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原音樂的戲劇張力《蝴蝶夫人》
9月
19
2014
蝴蝶夫人(國立台灣交響樂團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954次瀏覽
林采韻(2014年度駐站評論人)

國立台灣交響樂團2014/2015樂季開季音樂會大膽出擊,端出普契尼《蝴蝶夫人》歌劇音樂會,單就這場音樂會所傳遞出的訊息,也預告由指揮簡文彬接任藝術顧問的樂團,新樂季將展現不同風貌。

以歌劇演出,作為開季先鋒,實為特殊,尤其歌劇製作,就算是音樂會版,準備工作也是比一般交響樂演出,更加費神費力,因為樂團在自我訓練之餘,進一步還要顧及與聲樂家和合唱團的合作。對於,一支成熟的樂團,駕馭一齣歌劇或許不是難事,但是,對於國台交,這支仍待羽翼漸豐的樂團,自然成為考驗。

作為一位專業指揮,簡文彬必然了解國台交的狀況,但他選擇出奇制勝不打保守牌,如此決定出於他一貫的自信與膽識,更重要的是他對樂團存在的信念。那信念可能是,他相信在前任藝術顧問水藍的努力下,為樂團奠定一定程度的基底;以及近年樂團演出貝多芬歌劇《費德里奧》與周龍歌劇《白蛇傳》的經驗可以進一步發酵。

另一方面,搬演歌劇本是國台交團史上的傳統,明年慶祝70周年的樂團,具系統性重振之必要。此外,團址位於霧峰的樂團與預計明年正式營運的台中歌劇院同樣位處台中,未來不乏合作機會。還有,目前擔任杜塞朵夫萊茵歌劇院駐院指揮的簡文彬,歌劇本就是他的拿手絕活。這些可能因素,也讓簡文彬在開季半年內一連安排三齣歌劇音樂會的舉動,成為理所當然,包括《蝴蝶夫人》、布瑞頓《碧廬冤孽》和威爾第《假面舞會》。

《蝴蝶夫人》9月11日台北國家音樂廳登場,12日移師台中中興堂。國台交雖為老團,但幾年換血下來,團員平均年齡不到40歲,可塑性和潛力隱藏其內,缺乏的是觸媒,因此近期的演出往往遇著伯樂,便有機會飛馳起來。

普契尼筆下的《蝴蝶夫人》旋律動聽,若單純照「譜」宣科,也能順水行舟到達終點,但是演出的深刻與否,差異就在能否將音符背後層次豐富的情感和張力表達出來,尤其該製作為音樂會版本,沒有舞台布景和道具服裝的幫忙和襯托,音樂更擔負刻畫場景營造氛圍的任務。

《蝴蝶夫人》的音樂層次,跟隨故事情節起伏跌宕,情緒在瞬間內轉換,挑戰樂團與歌手互動間的掌控能力。歌劇上演前,簡文彬投入近三周的時間進行排練,一步一腳印在五線譜上工作的結果,樂團在情感和節奏迅速轉換及流動當中,展現出整體性和的凝聚力。諸如蝴蝶夫人拒絕山鳥親王求婚以及控訴平克頓薄情之聲,充滿層層堆疊的爆發力;第二幕描繪蝴蝶夫人整夜守候丈夫歸來的間奏曲,夾雜著平靜、期待、憂傷等複雜情緒,樂團以高度的歌唱性緊緊扣住人心。

在眾多歌劇中,簡文彬選擇以《蝴蝶夫人》開季,除了《蝴蝶夫人》家喻戶曉,大眾較為熟識,聲樂家卡司的組成具關鍵性影響。簡文彬擔任國家交響樂團音樂總監六年期間,透過數齣歌劇製作,搭建台灣聲樂人才的成長舞台,在歌劇產業幾乎不存在的台灣,吹起陣陣春風,如今簡文彬接掌新位不忘初衷。

《蝴蝶夫人》台上14位歌手,除了男主角平克頓由韓裔男高音崔勝震飾演,其他清一色為「MIT」。這批「MIT」中的主要角色,包括飾演蝴蝶夫人的林玲慧、飾演鈴木的次女高音翁若珮、男中音巫白玉璽演唱的領事以及男高音王典的五郎,如此卡司曾在前年NSO與澳洲歌劇團合作的《蝴蝶夫人》現身,今日再續前緣。

歌劇因為以音樂會形式進行,劇中角色缺乏外在服裝舞台的加持,演出要具有說服力,聲音的戲劇性相對要更為強烈。林玲慧這位前年以初生之犢姿態,一戰成名的蝴蝶夫人,延續當時的詮釋手法,在高度穩定的歌聲下,她的蝴蝶夫人不是純情痴心的日本小故娘,而是一位在人生坎坷背後,敢愛敢恨的女子,以一己之力對抗命運的掌控。突顯這位深具個性與自我意識的女子,林玲慧音色上不以美為雕飾,力求傳遞真實的情感。

