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看與被看之間《橋下那個跳舞》
六月
30
2015
橋下那個跳舞(陳逸軒 攝,Tai身體劇場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440次瀏覽
林育世(專案評論人)

瓦旦‧督喜以「tai」作為他創立的舞團的名稱,著實耐人尋味。「tai」在太魯閣語中為「觀看」的意思,以此為名,當然有藉舞作的藝術創作活動重新觀看自身與世界之意,在《橋下那個跳舞》的演出手冊中,特別交代這「是學習方式,也是一種意向的理解,從視覺的角度(…),汲取大量不同類別的知覺來源。」總言之,這是一種作為完全人格主體的觀看。

但瓦旦‧督喜出身原舞者,一定熟知在台灣社會的文化結構中,原住民以「舞蹈」作為「被觀看」的重要介質之一與文化標籤的現象。這個「原住民」與「原住民舞蹈」長期作為被觀看者的權力現實,呈現的只是漢人社會對原住民的主觀想像與實質的互動制約,嚴格說起來嚴重偏移了原住民自為的文化詮釋內涵。瓦旦‧督喜的「tai」(看)行為,應是寓含了對「被看」的現實的全面反擊。

這個反擊,包含了漢人語彙中對原住民「樂」、「舞」的長期併稱。「原住民樂舞」只不過是過去「原住民歌舞」或「山地歌舞」的另一個友善版稱呼,源自於原住民「觀光化」時代,為凸顯原住民部落的觀光資源時所流行的文化刻板用語。而瓦旦‧督喜在「身吟─男歌x女歌」系列作品以來,即以身體做為行為源頭的角度,重新定義與還原舞與歌在原住民身體文化中的排序與位置;而在《橋下那個跳舞》中,瓦旦‧督喜更藉著各種「腳譜」的發展,嘗試證明「無樂之舞」在部落肢體史中可能據有的先位性。

另外一個瓦旦‧督喜意圖去解構的對象,則是原住民舞蹈中「集體性」主題的表現方式。在本舞作中,舞者不穿族服,也沒有任何特定族群的標識性符號,沒有眾人牽手的圈圈舞,所有舞者也都分屬不同族群,但僅藉著前述「腳譜」的節奏聯絡,與共享的原住民特有的「林班歌」及各族群的傳統歌謠等音樂元素,臺上這些來自部落的原住民舞者很自然地就以肢體的相互應和達到個人內在對(部落)集體性的投輸與融入。這段「去標籤集體性」的描寫,頗類似2000年發生在台灣原住民造型藝術家之間的「意識部落」現象,一樣是來自各個不同族群,不同部落的原住民藝術創作者,在部落外的空間,由於各自的「原住民性」而結合成一個新型態的社群組合。我想,瓦旦‧督喜想要傳達的概念應該很簡單:辨別原住民身分認同的,並不是服飾,不是文件,更不是手牽手等這種外在的符號,而是我們同做為原住民的那種能聽,能看,能舞,能歌的內在本質。

《橋下那個跳舞》源自都市原住民在台灣勞動市場中以身體做為借寓在都會區僅有的交換資本的社會現象縮影。這些側身在工寮裡或都會邊緣新集居部落裡的原住民,他們腳下所站的空間很小,我們刻板印象中常見的服飾、居住環境、傳統生產技能等「原住民式」的文化標籤在這些都會原住民身上也模糊難辨。但帶著一種能「tai」的炯炯目光,瓦旦‧督喜要展開的是原住民對當代社會中的自我形象進行多元的看見與理解;而原住民的身體想像,經過這個自我賦權階段之後的「被看見」,更是讓我們期待!

《橋下那個跳舞》

演出|Tai身體劇場
時間|2015/06/21 14:30
地點|華山1914文創園區果酒禮堂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七十分鐘演出用踩踏、用拍擊、用人聲構成了聲響與身體的共舞,將他們的工作樣態、心理衝突、家鄉歌曲的懷念一一道盡,其中有從勞動沉重的象徵動作,傳統群眾的祭儀步伐,也有都會流行的歌曲與舞步等相互交融著。( 蕭亞男)
六月
20
2016
一旦敘事結構並未安排妥當,整齣作品的認知訊息便會散裂為不同片段。如何掌握、扣合與傳達「腳譜」的多重意象,以其串聯作品的敘事結構,並且,更為宏觀地省思「腳譜」作為一種嶄新的原住民樂舞系統,或許是另一道有待解決的課題。(徐國明)
七月
13
2015
現場充滿的身體能量,來自一個Tai正在紀錄與整理的文化源頭:腳譜。截至目前為止,Tai從非單一、特定族群的傳統祭儀整理出六十六種腳譜,成為動作的基礎。舞者通過腳譜進入無形的文化空間,其空間的神話基礎是腳踏地與天、祖靈的精神連結。(吳思鋒)
七月
13
2015
在一拉一扯間,折磨亦或拯救早已模糊了分界,伴隨著急促的切分音,不斷在舞台來回的拖行延續至結束。
十二月
02
2022
《崩》一言以蔽之,始終是創作者意圖展現「生」的意圖,確實是在無盡的循環律動當中,找到一股與周遭抗衡的力氣。
十二月
02
2022
8字型日軌跡在此已不只僅僅是天文景觀的意象,那沒有開始亦沒有結尾的路徑圖像,似乎也象徵著金小姐母女兩代人
十一月
24
2022
作品蘊含一絲力量的曙光。遊走在浩瀚穹蒼中的渺小人類,需要面對平凡孤寂的現實,然而,生存的姿態是可以自我決定的。
十一月
24
2022
三位舞者扭成一綹髮束,與他人產生關係,親熟,交換彼此的鼻息,讓個體的意識黏結成群體,再將這些凝鍊成群體共識。
十一月
23
2022
蔡博丞的舞蹈編排結構,最初如一部一鏡到底的單軌電影,雖有諸般變化,但鏡頭幾乎都圍繞在獨舞者葉書涵的周遭,同時更形成一種混亂的氛圍
十一月
22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