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數時空的連結與叩問《相看儼然》
6月
06
2024
相看儼然(一心戲劇團提供/攝影徐欽敏)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309次瀏覽

文 蔡佩伶(專案評論人)

《相看儼然》的關鍵字是歌仔音樂劇、文學改編。劇情呈現一段橫亙三個不同時空的未竟奇戀。觀眾隨樊素的演員視角,出入其日常,共同讀取她沉迷的劇本《般度與殊離》。當演出排練開始,她的生活被劇本故事內的時空滲透;她無法判斷自己究竟瘋了或是入戲太深——直到一次演出她看見了觀眾席內感覺似曾相識的僧侶,懷疑自己可能跟劇中角色有某些連結。

改編融入輪迴概念,輔以表演形式的差異展現故事時空層次。劇中運用輪迴安置三段戀情,第一世是天人,第二世是明朝,第三世是現代;輪迴本為大眾熟悉概念,緩解時空跳接可能觸發的理解障礙。全劇以演員讀本排戲的做戲過程行進;演員樊素(劉廷芳飾)向同事何威宏(呂名堯飾)描述排練期親身經歷的玄異體驗——劇本故事逐漸融入她的現實——為敘事主線。而戲的主體由戲中戲《般若與殊離》的二世輪迴構成,特別著墨在明朝世的三角情感糾葛:訂婚男子郭子淩(孫詩詠飾)周旋在布商主理人吳湄(孫詩珮飾)與未婚妻香蘭(鄭紫雲飾)之間天人交戰。而天人世兩位無性別天人般度(孫詩珮飾)及殊離(孫詩詠飾)的一眼瞬間,充作讖語。永劫回歸或許是《相看儼然》的主題旋律。

如果將「歌仔音樂劇」視為作品風格或類型看待,音樂自然是《相看儼然》的內在骨幹。劇情在劇本故事和當下情境變幻,複數鏡框時空的出入或轉場都依賴音樂引領。現代場景導入鋼琴、大提琴和電子音色的質地,一段段略有相似感的弦樂節奏律動淡入淡出,打造出可辨識的空間;無痕銜接起綿延的時空流動。配樂、音樂劇歌曲和歌仔聲腔建構表演之外的音景,音樂不只是戲的輔助者,在物理面自成獨立星系。

現代時空以音樂劇呈現,劇本中的兩個非現代時空(天人和明朝)採歌仔戲形式;可以明確看見三個時空轉為兩種表演形式承接,複數時空疊加的場域;在想像與現實的裂隙合一。其中最有趣的是某個排戲橋段,演員何威宏及樊素對手詮釋天人世的般度與殊離,戲曲程式於此化為某種形似的舞蹈化肢體,這層由外而內的模擬/創造過程,類似過渡性客體,代表音樂劇與歌仔戲兩種表演形式,藉著「模仿」彼此鍵結。進一步思考,「模仿」是以己為器展示他者樣貌的交織動態;舞台上的演員排練在戲裡,而排練又是戲逐漸成形的轉化歷程。劇本經由演員扮演被賦形,跨越虛實和表演形式的落差,彼此融混,也互為表裡。


相看儼然(一心戲劇團提供/攝影徐欽敏)

《相看儼然》最吸引人之處莫過於三世輪迴的脈絡梳理。三世戀情是僵局示現,劇中一再出現情感取向引發失衡的情節,扣回宿命之必然。三世間的內在牽扯,沿用原著設定,演員與戲的雙向關係包覆故事表層;夢境的複述、排練的嘗試、劇本的探究,種種虛實置換在樊素身心流轉。她是演出劇本的演員,被潛意識把持遊走在劇本內外。故事由她訴說,包含真偽、瘋狂、政治、倫理、自我的多向度辯證,無論辯證子題多廣泛,都擺脫不了距離的量度,這一切終究是屬於她個人的私語。改編後的整體調性,仍貼近發想原作短篇小說〈儼然記〉的淡然風格。

舞台方面,兩座滿佈孔洞的船型舞台裝置位移分合,相同硬體萬化無限場景。音樂、分區的冷熱燈光以及投影影像寫意表達了不同時空情境,精準的舞台技術傳遞出:交集而分離的兩個世界共存著。

