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拍子、三重奏到三度空間的音樂演繹——《3/4》CUBE BAND當代作曲家專場
2月
17
2022
3/4 (捌號會所提供/攝影陳宥中)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235次瀏覽

劉馬利(專案評論人)


從字面上,「CUBE BAND」讓人聯想到一個立體空間的概念。而在這個立方體中,融合了東方哲思與西方形式,兼善了時間規範與空間寫意,再使用傳統的演奏技術,精準地勾勒出音樂的樣態。在這裡,音樂被佐以機遇、即興、預置等方式,在對應與平衡之間,形塑出空間的想像——這就是 CUBE BAND 的音樂家力求打造的三次方立體聲響,彷彿激盪出一個流動的三維世界。

CUBE BAND 的編制也是國內唯一的器樂組合,分別是琵琶、古箏和擊樂。而蘇筠涵、吳妍萱、方馨三位臺灣青年音樂家,在各自的專業領域皆是卓然有成、身懷絕技、具有鮮明的獨奏家,且在合奏時又能默契十足地相容互補、進退得宜,相當適合共同打造音樂的立方空間。


一劑當代音樂的強心針

在國內疫情略為升溫的當下,音樂會現場還能坐有約九成的觀眾,對於一場以當代作品為主的音樂會,這樣的佳績實屬難得,猶如當代音樂的一劑強心針。其鼓舞人心的程度,足以見得製作團隊的用心與努力,讓當代創作的存在成為當代最確切的篤定。

當代音樂演繹,一向具有實驗性質。這種全新的聲響與思維,交織了日常與實驗,但總給人曲高和寡的刻板印象,不論對作曲家、演奏家、觀眾,都是一大挑戰。因此在詮釋當代音樂時,紮實的演奏技術與敏銳的觀察力更是必須。

而這場音樂會以「3/4」為標題,也是用聲響的層次性展現了宇宙中豐富的多元面貌,卻又帶有空谷幽蘭的禪意。「3/4」可以是指單拍子與複拍子的交錯並置與互換,也可以指微分音高,3÷4象徵了0.75的不慍不火、趨向完整的實驗精神。或許亦可更廣義的把斜線「/」視為表達多重定義的連接號,因此「3對4」或「3與4」皆為合理的定義,譬如將3與4前後置換成「4與3」,也可以是四度音程在純律的比例4:3,代表著傳統樂器聲響的自然純粹。因此「3/4」既保有國樂講求的形、聲、韻,也注入了西方二十世紀音樂的理性規範,更呼應了音樂是宇宙秩序的縮影,宣示了音符裡的萬有引力。演出當下所有的音樂流程,包括律動、呼應、描摹、隱喻、靜止,涓滴不辭地渲染成幽遠的意境,令人神往。

端看整體表現,三位演奏家將舞台化為魔幻抽象的立方體,以三條聲音的軸線建構出三度空間。這是採用「虛實相生」的效果,用音樂交換彼此的能量,接收後再旁徵博引、借題發揮,培植出氣韻生動的美麗光影。此外,音樂會的曲目安排也別具巧思,包括五首當代作曲家的作品,以不同的路徑(器樂、聲響、實驗、記憶、事件、人生等)創造各自獨特的樂曲。每一首作品,除了賦予演奏家充分的發揮空間,也用嚴謹的作曲技法,激盪出樂器獨有的聲響特色。


二元對峙中的巧妙平衡

由於 CUBE BAND 的特殊編制,因此委託創作是必然之舉。而這場音樂會的三首委託創作,每首都能發揮樂器在合奏時的優勢,既獨特又融合、嚴謹又寫意,動靜皆自在,在二元對峙中取得巧妙的平衡。

溫德青為馬林巴、琵琶、古箏所寫的《曾經唱過的一首歌》就相當有意境,也能讓聽者探尋到音樂的脈絡。一開始,古箏用弓擦絃演奏長音並產生泛音,琵琶撥奏出點狀音符,馬林巴也敲奏出細微的音波,成為聲響的基石。隨後,《聽媽媽講那過去的事情》的旋律逐漸清晰,但是三件樂器各自在不同的音高上演奏相同的旋律。氤氳靉靆罩周圍之餘,又聽見兩件撥絃樂器晶瑩剔透的聲響,衍生出虛實相生、疏密有致的空間感。最後琵琶所演奏出的幾聲短音,彷彿是在泛黃的記憶中緬懷青春,帶有幾分餘韻。

