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鬼戲化為度脫戲《守娘願》
5月
03
2024
守娘願(鶯藝歌劇團提供/攝影許凱婷)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423次瀏覽

文 林慧真(2024年度駐站評論人)

陳守娘,郡城東安坊經廳巷人。夫歿守節,姑強令更適,不可。姑之女常譖之,百端凌虐,肌無完膚。一日,母女共縛守娘於凳,以錐刺其下體而斃。里人鳴諸官。臺灣令某欲寢其事,檢屍曰:「無傷也」。眾憤,毀令輿。令懼,乃定讞,此道光末年事也。初葬昭忠祠後山仔尾,屢著靈異,祈禱者無虛日。官以其惑民,為改葬之。


——清.劉家謀《海音詩》一百首之九八〈詩序〉

陳守娘故事為清代府城三大奇案之一,以其守節被虐、化為厲鬼事蹟流傳於民間。於日治時期陳守娘的故事便曾在台南座演出〈台南奇案〉、並將名稱改編為「陳秀娘」,1930年代亦有歌仔戲唱片《臺南烈女記》演繹陳秀娘故事。【1】而後民間傳說加入了陳守娘大鬧府城,與永華宮廣澤尊王神鬼鬥法的傳聞,陳守娘為神祇收服後,提出入節孝祠之要求,現今臺南孔廟節孝祠仍祀有陳守娘牌位。陳守娘的故事以其駭人異聞流傳於府城民間,反應了清代封建制度下,女性受到壓迫以及官吏不公等社會黑暗面。

鶯藝歌劇團演出的《守娘願》,最早在2022年臺南藝術節於延平郡王祠首演,於臺南演出在地民間傳說饒富歷史意義。此次劇目移至高雄中山堂劇場演出,為中山堂劇場改建完成後「歌仔戲內台大捙拚」系列節目之一,從環境劇場到內台演出,劇團在舞台空間的運用頗為用心。首先,因應故事恐怖詭譎特性,刻意將室內空間冷氣溫度調降,營造陰森冷冽的體感溫度,其次,在開演前廣播注意事項時,廣播員以略帶威嚇的口吻提醒觀眾將手機調整靜音,否則惹惱守娘後果自負。


守娘願(鶯藝歌劇團提供/攝影許凱婷)

舞台上,一具包裹著血跡白布的屍體橫躺在舞台中央,右前側舞台大量的乾冰瀑布讓室內充盈著迷離詭異的氛圍,加上四周傳來女子哼歌的聲音,從視覺、聽覺及觸覺多方面感官體驗加強塑造了靈異傳說的特性。情節推進過程中,演員演出的空間也延伸至觀眾席,觀眾席兩側出入口常為角色出入的動線,使鬼魅、神祇或鄉民等眾多角色圍繞著觀眾,觀眾彷彿身歷其境,一同參與著故事的進行。

雖然氛圍營造得陰氣森森、令人毛骨悚然,然而其情節及人物卻相對走溫情路線。原有傳說,陳守娘是因婆婆和小姑收受師爺賄絡、意圖強凌守娘,守娘受虐而死,然而在《守娘願》中,守娘婆婆待之甚好,其小姑則患有精神疾病,縣官王廷幹愛慕守娘,一時酒醉失控,小姑誤以為守娘奪其所愛便殺害守娘,在故事改編後,相對淡化了原故事的悲劇性,眾人看在小姑其情可憫的份上隱瞞守娘被殺的真相,並透過其好友招弟放謠言守娘不守貞節而自盡,使得每個角色看似可惡卻又有其難為之處,如此,在神祇聖王公的調解下,守娘理解每個人的難處後,願意放下心中的怨化為願。

同時,劇中也強化守娘與丈夫林壽的愛情支線,強調其青梅竹馬之關係,在林壽早逝後,守娘仍為愛守節,直至化為厲鬼之際,東嶽大帝讓林壽與守娘相見,期望喚起守娘心中的愛,以愛來化解心中的怨。這樣的改編方式,模糊了善惡對立的強烈碰撞,使兩端趨近於人性的灰色地帶,但以戲劇性而言,也讓守娘的怨與戾氣少了反撲的力道。原故事中,婆婆與小姑皆被判處死刑、師爺為守娘索命,而在這個版本中,眾人因守娘的諒解僥倖逃生,可說主題更向溫情與原諒靠攏,但那個受父權制度壓迫的女性形象也相對模糊了。


守娘願(鶯藝歌劇團提供/攝影許凱婷)

整體而言,上半場為人戲,下半場為鬼戲。上半場花了許多篇幅鋪陳守娘與每個配角之間的互動關係,兼具帶有插科打諢的效果,例如守娘婆婆一角的三八及浮誇性格,即使在兒子靈堂前仍不改此調笑風格;而守娘的好友招弟信仰天主,劇中時常冒出的祝禱語言偶爾有些出戲,這樣的表演方式更趨向外台戲的演法。以情節推進而言,上半場顯得有些拖沓,守娘為何化為厲鬼,直至上半場將盡、守娘被意外殺害後才明朗化,而後下半場鬼戲的推展相對快速,而推動著守娘化為厲鬼主要來自於謠言壞其名節,以及鄉里間的議論讓母親陳氏飽受委屈,或許也可說,守娘的怨與恨是被親友背叛的不解和對母親的不捨,而非原故事中受盡身心凌辱的恨。

