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歸音樂的歌劇想像《蝴蝶夫人》
九月
19
2014
蝴蝶夫人(國立台灣交響樂團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706次瀏覽
武文堯(復興高中音樂班學生)

國立台灣交響樂團(NTSO)近年演出水準日益提升,樂團行銷以及節目規劃均可見其企圖心與魄力。今年八月,當樂團公佈簡文彬為樂團新任藝術顧問時, 不僅團員士氣高漲,樂迷們也萬分高興,期待著樂團的新樂季規劃,及其進步與成長。簡文彬擅長指揮歌劇,年紀輕卻已是德國萊茵歌劇院終身指揮,在國內外執掌多部經典歌劇,甚至在國內以音樂會形式首演華格納全本《尼貝龍指環》。今年NTSO的簡文彬新時代,以普契尼雋永曠世絕唱之《蝴蝶夫人》拉開序幕,光是開季音樂會就安排歌劇演出(音樂會形式),正如宣傳詞所言,新樂季,劇獻,鉅獻。

台北場次之女主角秋秋桑(蝴蝶夫人)由林玲慧擔綱,數年前林玲慧就以蝴蝶夫人之角色博得滿堂彩(NSO歌劇製作),這次經過時間的沉思與淬鍊,演出成果也著實更加成熟。鈴木則由翁若珮飾唱,其穩定的表現亦為演出加分。林玲慧飾演的蝴蝶夫人聲音穿透力強,中氣十足,音樂飽滿,從頭到尾都維持一貫的水準,耐力充足。其詮釋的蝴蝶夫人並非以華麗美聲為走向,相反的,音樂中擁有真實的情感表達,像是在第二幕經典詠嘆調《在那美好的一日》就完美的唱出對丈夫的思念,字字句句無不充滿著期盼,等待著平克頓的歸來。簡而言之,林玲慧鮮明的角色性格從第一幕便可明顯看出,絕非細膩婉約,而是大氣天真的豪邁表現;對於丈夫的癡心,以及對於愛情的憧憬,都充分地在音樂中展現。歌劇最後堪稱全劇最催情的動人詠嘆調《我親愛的小寶貝》,林玲慧不以強大的張力以及力度色彩表現,天真的秋秋桑直到這一刻,才終於體悟了生命的現實與冷酷,林玲慧的詮釋像是早已看透生命般,這時的蝴蝶夫人心灰意冷,意念堅決,自殺成就自己親生骨肉更加偉大的母愛,林玲慧的演唱凸顯了蝴蝶夫人的高貴情操。

男主角平克頓由崔勝震擔任,崔勝震的演唱著重於花腔,技巧高超,唯獨當天表現有耐力不足之疵,有時因為簡單舞台之走位動作影響樂句鋪陳,激動處頭一撇,原本的音色便突轉銳利,不知是崔勝震詮釋平克頓角色的刻意表現,抑或技術上的不足,總之仍瑕不掩瑜,以音量及情緒而論,已是相當具有個性的平克頓演出。崔勝震已完全掌握到平克頓遊戲人間及拈花惹草的輕浮草率,在肢體語言及演唱中便可明顯感受。飾演五郎之王典亦是演出中的焦點,王典近年參與多出國內歌劇製作,音色及稱職的演技都十分引人矚目。五郎在《蝴蝶夫人》一劇為奸詐阿諛的角色,王典在此將此角色詮釋得入木三分。演技上雖稍嫌太過,但這點卻恰好補足了此次演出視覺上的貧乏。飾演和尚的廖聰文,當晚聲音微弱,完全掩蓋在管絃樂音之下,氣勢大減,十分可惜。飾唱美國領事之巫白玉璽,也同樣為數年前NSO蝴蝶夫人歌劇演出之班底,這次演出顯得得心應手,因而交出一張漂亮的成績單。

這次參與演出之歌手均有不斐之成績,唯獨山鳥親王的演唱差強人意。本次飾唱的山鳥親王,感情完全不到位,該有的聲音以及情緒完全在演出中失真,音色單薄、毫無架式可言,這次山鳥親王的演出令人感到無比失望,多少為這次歌劇演出減分。