《相看儼然》工筆精描宿世情劫,浪漫整合起亦真亦幻、音樂劇歌仔戲共存的跨界形式,就感官效果來看是成功的。但詩意也許是抗辯的另一重聲響,抹除虛實交界,保留原著精神,反覆喚起觀眾心中的浪漫意象再輕輕粉碎。最後自殺的橋段狀似突兀,對我來說,是編劇的叩問。回歸最真實的控訴,濃重執念反映輪迴何以延續。引來永劫之牢的究竟是角色本性,或是其他?劇中無意解釋的,留待觀眾參透。於此,歌仔戲不再是一個被嚴格定義的既定表演形式,透過不說滿的故事而擴張面目,成為一種靠近哲學的方式。

《相看儼然》

演出|一心戲劇團
時間|2024/05/12 14:30
地點|臺灣戲曲中心大表演廳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變化的舞台,高起的台子,既可以是寺院,也能是山崖、排練場,燈光和投影豐富,天人的形象宛如浮世繪的畫作,飄於台上對應劇情,很是立體。古代的衣服及妝容精緻,音樂則是歌仔戲曲調及現代劇,兩種唱曲,傳統和現代相合,曲調悠揚。
6月
06
2024
《相看儼然》作為文學改編成戲曲的作品成熟度頗高,透過戲劇語言講述文學情懷,不同劇種同台融合、共敘故事相輔相成,但未有突破原著力度之觀點是較為可惜之處。
5月
27
2024
劇團準確地將有限資源投注在最關鍵的人才培育,而非華麗服裝、炫目特效或龐大道具。舞台設計雖無絢麗變景,卻見巧妙心思。小型劇場拉近了觀演距離,簡單的順敘法則降低了理解故事的門檻,發揮古冊戲適合全家共賞的優勢。相對於一些僅演一次便難以為繼的巨型演出,深耕這樣的中小型製作,當更能健全歌仔戲的生態。
7月
16
2024
歌仔戲是流動的,素無定相;由展演場所和劇團風格共同形塑作品樣貌。這齣《打金枝》款款展示歌、舞、樂一體的古典形式;即使如此,當代非暴力觀點可以成為古路戲和解的下台階,古路陳套歡快逆轉後,沾染胡撇氣息,不見胡亂。為何一秒轉中文的無厘頭橋段可以全無違和?語言切換的合理性,承載著時空及意念盤根錯節構成的文化混雜實景。
7月
15
2024
《巧縣官》在節目宣傳上標舉的是一齣「詼諧喜劇」,於現代高壓的工作環境下,若能在週末輕鬆時刻進入劇院觀賞一場高水準的表演,絕對是紓壓娛樂的最佳選擇,也是引領觀眾接觸京劇表演藝術的入門佳作。
7月
12
2024
當然,《凱撒大帝》依然有當代傳奇劇場多年來的戲曲與聲樂、歌劇等表演形式結合的部分。吳興國演出賈修斯、凱撒、安東尼,各自使用了老生(末)、淨、武生、丑的行當,以聲腔與表演技巧詮釋三個角色,恰如其分,也維持《李爾在此》、《蛻變》的角色聲腔多重變化的設計。
7月
09
2024
從歌仔戲連結到西方劇本、德國文學、波蘭電影導演或法國文學批評,《兩生花劫》的故事起於江南恩怨,卻在台灣釋放和解。我們當然可以從《兩生花劫》關注且重探本土戲劇的本質,但也不妨將它置於世界文學的脈絡下思考。傳統必須走向世界,而傳統也永遠在當代重生
7月
03
2024
或許老戲新編不若以往跨文化的豫莎劇、取材本土小說系列、或實驗性質系列等劇目的開創與新意,現今的傳承與復刻路線讓豫劇團近幾年的劇目走向較為保守,但在經典劇目不斷重演的過程中,新一代的觀眾看見豫劇團在演員與劇目傳承中的成果亦是打磨功夫的必經過程。
7月
03
2024
《狐狸兒媳-小翠的愛情札記》是一齣充滿戲劇性和情感的精彩客家戲,巧妙地結合神話、戲劇和人性的叩問,融合戲曲、文學和哲學,同時探討愛情、命運和超自然元素等主題的精彩演出,從開場的喜慶氣氛到結尾的離合場景,展現出月缺重圓的仙/人之情。
6月
28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