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國共構,成績斐然《蝴蝶夫人》
七月
31
2012
蝴蝶夫人(NSO國家交響樂團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334次瀏覽
謝東寧

從NSO國家交響樂團近十年來的驚人轉變,可以看出,臺灣表演藝術界缺的不是人才,而是體制,回歸真正專業的體制運作,讓藝術家能安心發揮其才華,專心創造高品質的作品,當然,也必一定能夠吸引買票走進劇場的觀眾。譬如NSO歡慶25歲生日的壓軸演出歌劇《蝴蝶夫人》,如此金字塔頂端的精緻藝術節目,竟然在國家劇院連演六場全部滿座,聽說還有來自亞洲其他國家的觀眾,可見NSO在樂迷心中,已經是有相當品質保證的招牌。

《蝴蝶夫人》是義大利作曲家普契尼的經典歌劇,敘述一段淒美的異國戀情,時間是日本明治時期,在日本長崎港口邊,美國海軍軍官(平克頓)迷惑於日本式之異國情調,娶了年輕日本藝妓蝴蝶(15歲),蝴蝶深愛著平克頓,為了他竟拋棄原有日本信仰,改信了基督教,此舉惹來眾叛親離的下場。不過她的真心,卻換來絕情,平克頓返國後三年毫無音訊,只留下苦苦等待、盤纏即將用盡的蝴蝶,更想不到的是,日以繼夜等待歸來的丈夫,竟然帶著他已婚的美國妻子。最後,傷痛欲絕的蝴蝶與幼子道別,舉刀自盡,留下一樁令人不勝欷噓之愛情悲劇。

故事本身簡短緊湊,普契尼夾雜著美國國歌與日本小調的浪漫曲風,讓全劇的戲劇張力十足、毫無冷場。雖然說的是跨國製作,但這個原來是澳洲歌劇團的舊製作,此番是原裝渡海,擺上NSO自己樂團、歌手及演員的合作演出。原導演採取的是保守的「按本搬演」策略,在日式風格、不斷開闔之眾門簾所創造出的靈活空間中,並利用日本傳統戲曲之「檢場人」方式,一景到底、但視覺變化豐富地完成這齣兩幕歌劇(第二幕有兩場)。

全劇雖然沒有偉大創意,但是整體細節處理細膩,連舞台上小水池,都能配合劇情產生變化,尤其值得稱讚的,是呂紹嘉戲劇張力十足的指揮詮釋和NSO樂團水準整齊的演奏,筆者坐的位置在二樓,居高臨下觀看呂紹嘉的指揮動作、樂團演奏的音樂及舞台上劇情推展、人物情緒的美妙配合,堪稱是一次難忘的經驗。

在歌者表現的部份,筆者觀賞的這場,平克頓將軍(袓拉‧袓拉畢許弗利)輕鬆扮演,歌聲游刃有餘卻也不見突出,蝴蝶夫人(林玲慧)剛開場聲音略微緊張,後來漸入佳境,下半場一人單挑大樑結尾精彩,而其他配角如美國領事(蔡文浩)、鈴木(翁若珮)、五郎(王典)…等,都是國內相當優秀的聲樂家,此次的演出都相當稱職,不見弱棒,而能夠同台演出,也可檢驗國內歌劇演唱水準。

當然,國家戲劇院畢竟不是歌劇院,對於挑剔的樂迷來說,聲音上的缺憾不少,但是能夠與現場爆滿的觀眾,觀看大部份是本國樂歌手擔綱的精彩歌劇演出,著實是一件在國外任何大劇院觀賞歌劇所無法比擬的興奮經驗。同時,也衷心盼望NSO繼此次成功的製作後,能再接再厲推出精彩歌劇,以饗(培養)國內的歌劇迷們。

《蝴蝶夫人》

演出|NSO國家交響樂團&澳洲歌劇院
時間|2012/07/26 19:30
地點|國家戲劇院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簡文彬在這場《蝴蝶夫人》的演出,將歌劇回歸音樂,他所詮釋的蝴蝶夫人單純,將所有語言完全回到音樂本質,雖稍嫌平淡但卻讓普契尼的音樂不淪於濫情,在平實中愈能體會偉大與華麗。(武文堯)
九月
19
2014
林玲慧的蝴蝶夫人不是純情痴心的日本小故娘,而是一位在人生坎坷背後,敢愛敢恨的女子,以一己之力對抗命運的掌控。突顯這位深具個性與自我意識的女子,林玲慧音色上不以美為雕飾,力求傳遞真實的情感。(林采韻)
九月
19
2014
林玲慧的蝴蝶夫人,有時調皮,有時可見早熟,讓蝴蝶夫人更加活脫,林玲慧走的不是純真路線,更多是對抗命運的掌控。她的歌聲不以美為雕飾,以更多真實情感,賦予角色血肉。她的歌聲以持續力和穩定度,使得每首歌曲到達其應有的效果。 (林采韻)
七月
31
2012
音樂會當下,他的演奏也真的非常赤裸。若仔細聆聽,會發現在每個樂句之間,都有極微妙的空隙(有如與他人的對話中,偶爾穿插的那種危險的、幾乎令人恐慌的沈默瞬間)⋯⋯
十二月
06
2022
佛瑞茲讓人陶醉的音樂性也完全表露無遺,其中西班牙民謠中佛瑞茲自然的假聲哼唱,與掌聲以後還看不見盡頭的長音,讓全場觀眾終身難忘。
十一月
30
2022
他所演奏的舒曼聽起來像精緻的珠寶。不過分華麗,而是用恰如其分的裝飾,讓音樂的光芒閃耀更加動人。這是一位見多識廣、因而懂得收斂鋒芒的紳士。
十一月
29
2022
音樂要能以正向發展的「生態圈」成長或維繫下去,不是用禁慾和高尚達成的,而是真真實實的聲響「感官刺激」(如不用高尚的詞彙如「美學創意」的話)。
十一月
27
2022
當全體團員用盡全力演奏強音樂段,弦樂賣力運弓往死裡拉,所呈現的聲響與畫面,應可算是人類文明的奇觀。
十一月
27
2022
相對當今流行的各種名家演奏,列維特的音樂表現猶如水墨畫的留白,在其中卻也有顏色的暈染,因此能讓人聽見時間的色彩。
十一月
25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