簡文彬率領之國立台灣交響樂團表現頗具水準,樂團聲部的平衡也較以往進步,對於曲目之準備也十分用心,團員在台上個個卯足全力,國立台灣交響樂團已然準備好邁入更深層的境界。簡文彬拿著特製極短小之指揮棒指揮,個人特色強烈。他所帶領下的國台交緊湊、可塑性高,因以歌劇音樂會形式呈現,因此聽眾更能將焦點回歸音樂,我想這也是簡文彬的用意。整場演出樂團並沒有強烈突出的表現,而是扎扎實實的平穩演出,簡文彬讓國台交更加穩定,認真扮演伴奏的角色,讓歌者能有極大的表現空間。這點讓筆者十分肯定,相較於國內許多樂團的好大喜功,國台交現階段需要的是扎實的訓練以及多元且有系統的樂季安排,前任藝術顧問水藍其實就已奠定國台交之樂季基礎,多場演出成果令筆者驚艷萬分,如今想必能更加卓越。簡文彬在這場《蝴蝶夫人》的演出,將歌劇回歸音樂,他所詮釋的蝴蝶夫人單純,將所有語言完全回到音樂本質,雖稍嫌平淡但卻讓普契尼的音樂不淪於濫情,在平實中愈能體會偉大與華麗。

簡文彬在國台交新樂季中安排三齣歌劇演出,均以音樂會形式演出,在一個樂季中排出三套歌劇演出,在國內樂團中已屬罕見,其目的正如簡文彬於記者會上所言: 國台交已準備好進駐台中歌劇院,並具備演出歌劇之水準。然而做為台中歌劇院之暖身,光用音樂會形式演出是不夠的,相信國台交已具備演出製作歌劇的能力,但台中歌劇院一年能有多少節目製作演出?光是靠國台交是不夠的,硬體成形而軟體尚未規畫完全,台中歌劇院的未來藍圖也就更令大家困惑了。總而言之,簡文彬與國台交的組合,讓台灣聽眾聽見樸實的樂音,讓音樂回歸音樂。

《蝴蝶夫人》

演出|國立台灣交響樂團
時間|2014/09/11 19:30
地點|國家音樂廳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林玲慧的蝴蝶夫人不是純情痴心的日本小故娘,而是一位在人生坎坷背後,敢愛敢恨的女子,以一己之力對抗命運的掌控。突顯這位深具個性與自我意識的女子,林玲慧音色上不以美為雕飾,力求傳遞真實的情感。(林采韻)
九月
19
2014
林玲慧的蝴蝶夫人,有時調皮,有時可見早熟,讓蝴蝶夫人更加活脫,林玲慧走的不是純真路線,更多是對抗命運的掌控。她的歌聲不以美為雕飾,以更多真實情感,賦予角色血肉。她的歌聲以持續力和穩定度,使得每首歌曲到達其應有的效果。 (林采韻)
七月
31
2012
全劇雖然沒有偉大創意,但是整體細節處理細膩,連舞台上小水池,都能配合劇情產生變化,尤其值得稱讚的,是呂紹嘉戲劇張力十足的指揮詮釋和NSO樂團水準整齊的演奏,筆者坐的位置在二樓,居高臨下觀看呂紹嘉的指揮動作、樂團演奏的音樂及舞台上劇情推展、人物情緒的美妙配合,堪稱是一次難忘的經驗。(謝東寧)
七月
31
2012
綜觀整場演出,最讓筆者驚喜的莫過於我們有如此難得的機會,透過台灣原住民音樂人的交流合作,以兼含表演專業且貼近生活的方式欣賞「南島家人」的演出;由此內涵豐富的展演中,南島民族曾是一家人的論述終於有了真實感;原來歷經千年流轉,但在守護土地、海洋的共同信念之下,的確能夠跨越語言、樣貌與社會背景的不同,認出彼此的靈魂,邁向所謂的溝通。
一月
13
2023
音樂會當下,他的演奏也真的非常赤裸。若仔細聆聽,會發現在每個樂句之間,都有極微妙的空隙(有如與他人的對話中,偶爾穿插的那種危險的、幾乎令人恐慌的沈默瞬間)⋯⋯
十二月
06
2022
佛瑞茲讓人陶醉的音樂性也完全表露無遺,其中西班牙民謠中佛瑞茲自然的假聲哼唱,與掌聲以後還看不見盡頭的長音,讓全場觀眾終身難忘。
十一月
30
2022
他所演奏的舒曼聽起來像精緻的珠寶。不過分華麗,而是用恰如其分的裝飾,讓音樂的光芒閃耀更加動人。這是一位見多識廣、因而懂得收斂鋒芒的紳士。
十一月
29
2022
當全體團員用盡全力演奏強音樂段,弦樂賣力運弓往死裡拉,所呈現的聲響與畫面,應可算是人類文明的奇觀。
十一月
27
2022
音樂要能以正向發展的「生態圈」成長或維繫下去,不是用禁慾和高尚達成的,而是真真實實的聲響「感官刺激」(如不用高尚的詞彙如「美學創意」的話)。
十一月
27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