之後形成新的存在。

拜3C科技所賜,現今時代的推動引擎都從「手指」開始,當巨輪不斷前進,不時聽到中年人發出喟嘆,認為自己已經跟不上時代。更有甚者,對滿街的各類網紅嗤之以鼻,譏之為社會秩序的亂源,他們摧毀語言邏輯、顛覆美醜善惡的認知、誤導更年輕的一代。然而從《微》劇中,揭示這種無形軌跡的進展,無論個體喜歡與否,「現在」都絕無可能再反潮流重現。

若從「微塵」的角度來看,太白粉在舞作中的角色也別有寓意。林怡芳從九二一大地震、法國查理周刊遭受恐怖攻擊事件中,沉澱思索創造此一作品。大量從天而降的白色粉末,酷似地震中倒塌的塵土,也有如恐攻爆炸的硝煙,粉塵與地板相互撞擊後逆向騰升,隨即擴大範圍徐徐落下,在光影的穿透下,這個社會變項的型態轉換異常明顯。

除此以外,還有白色液狀與膏體由高處落下,此二者的影響範圍雖與粉塵相比較小,但程度卻更立即明顯,尤其濃稠物帶著重量下墜,迅速與舞台地板合而為一,形成整體社會結構的一部。此時的環境包含多種不同型態的變項,更加上兩個白色柱狀體在無預警下傾頹,無論對個體或群體如何生存互動都構成前所未有的挑戰。群體的共感,絲毫無法預知在充滿微塵的環境將如何因應,只有混沌的蝴蝶效應能夠解釋,地板上各種步履的交錯直線與弧線,只是歷史的後見之明。

文末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台上男舞者裸身相擁,緩慢交纏的肢體、富含情感的交流,更有生命的相互扶持。即使白色液體似社會狂潮般的批評兜頭而下,都沒有片刻影響兩人不畏外在困局的堅定守護,在五二四同性婚姻專法生效的第一天,畫面傳遞的信念尤其讓人動容。

《微塵共感》

演出|林怡芳(創作者)
時間|2019/05/24 19:30
地點|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微塵共感》透過舞蹈與裝置藝術的跨媒介結合探求「群」,並巧妙地利用白色粉末的各種特性,與舞蹈融合,豐富群我關係的層次。(朱珊珊)
6月
26
2019
觀《微塵共感》的舞蹈呈現,似乎以自然界的「蝴蝶效應」為鑑,藉由人體的行動,啟動空氣、溫度、濕度的質變,從看似無形的時空,展現微量子碰撞後難以估計的能量與影響力,而白柱體的變態,即是這項質變的證體。(石志如)
6月
10
2019
整體而言,作品中生命力及社會感的確成功被塑造及突顯,提及關係,其內外的需求需要拿捏及平衡,這點也讓人有所共鳴:如何在關係中滿足需求,或是如何不去滿足、討好需求,這類的疑問,確實拋出反思,可見微知著,舞作提供了觀賞者一段以顯微鏡去找出細膩看待「關係」的焦距。(賴得睿)
6月
05
2019
作品利用舞者與動作編排結構的中性與淡漠,抹去悲劇敘事對秩序的追求,形成更接近質問的存在:事實如此,我們應如何理解?為何滿意?或從何不滿?將種種現象容納進舞台之餘,創作者始終保持在批判起點以後的地方,保持安靜,將其前空間留予觀眾。(張敦智)
5月
31
2019
余彥芳與消失的抵抗,自奮力變得輕巧,為消失本身賦予了另一種存在,讓刻印不再只是再現原形,而是在一次次的重複中長出自己的生命;不再只是余彥芳個人生命記憶,而給予更多留白空間,讓眾人得以映照自身。
6月
14
2024
有別於作品核心一直緊扣在環境劇場與唯心主義文學的羅文瑾,兩位新生代的編舞家將目光轉向極其細微的生活日常以及複合型的宗教信仰,透過截然不同的舞蹈屬性,來向觀眾叩問理性與感性的邊緣之際,究竟還有多少的浮光掠影和眾生相正在徘徊。
6月
07
2024
很顯然,周書毅沒有走得很遠,譬如回到第二段所說的「一與多」,蘇哈托發動的反共清洗連帶龐大的冷戰場景,卻被他輕輕帶過。坦白說,編舞家要創造一個試圖往舞者主體挪移的場域,從來都不容易。於此作,反而襯出了在編舞上「無法開放的開放」,即難以沿著舞者提供的差異言說或身體,擴延另類的動能,而多半是通過設計的處理,以視覺化遮蔽身體性的調度。
6月
05
2024
《火鳥》與《春之祭》並不是那麼高深莫測的作品,縱然其背後的演奏困難,但史特拉汶斯基所帶來的震撼、不和諧與豐富的音響效果,是一種直觀而原始的感受。《異》所呈現的複雜邏輯,興許已遠遠超過了觀眾對於樂曲所能理解的程度,加上各種創作素材的鬆動,未能俐落地展現舞蹈空間舞者的優勢,對筆者而言實屬可惜。
5月
31
2024
有別於其他舞團的差異,黃文人並沒有傾向線上劇場與科技藝術的擁抱,可能是身處的地理環境影響,興許也和創作者本身的美學經驗有程度上的關係,故我們可以看見種子舞團對於身體的重要關注,有相當大的佔比出現在其作品當中。
5月
27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