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時空的英雄本色《戲裡戲外》
5月
25
2023
戲裡戲外(辜公亮文教基金會提供/攝影劉耀武)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624次瀏覽

文 董則寬(台灣大學歷史系學生)

台北新劇團團長李寶春這次嘗試在《戲裡戲外》上使用了很多對比的手法,從台上孝女與英雄的形象到台下叛逆與被看低的戲子人生,把戲裡戲外的兩面一同呈現出來。

《戲裡戲外》台上以京劇表演呈現的戲中戲主要集中在開頭與末節,在台上演戲的威風與孝順卻與台下的現實情況相反,當家花旦程天慈因與父親兼戲班老闆的程孝天在盧局長一事上爆發衝突,發現自己不是程孝天親生而離家出走,卻反被盧局長囚禁。而程孝天救女心切衝到官府要人不成還差點被打斷腿,最後看在戲班二把手劉經理的遊說與依靠其他官員的面子下被狼狽地驅逐出亰,一時戲班失去兩大紅人而面臨倒台危機,險些在緊要關頭程天慈搜獲盧局長販毒的把柄還順利逃出官府將資料交給劉經理發給報社與其他高官,事情才順利落下帷幕,父女倆和解,戲班也能重新開張,各齣精彩老戲連發。

整齣戲節奏緊湊,內容豐富,沒有任何冷場的地方,讓人無法從舞台上轉移焦點,深怕錯過任何細節。而這次戲的核心概念是「英雄.超時空」,對於不同時代的人來說英雄或許有不同形象,但卻都有著堅持自我理想,努力拚搏的這些跨越時空的共通品質。在台上的故事人物各個是英雄所以流傳千古,而扮演英雄的程天慈與程孝天在台下雖然是個平凡人,但若願意為了自身尊嚴與所愛的人而去省思、努力,何嘗不也擁有著英雄的豪氣。

另外作為導演的李寶春在這齣戲中融合各戲劇領域的元素,使用影片投影的方式來快速帶出過去天慈被拋棄以及被程孝天撿到收養栽培的經過,是過去在京劇中不曾有過的表現方式;使用西洋電影配樂音源來伴奏速度變化多端的京劇唱腔,再加上現場西洋樂器的伴奏,形成東西方的華麗對話。還有京劇與舞台劇和音樂劇的跨領域結合,在唱念上,白話和文言的台詞交叉對話,不只沒有衝突,反而很適切民初年代的百姓生活實景,也呈現出舞台劇與京劇多層次的戲文結構。

視覺方面在京劇中加入舞台劇的燈光來呈現人物的獨白,以藍色的燈光為基調在摻合些許綠光,襯托出夢境中虛幻的氛圍,還有當程天慈跑出戲班,獨自在路上為自己的身世而哀嘆時,燈光聚焦在身上,影子與人物的對比被特別凸顯出來,那落寞的情感被無限放大到觀眾的心中,帶動觀眾的氣氛。這樣傳統與現代,東方西方的交流互動,拓展京劇的可能性,同樣是屬於李寶春導演的英雄超時空。


戲裡戲外(辜公亮文教基金會提供/攝影劉耀武)

劇中英雄與戲子的兩重身分在角色人物上不斷的變換交錯,戲中人物也因此從中學習並提升自我。但就另一方面來說,戲中程孝天與程天慈為了爭一口氣而爆發的衝動行為實際上為身邊的人造成許多困擾,事情能有一個圓滿的結果更大一部分是因為運氣好,盧府邸有人願意幫忙,局長本身也大意,還有其他官員在背後幫戲團撐腰,才能對抗盧局長的惡勢力。就像劉經理所說,現實本就有許多不如意,在保有尊嚴的同時若能更平滑的去處理糾紛而不是直接起衝突或許才是尋求解決方法的最佳途徑。

編劇為了保持高張力的演出效果而減少戲中人物思考處理方式的時間,也因為直接的衝突而讓劇情變得緊張刺激起來,但在傳達英雄本色上,直面去挑戰權威的做法稍嫌單純而理想,只能說人生如戲,但不是只有這樣子的做法才能被稱做是英雄。

《戲裡戲外》

演出|台北新劇團
時間|2023/05/19 19:30
地點|臺灣戲曲中心大表演廳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戲裡戲外》在試圖融合相聲、音樂劇及傳統京劇的部分做了相當大的努力,雖然有些細節瑕疵但仍瑕不掩瑜。整齣劇讓人看了大呼過癮,也讓人期待台北新劇團下一次的新製作又會帶給觀眾什麼樣的饗宴。
6月
20
2023
李寶春並特地編寫班主的一句台詞向第四面牆提問:「這一生,值嗎?」,觀眾回應與掌聲熱烈,對其藝術生涯直接肯定,作為台北新劇團新編戲題材的新嘗試,的確也值了。
5月
29
2023
此劇改編自《我不是忠臣》,原作題名直接點出價值辯證,而改編將主軸立於袁崇煥生平,描述明末女真崛起造成東北不安,袁崇煥起而平亂,戰亂導致君臣逐漸離心,最終被凌遲處死。此過程與崇禎登基之路交錯,呈現雙主角結構。雙主角這樣的媒介,把不同處境的憂傷並聯。觀眾依隨雙主角歷經理想破滅引發的信念變化,看見戰事如何改寫人的意志和思維。
2月
22
2024
民戲最受推崇的是飽含腹內功夫的活戲技藝。指的是在廟口上演的歌仔戲——民戲,通常沒有劇本、臺詞,甚至沒有文字資料,由主要演員口述故事情節,透過口傳心授,由演員臨場發揮、相互配合。因此,常年表演經驗累積出來的腹內功夫——活戲,是民戲最受推崇的藝術價值。
2月
08
2024
《劉姥姥和王熙鳳》為台北新劇團2023新編戲齣,編劇兼導演李寶春意圖打造非屬彩旦亦非純然老旦的「劉姥姥」,將目光放在劉姥姥與王熙鳳兩人互動產生的情誼上,跳脫以往戲曲紅樓夢的敘事架構,注重角色本身故事。以京劇演員四功五法的底子為基礎,延伸原著角色特性,結合螢幕投影科技,意圖發展出不一樣的紅樓故事。
2月
08
2024
試著把觀看的視線放寬,就會發現——在室內劇場之外,歌仔戲仍以酬神喜慶的祝儀形態散佈在各廟埕民家。這類演出就是外台民戲,沒有劇本當天才依講戲仙安排現場決定劇碼。陳美雲歌劇團便是大台北地區名氣響亮的老字號歌仔戲劇團之一。
2月
06
2024
《寶蓮燈》是一齣充滿象徵隱喻的神仙戲。神仙戲某種程度上承載著人類追尋永恆的內在意識,不停被重述而歷久不衰;也反映戲曲發展與宗教彼此的緊密關聯。
2月
05
2024
兒童劇大多以親子觀眾為主要訴求。風神寶寶兒童劇團一貫緊握兒童劇重要元素:概念、劇本、演員、編導、舞台、服裝、燈光等。文本沒規格化,自由度高,無成人主觀先入為主說教,不向觀眾強制灌輸固定價值觀。
1月
22
2024
有別於生行挑班的歌仔戲界常態,作品強調女戲和丑角戲風格,帶有三小戲的通俗諧趣——生、旦、丑各有發揮。年度新作《奇逢》以質子交換為主線,叩問國際關係、政統的界與承。
12月
29
2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