王穎寫給琵琶、古箏與打擊樂的《¾ - Trio in the Cube》,誠如音樂會的標題《3/4》具有多重意義。在此,作曲家在擊樂的設計別出心裁,不僅使用各種不同的樂器組合,也在結構上使用三與四的對比與競奏,推敲出中西合璧的融合,遂有水到渠成的驚喜。擊樂家方馨在各種不同的節奏組合中,精準地運用各種打擊樂器,不只支撐了節奏的架構,更敲奏出斑斕的聲響色彩。

而鍾啟榮寫給琵琶、古箏和打擊樂的《穿過19號死蔭的幽谷》,是在疫情下的祝福之作。其中使用人聲哼唱,在靜謐之中宛如黑暗裡的明燈,是滿懷救贖的祈禱與安慰。曲名《穿過19號死蔭的幽谷》意指「COVID-19」的病毒威脅,這首作品啟發於《聖經・詩篇》的經文「我雖行經死蔭的幽谷」,「置之死地而後生」的意念不言而喻。就如同「太陽之眼」,見證了過往,也預示了未來。因此,全曲用十九個變奏,曲式類似鏡像結構。在樂曲中也會聽見某些相同的元素以不同的樣貌一再出現,像是固定的符號,譬如紙張的甩動以及琵琶與古箏平行進行的和弦等,讓整首作品有高度的統整性。三位演奏家的表現,可謂唱奏俱佳。

蔡淩蕙在 2009 年為琵琶獨奏所創作的《佛跳牆》,就是一個用音樂「借題發揮」的絕佳例子。樂曲以多樣而複雜的技法描繪「佛跳牆」繁雜的熬煮過程,但整首曲子的脈絡清晰,就像是借個醬油卻蘸出了一個美味新天地。首先,蘇筠涵彈奏出點狀的音符,節奏逐步密集,緊接著用指尖敲擊琴板,再將這些元素組合成一種「驅動音型」。然而敲擊琴板的段落,如同西方音樂的反覆樂段(Ritornello)【1】週而復始地出現,給人一種好戲登場的期待感。同時,在單音與各種音程不斷交錯出現的同時,作曲家描繪出各種不同的食材處理的步驟,不論是激昂的大火快炒,或是和緩的小火慢燉,都是層層疊疊的烹煮過程。蘇筠涵的詮釋也很有畫面:她巧妙地用各種技法,讓眾人在音樂裡嗅到爆、燒、炒、蒸、燉、煨、燜的氣味與聲響。


三度空間的音樂演繹

相信當晚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莫過於林煒傑於 2018 年的《錚鏦》,這是為預置二十一絃鋼絃箏所寫的作品。吳妍萱身兼演奏家與演員,像是胸有丘壑,用生命恣意揮灑出一幅潑墨山水。整首曲子的聲響,透過彈奏、再經由揚聲器,自然流淌滲化,逐漸暈染成音樂的完整結構。雙手十指在鋼絃箏上作出挑撚按捺的撫琴姿式,再加上身體與絃音的共振,吳妍萱彷彿是被箏施了魔法,也像是與箏進行一段親密對話。此外,架設在琴身底下的麥克風,讓箏的音色變得神秘而悠遠;再透過身體能量的運行,讓二十一條琴絃的聲響像是與自然法則彼此牽引,並且逐步轉譯音聲的乘載之謎。就在每一個抑揚頓挫之間,神聖感也油然而生。

這是 CUBE BAND 首次正式演出,誠如三位音樂家在謝幕時的分享,她們很榮幸有機會為大家介紹五位當代作曲家的作品,也由衷希望大家在這場音樂會當中有所收穫,或對於事物的觀察產生了新的視角。

