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美聲詮釋下的東西文化相遇《蝴蝶夫人》
7月
31
2012
蝴蝶夫人(NSO國家交響樂團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934次瀏覽
林采韻

「感覺就像在雪梨演出」,這是國家交響樂團(NSO)音樂總監呂紹嘉演完後的感受,這席話道出感覺,也陳述了事實。

由NSO和澳洲歌劇團跨國合作的普契尼《蝴蝶夫人》一連演出6場,由兩組歌手擔綱,7月28日的演出,除了平克頓(男高音祖拉畢許弗利)和僧侶兩角由國外聲樂家飾演外,其餘包括女主角蝴蝶夫人女高音林玲慧、男中音蔡文浩、次女高音翁若珮、男高音王典,均由台灣歌手出任。飾演蝴蝶夫人的林玲慧雖是初生之犢,旅義回台發展的她,在演出《蝴蝶夫人》之前,在國內知名度幾乎是零,如今她的名字令人難忘。

當呂紹嘉邀請林玲慧加入演唱陣容,憑藉專業的直覺,但是在票房上,一位缺乏知度名又是本土面孔的女高音,觀眾在有外國卡司的選擇下,初期不太埋單,就算最後選擇出手,不免抱持懷疑。人說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在歌劇產業幾乎不存在的台灣,作為一位聲樂家何嘗容易,《蝴蝶夫人》的演出讓人聽到一群「MIT」歌手的堅持,因為他們的堅持,讓演出散發出與國際接軌的光芒。

為了這場演出,在此之前幾乎沒有機會獨挑大樑的林玲慧,早在一年前即開始準備。蝴蝶夫人的角色十分吃重,聲音必需貫穿全場,詮釋的方式將主導整齣戲的進行,依照劇本,她只是位15歲的藝妓,因此表演方式不能過度世故,總帶點對人事的憧憬。

蝴蝶夫人在舞台上的形象,可以說因人而異。多年前大陸女高音黃英,以電影版《蝴蝶夫人》一戰成名,依靠的是嬌羞柔順的形象,大肆擄獲外國觀眾的心。林玲慧的蝴蝶夫人,有時調皮,有時可見早熟,讓蝴蝶夫人更加活脫,林玲慧走的不是純真路線,更多是對抗命運的掌控。她的歌聲不以美為雕飾,以更多真實情感,賦予角色血肉。她的歌聲以持續力和穩定度,使得每首歌曲到達其應有的效果。

此版由澳洲歌劇團製作的《蝴蝶夫人》,由歌劇團前任藝術總監奧森保德執導,在登台之前,呂紹嘉已在雪梨指揮過三回。呂紹嘉對於此版的喜愛,重點在於舞台上的一舉一動是以音樂為依歸,更令人可喜的是導演的視角,並非試想創造一個「偽東方」的東方舞台。

過去不少導演進入《蝴蝶夫人》的世界,總會被日本風情所纏繞,在舞台上搭蓋起日式房屋、庭院大有人在,但往往無論房屋、庭院有多實在,不是日本味不夠徹底顯得牽強,不然就是徹底「日本化」到沒有幻想空間,無法反應19世紀歐洲人對遙遠日本的想像。

奧森保德的《蝴蝶夫人》使用了許多類東方的元素,但這些象徵性的符碼,並非純粹依附於東方,因此在彈性中增添了咀嚼空間。三幕歌劇一景到底,幕啟前舞台垂掛數條白帳,以東方眼光,白帳聯想到的是死亡,預告這將是一齣悲劇,但從西方眼光來看,數條白布,可能是純潔的象徵,也可視為一場婚禮的預告。舞台四周猶如和式的拉門,一方面可視為單純的日本空間,也可隱喻蝴蝶夫入被愛所禁錮。漂浮在池中的水燈,簡單可被視為浪漫點綴,也可被詮釋為對先人的祭祀。導演聰明的手法,讓東西方自然的交會,在不同文化下,看到不同的景象。

