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緬電姬,迷失皇都《皇都電姬》
九月
24
2020
皇都電姬(阮劇團提供/攝影黃煚哲)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728次瀏覽
胡子茵(文字工作者)

《皇都電姬》由《皇都》和《電姬》交錯組成,兩間曾經在歷史上風光過的戲院,一間在香港北角,一間在臺南麻豆。以雙城來探討臺灣(任何一個城市)和香港兩者的關連,在各個界別範疇屢見不鮮,這回阮劇團和劇場空間借《皇都電姬》,以音樂劇的形式訴說兩地的語言和文化的過去和未來。

2019年至2020年間,正值國際動盪,此時此刻觀看《皇都電姬》,勾起記憶而被觸動是意料之內的。藝術,從來離不開政治。然作為音樂劇,《皇都電姬》的音樂部分頗為失色,在《皇都》尤為明顯。戲劇中的音樂,有製造氛圍、強調和提升情緒的功用。音樂劇中的歌曲為配合情節而創作(或選用),猶如獨白或旁白,能直接表達情感和加速劇情推展。

《電姬》以熱愛電影的陳敏慧追溯阿公和電姬戲院的往事為故事線,重現幾代臺灣人的經歷,歷史脈絡完整,音樂走懷舊鄉土和那卡西風格,編曲演奏不必太多變化,配上舞蹈和肢體動作,已可引起觀眾的共鳴。對比之下,《皇都》顯得零散而雜亂無章。失憶的男子以為自己是1986年香港電影《英雄本色》裡的Mark哥,一心想找譚成報仇。沒有記憶沒有身份的他迷失在應該熟識卻異常陌生的未來香港,驚訝世界完全變了樣,昔日的語言和文化消失無踪。然後在誤打誤撞之下,他竟然成為被追捧的抗爭英雄。

《皇都》的故事背景設定在架空的未來,跟《電姬》的懷舊南轅北轍,音樂上原可有莫大的發揮空間,偏偏錯失良機。從開場不久,便察覺小柔全程以假聲演唱,明顯是為了遷就男生的調(Key),這是作曲上的失誤。類似的歌曲和千篇一律的編曲,仿如夜市現場樂隊伴奏,空洞無味。 出色的音樂劇必然有令人印象深刻的歌曲或旋律,散場後仍會在觀眾腦海中縈迴不散。同一個旋律選用不同的樂器才演奏,又或是改動節奏的快慢,可以帶來不同的效果,這是很基本的常識。

《皇都》的歌詞由張飛帆操刀,他是香港舞台界著名的創作人,參與過許多音樂劇的填詞工作,這次的表現卻令筆者失望。密集的廣東歌詞,即使現場有字幕提供,一般觀眾也無可能跟得上,只得散場後翻閱場刊。(筆者必須表明,本人乃移居臺灣的香港人。)

〈傷城」〉是《皇都電姬》中最切合劇情,最觸動筆者的一首歌,諷刺的是,這是挪用的作品。歌曲原是劇場空間2016年舞台劇《雙城紀失》的主題曲(又一個雙城故事),由劉穎途作曲,張飛帆填詞。劇中另一個讓筆者感動的設計,是〈Finale無言歌〉最後Ah的部分,單純以演員的合聲,從有聲到無聲,再由無聲回到有聲,簡單直接點出主題:竭力發聲。

時間的巨輪正無情地前進,歷史在重演,只是更換了時間、地點和人物。但願,臺灣經歷過的禁語時代不會在世界任何一個地方重演。未來的世界,需要的更多發聲的渠道和舞台;未來的人類,需要有權利選擇和保留自己的語言、身份和文化。《皇都電姬》縱有不足之處,誠意和企圖心是顯然易見的,期待不久的將來會有改良的重演版。

《皇都電姬》

演出|阮劇團、劇場空間
時間|2020/09/06 14:00
地點|台南新營文化中心演藝廳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一旦跳脫「語言或將消失」的迫切性,不是香港人的我們,反而能夠透過曾盛極一時的香港電影,一同乘載這個身分的記憶;同樣地,現今身分得以暫時穩固的台灣人,卻也失去了某種「之所以為台灣人」的身分。這或許才是命運共同體當下真正經歷的共感與矛盾,也是《皇都電姬》真正發人深省之處。(白斐嵐)
九月
28
2020
個人覺得以「看戲」的方式將兩個單獨成立、嚴格來說在情節和角色上互不相關的文本分段拼接在一起不失為聰明的方法,然而筆者同時也在思考有無可能使兩個故事能交融得更加連貫且在敘事上盡量減少時空的錯亂。本劇打碎線性敘事,全劇有諸多回憶、追溯和電影互文的手法,敘事手法的多變和實驗很有趣,但同時也考驗觀眾的理解能力與專心程度。(何玟珒)
九月
23
2020
阮劇團堅持努力在困難下完成的港台製作,為慘淡的後疫情時代帶來一齣拾回語言、文化和身份認同的歌舞大戲,⋯⋯,好嚴肅的表態卻用最市井小民的口吻說,笑鬧中有淚,歌舞中藏警示,阮劇團的起心動念,將生活放進表演藝術裡,再讓表演藝術走進當地居民生活裡,讓議題和表演持續發酵,發揮著「阮」的影響力。(蔡怡安)
九月
15
2020
藝術不一定得是主角,也可以是輔佐的香料,提煉出種種不對勁的習以為常。即使我所參與的場次是面向外地人的旅行,依然成功製造體感、召喚情感,並成功地串聯曾知道的事件名詞
十一月
29
2022
劇場能否成為小說讀者彼此間,交換「閱讀王定國」經驗的媒介。就這一點而論,《誰》的創作團隊,沒有令我失望
十一月
23
2022
觀眾從互動的趣味跳到內心的反省,速度極快,當下的情緒跌宕是非常震撼的:「消失新竹」名義上是讓缺點消失、城市升級,實則為文化的丟失。
十一月
14
2022
或許《燃燒的蝴蝶》並沒有走向完全悲觀或悲劇收場,是為了再次尋找救贖的可能性。
十一月
12
2022
雖說日本的舞臺創作自由,但有些議題是禁忌,軍國主義的失敗就是其一。鮮少有作品呈現日本對戰俘的態度和處置,甚至連對相關議題做了軟處理的百老匯音樂劇《South Pacific》,在號稱亞洲音樂劇之都的日本都很少演出。
十一月
11
2022
《Q》的熱演,是以,或許召喚出台灣深層有關文化混雜的焦慮或喜悅,即重思自身文化記憶、形構,以釐清自己是誰之必要。
十一月
10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