當晚,這五位作曲家與三位演奏家,用藝術開啟了嶄新的未來之鑰,也確實為當代音樂、為 CUBE BAND ,寫下更立體、更宏觀、更精緻的定義。


註釋

1、反覆樂段(ritornello),指巴洛克時期的音樂作品中,獨奏樂器和樂團合奏輪流演奏的段落。

2、封面照片:捌號會所提供/攝影陳宥中。

《3/4》

演出|CUBE BAND
時間| 2022/2/10 19:30
地點|國家演奏廳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值得一提的是,陳含章在安可曲“Days of Wines and Roses”中嘗試演奏了幾段不常見的大跨步(stride)的樂曲。在演出結束之後,我笑著跟她說,上一回聽stride風格的現場演奏已經是1990年代的事情了!那時候爵士歌手黛安娜.克瑞兒(Diana Krall)來臺北演出,就曾經演過這種走紅於1930年代的老派鋼琴音樂。
7月
21
2024
整體來看,今年的《玫瑰騎士》和過往幾年相比,卡在一個尷尬的位置:它有著編導的介入,因此不能和單純的音樂會形式(opera in concert)相比;然而作為半舞台歌劇(semi-stage),它缺乏導演的個人觀點或美學統合,也無形式上的鋪排呈現,一切平穩保守,毫無冒險,是又一次的「歌劇音樂會」,散發著定期音樂會般的秩序與例行公事之感。
7月
20
2024
擔任演出的台北室內合唱團,雖然並非職業,但所呈現的音準、和聲皆相當完美,中文複雜的咬字,就算投影沒有呈現字幕,聽眾也能清晰理解。指揮鮑恆毅的詮釋也相當乾淨,對於筆者而言甚至有些過度流暢,太過精準,將多數作品詮釋為少了一點冒險精神的安全牌。而透過編曲將李泰祥的歌曲增添另一層詮釋,也是本場音樂會值得一看的特點,相信編曲者接到邀請腦中必會浮現一個難題:最後的成品是要多一點表現自我?或者要忠實地以合唱來表達李泰祥?
7月
10
2024
但在造境與敘境的同時,要思考的不僅只是透過科技媒材觸發觀眾感官經驗這件事。在透過光線、影像、與聲音交錯下的技術設計僅是佈局手段,沈浸式感官的詮釋僅能創造單次性高潮,直觀表象的刺激有其限制性,若能試圖在團體藝術個性展現上多著墨、強化集體特色創造具目的性強的敘事語言、以及深化科技媒材運用的論述,將能成為具代表性的科技藝術團體。
7月
09
2024
歐拉夫森所演奏的《郭德堡變奏曲》,在虔誠的巴哈信仰者,或是追憶黃金年代的樂迷心中,應是個大不敬的存在,與其說是古典音樂二十一世紀的變形,更貼切地說,實為一位當代鋼琴家,先將經典拆解,再精挑細選其中的元素,化為自己舞台上的魔法道具。
6月
26
2024
回到歐拉夫森的《郭德堡》演奏,筆者私以為,問題的核心並不是他的創造力不足,而是面對這個長達80分鐘的巨大曲目,他難以掙脫「作品概念」的框架,導致其才華難以完全發揮。在過去的專輯錄音中,面對較短小的樂曲,他尚能自由不受拘束地把玩戲耍,或是透過曲目安排另覓巧思回到歐拉夫森的《郭德堡》演奏,筆者私以為,問題的核心並不是他的創造力不足,而是面對這個長達80分鐘的巨大曲目,他難以掙脫「作品概念」的框架,導致其才華難以完全發揮。在過去的專輯錄音中,面對較短小的樂曲,他尚能自由不受拘束地把玩戲耍,或是透過曲目安排另覓巧思……
6月
26
2024
這些熟悉的樂曲片段雖平凡,卻抹去了演奏者與聽眾之間的隔閡,使所有人都被音樂家們強大的室內樂磁場所震懾和感染,流露出感動。音樂中,均衡的聲部、規律的節拍以及適度的刺激,即使在身體已經疲憊不堪的情況下,聽到音樂奏響的瞬間依然如同光芒般閃爍,泛音堆疊出豐富的音質,靈魂的聲響以最美妙的方式呈現,這或許是身為音樂家最幸福的時刻。
6月
07
2024
獨奏音樂會,由於沒有其他樂器的陪伴與襯托,雖演奏上能夠自由地展現,然在樂曲細節與樂段流暢掌控上,與現代作品中難以掌握的演奏技法,對於演奏家的要求更為細緻;而高木綾子在此場獨奏音樂會的表現,除將作品完整演繹外,更是在每個音符中展現自我特色,在樂曲演奏的樂音與呼吸間,都令人流連忘返,回味十足。
6月
07
2024
不論是樂器間彼此模仿,或是強調自身特質的行為,都為音樂賦予了各種不同的個性。在庫勞(F. Kuhlau)的《給雙長笛與鋼琴的三重奏,作品119號,第一樂章》(Trio for 2 Flutes & Piano, op.119, 1st mov.)中,三位音樂家把每一顆音符都雕琢得像圓潤的珍珠一樣,當它們碰撞在一起時,彷彿激起了清脆悅耳的對話。
6月
06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