《蝴蝶夫人》最重要的靈魂為普契尼的音符,由呂紹嘉和國家交響樂團掌舵的音樂與舞台情感密切結合為一體,不誇張不做作的音樂語言,將普契尼音樂中的愛與美如實的流洩。

《蝴蝶夫人》

演出|NSO國家交響樂團&澳洲歌劇團
時間|2012/07/28 19:30
地點|國家戲劇院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此次是國家交響樂團在相隔八年後再次演出《蝴蝶夫人》,也是指揮呂紹嘉任內最後一場歌劇音樂會。在樂團部分除了第一幕聲響太大而蓋過聲樂,在音色的表現上整體而言可說是相當不錯。(洪于淳)
7月
22
2020
簡文彬在這場《蝴蝶夫人》的演出,將歌劇回歸音樂,他所詮釋的蝴蝶夫人單純,將所有語言完全回到音樂本質,雖稍嫌平淡但卻讓普契尼的音樂不淪於濫情,在平實中愈能體會偉大與華麗。(武文堯)
9月
19
2014
林玲慧的蝴蝶夫人不是純情痴心的日本小故娘,而是一位在人生坎坷背後,敢愛敢恨的女子,以一己之力對抗命運的掌控。突顯這位深具個性與自我意識的女子,林玲慧音色上不以美為雕飾,力求傳遞真實的情感。(林采韻)
9月
19
2014
全劇雖然沒有偉大創意,但是整體細節處理細膩,連舞台上小水池,都能配合劇情產生變化,尤其值得稱讚的,是呂紹嘉戲劇張力十足的指揮詮釋和NSO樂團水準整齊的演奏,筆者坐的位置在二樓,居高臨下觀看呂紹嘉的指揮動作、樂團演奏的音樂及舞台上劇情推展、人物情緒的美妙配合,堪稱是一次難忘的經驗。(謝東寧)
7月
31
2012
鋼琴合作家的彈性表現在不同的時機,即使面對同一首樂曲,當合作對象從聲樂轉為器樂、遇上不同音樂家各自的詮釋想法,大家對音樂的期待不同,造就了合作間的無數浪漫與挑戰。《漫遊歐陸》為長號與鋼琴之間的對話,除了瞥見銅管樂器與擊弦樂器如何協和共存,更展現了聽覺與氣息間的眉眉角角。
2月
08
2024
年節將至,在廣大的餅乾禮盒之中,我將歪腦筋動到關注已久的起司禮盒,那些禮盒填充了主廚精選的肉乾、水果或堅果,供人搭配食用,繽紛多彩的食用搭配技巧讓小小一塊起司誕生絕妙的味覺宇宙。《伊比利之味》曲選法籍、俄籍作曲家詮釋「西班牙風貌」的聲樂作品,靈感藉由實驗、複製與再現,最後於西班牙作曲家作結,藉流傳當地古老民謠譜曲,探索出深邃的音樂能量。
2月
06
2024
當眾樂器發出聲響的一瞬,舞台上的人們僅有一個目標,那便是將音樂發揮到最理想的狀態。《迴旋匈牙利》來自「黃俊文與好朋友們」,當中純擊樂與純絃樂的兩首室內樂曲帶給聽眾不同滿足,令人醉心於室內樂的美妙存在。
1月
24
2024
演奏會開頭以《夜深沉》拉開序幕,林瑞斌將京胡曲牌重新移植,編製為中音加鍵嗩吶獨奏與鋼琴搭配之版本。可以在曲間聽見傳統戲曲夜深沉中嶄露楚霸王項羽哀戚的經典樂句段落不斷重複,同時設置時不時閃爍的藍色舞臺燈光,帶入即將面臨亡國深沉的氛圍;伴奏鋼琴以爵士形式的編曲配置,透過更加當代的語彙結合東西方元素,以展現虞姬歌舞的情景,並給予本曲復古又優雅的面貌。
1月
23
2024
要說反田有一項當年賴以致勝、並不斷延續至今的技藝,我想是他「修辭」(rhetoric)的詮釋技巧。若說音樂是一種語言,那麼樂譜就像是一張充滿空白與間隙的講稿,等待著朗讀者/演奏者的想像、填補以及實現。
1月
12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