如此安排或許是為了讓各個角色都有充分發揮的空間,如羅裕誴飾演的聖王公在上半場以雲遊者的姿態穿梭在守娘和王廷幹身邊,張燕玲飾演知縣王廷幹,其在民間化名為張孟威為守娘小姑醫藥治病,黃浩詠飾演婆婆姚氏,其中一場扮成媒婆為陳守娘母親招親相當搶戲,或是陳民福飾演守娘好友招弟對西化的崇拜、時不時的對主禱告,諸如此類,看似平衡了行當及演員出場的頻率,卻也讓上半場羅文惜主演的陳守娘顯得戲份不夠充足,因此,上半場羅文惜的表現空間並不多,下半場鬼戲才將女鬼的怨與怒發揮得淋漓盡致。

曾被網路封為臺灣最強女鬼的陳守娘故事,在《守娘願》的戲中,即使氣氛營造得陰森冷冽,人與鬼的面貌都較為可親,最後守娘放下心中的怨化為願也帶有宗教救贖的意味,而東嶽大帝出場時,內門清德堂家將團的客串演出讓宗教性更為具體,本劇最終由一場悚然的女鬼復仇戲化為度脫戲。


注解

1、參見柯榮三:〈厲鬼.節婦.烈女記—臺南陳守娘傳說探賾〉,國立臺灣文學館:《臺灣文學研究學報》第三十一期,2020年10月,頁9-52。

《守娘願》

演出|鶯藝歌劇團
時間|2024/04/20 14:30
地點|高雄左營中山堂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天時地利人和搭配得恰到好處,只不過有幾處稍嫌冗長的部分可以在做剪裁,使文本更為凝煉也不讓節奏拖頓,但瑕不掩瑜,著實是令人愉悅的一本內台大戲。看似簡單的本子卻蘊含豐富的有情世界,守娘最後走向自我了嗎?我想沒有,但她確實是在經歷風浪後歸於平靜,她始終在利己與利他之間選擇後者,不稀罕華而不實的貞節牌坊,實現自我的價值,我們得尊重守娘的選擇,就像我們在生活當中得尊重其他人一樣,她不是執著,不是固執,也不是不知變通,只是緩緩的吐露出深處的本我罷了。
5月
02
2024
筆者大膽假設,刻畫忠孝節義的傳統戲曲功能,可能曾為普羅大眾提供了親近高級文化資本的想像。如今隨著歌仔戲從電視走向劇院,一路開拓更多受眾,卻受限於「經典化」。而鴻鴻取自德國的活水,儘管在現代而言仍是保守的意識形態,卻正好因此賦予這齣「歌仔—歌劇」進步改編的合理性。
6月
14
2024
「和解才能向前走」是一個美好的願景,透過良好的戲劇鋪敘,的確很容易達成觀眾的共鳴,但卻因此忽略了這樣的視角其實是既得利益的視角、與加害者站在同一陣線。以「要求受害者放下」的論述,揭示「和解才能向前走」的願景,在我們這個歷史感斷裂的島嶼上,卻感動了無數觀眾,無異增加了轉型正義的難度
6月
14
2024
明華園的《散戲》,有笑有淚,悲喜交加,通俗討喜,但無論是阿珠姐的無奈,秀潔的悲情,或整個戲班的荒腔走板,都是那麼直接而明白,而少了讓人細細品味的餘韻,全劇結束在歡喜的大合唱聲中,預告「一個黃金年代會擱來」,讓《散戲》成了歌仔戲轉運成功敘事中的一個小小註腳。
6月
07
2024
變化的舞台,高起的台子,既可以是寺院,也能是山崖、排練場,燈光和投影豐富,天人的形象宛如浮世繪的畫作,飄於台上對應劇情,很是立體。古代的衣服及妝容精緻,音樂則是歌仔戲曲調及現代劇,兩種唱曲,傳統和現代相合,曲調悠揚。
6月
06
2024
《青姬》沒有華麗浮誇的大製作場面,有的只是三、四位演員展現乾淨俐落的身段,以及發揮真摯深情的唱腔,於單純故事線的牽引之下,卻在觀眾心底悄悄醞釀愛恨的醇厚,發酵的滋味不斷迴還反覆,散發綿綿不絕的憾恨餘味。
6月
06
2024
如果將「歌仔音樂劇」視為作品風格或類型看待,音樂自然是《相看儼然》的內在骨幹。劇情在劇本故事和當下情境變幻,複數鏡框時空的出入或轉場都依賴音樂引領。現代場景導入鋼琴、大提琴和電子音色的質地,一段段略有相似感的弦樂節奏律動淡入淡出,打造出可辨識的空間;無痕銜接起綿延的時空流動。配樂、音樂劇歌曲和歌仔聲腔建構表演之外的音景,音樂不只是戲的輔助者,在物理面自成獨立星系。
6月
06
2024
相較於明華園戲劇總團其他八仙故事多以「角色經歷何種苦難、如何得道成仙」為主軸,此版本《何仙姑》並未交代何仙姑成仙緣由,故事主線為「如何從男神何仙人化為女神何仙姑」辯證其中男女性別轉換的問題,並以道家的「陰中有陽、陽中有陰」去思考非二元對立的性別關係。
6月
05
2024
從實驗劇角度審視,《青姬》外在形式創新突出,舞台設計以「斷橋」為主體,並突破鏡框舞台,「雙面台」設計讓觀眾面面欣賞演出角度,考驗演員表演能量。而現今多媒體動畫發達,全戲僅用燈光流轉時空,定調角色心境,無過多炫目,保有戲曲虛擬與抒情性,以簡御繁,重新觀照戲曲本質。
6月
05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