翁若珮、巫白玉璽和王典,本為實力派歌手唱演俱佳,在劇中三人演唱到位且詮釋得宜。稍嫌可惜之處,在於劇情中,蝴蝶夫人和僕人鈴木具有細膩互動,音樂會上兩人站立的位置,正好隔在指揮台的兩邊,整場演出只能隔空對唱。

國台交十年來,因為團長、指揮數次更替,長年處於不穩定的狀態,好不容易過去三年,藝術顧問水藍於藝術上發揮安定軍心的作用乍現曙光。如今在眾所期待中接棒的簡文彬以《蝴蝶夫人》帶領樂團吹響希望號角,如此開季興奮的一劑,如何持續其效能,內化成樂團穩定的力量,以致在面對不同指揮時,樂團依然能夠維持其水準和自信。淺嘗成功滋味的樂團,挑戰就在不遠處,九月的下一場音樂會見真章。

《蝴蝶夫人》

演出|國立台灣交響樂團
時間|2014/09/11 19:30
地點|國家音樂廳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此次是國家交響樂團在相隔八年後再次演出《蝴蝶夫人》,也是指揮呂紹嘉任內最後一場歌劇音樂會。在樂團部分除了第一幕聲響太大而蓋過聲樂,在音色的表現上整體而言可說是相當不錯。(洪于淳)
7月
22
2020
簡文彬在這場《蝴蝶夫人》的演出,將歌劇回歸音樂,他所詮釋的蝴蝶夫人單純,將所有語言完全回到音樂本質,雖稍嫌平淡但卻讓普契尼的音樂不淪於濫情,在平實中愈能體會偉大與華麗。(武文堯)
9月
19
2014
林玲慧的蝴蝶夫人,有時調皮,有時可見早熟,讓蝴蝶夫人更加活脫,林玲慧走的不是純真路線,更多是對抗命運的掌控。她的歌聲不以美為雕飾,以更多真實情感,賦予角色血肉。她的歌聲以持續力和穩定度,使得每首歌曲到達其應有的效果。 (林采韻)
7月
31
2012
全劇雖然沒有偉大創意,但是整體細節處理細膩,連舞台上小水池,都能配合劇情產生變化,尤其值得稱讚的,是呂紹嘉戲劇張力十足的指揮詮釋和NSO樂團水準整齊的演奏,筆者坐的位置在二樓,居高臨下觀看呂紹嘉的指揮動作、樂團演奏的音樂及舞台上劇情推展、人物情緒的美妙配合,堪稱是一次難忘的經驗。(謝東寧)
7月
31
2012
值得一提的是,陳含章在安可曲“Days of Wines and Roses”中嘗試演奏了幾段不常見的大跨步(stride)的樂曲。在演出結束之後,我笑著跟她說,上一回聽stride風格的現場演奏已經是1990年代的事情了!那時候爵士歌手黛安娜.克瑞兒(Diana Krall)來臺北演出,就曾經演過這種走紅於1930年代的老派鋼琴音樂。
7月
21
2024
整體來看,今年的《玫瑰騎士》和過往幾年相比,卡在一個尷尬的位置:它有著編導的介入,因此不能和單純的音樂會形式(opera in concert)相比;然而作為半舞台歌劇(semi-stage),它缺乏導演的個人觀點或美學統合,也無形式上的鋪排呈現,一切平穩保守,毫無冒險,是又一次的「歌劇音樂會」,散發著定期音樂會般的秩序與例行公事之感。
7月
20
2024
擔任演出的台北室內合唱團,雖然並非職業,但所呈現的音準、和聲皆相當完美,中文複雜的咬字,就算投影沒有呈現字幕,聽眾也能清晰理解。指揮鮑恆毅的詮釋也相當乾淨,對於筆者而言甚至有些過度流暢,太過精準,將多數作品詮釋為少了一點冒險精神的安全牌。而透過編曲將李泰祥的歌曲增添另一層詮釋,也是本場音樂會值得一看的特點,相信編曲者接到邀請腦中必會浮現一個難題:最後的成品是要多一點表現自我?或者要忠實地以合唱來表達李泰祥?
7月
10
2024
但在造境與敘境的同時,要思考的不僅只是透過科技媒材觸發觀眾感官經驗這件事。在透過光線、影像、與聲音交錯下的技術設計僅是佈局手段,沈浸式感官的詮釋僅能創造單次性高潮,直觀表象的刺激有其限制性,若能試圖在團體藝術個性展現上多著墨、強化集體特色創造具目的性強的敘事語言、以及深化科技媒材運用的論述,將能成為具代表性的科技藝術團體。
7月
09
2024
歐拉夫森所演奏的《郭德堡變奏曲》,在虔誠的巴哈信仰者,或是追憶黃金年代的樂迷心中,應是個大不敬的存在,與其說是古典音樂二十一世紀的變形,更貼切地說,實為一位當代鋼琴家,先將經典拆解,再精挑細選其中的元素,化為自己舞台上的魔法道具。
6月
26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