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色調裡的新風貌與期望《傾城記》
3月
26
2019
傾城記(C MUSICAL製作提供/攝影余重諾)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779次瀏覽
李淑玲(國立台灣藝術大學戲劇學系表演藝術碩士班研究生)

這齣台韓共製音樂劇,在充滿懸疑、冷色調的神秘畫面中揭開序幕。由近期音樂劇創作新秀張芯慈擔任藝術總監與作曲,團隊與四位韓國音樂劇創作者共同激盪,為音樂劇寫下另一章新穎風貌。

故事主軸由一位平凡的保險員李勛(程伯仁飾)開啟,他在工作、家庭上得不到成就感,被這座城市的現實殘酷壓得喘不過氣;偶然間的日常下班行程,突如其來被慌張奔跑中的女主角王以寧(陳品伶飾)撞個正著,就從這一句「幫我,好嗎?」展開一連串離奇、懸疑的追蹤情節。李勛的角色代表社會中多數市井小民,每天日復一日滾動著了無新意的生活,並且得面對三方接踵而來的壓力──工作方面受到無理的壓榨;家庭方面得面對妻子連環式的砲轟與指責,提醒他男人該有的擔當與責任;面對孩子他更是沒有威嚴的任由使喚。王以寧的出現則顯示最脆弱的社會底層,當「藍蝶」實驗抗藥產生後,試圖突破抵抗,循著一線生機試著揭露這醜陋的世界。無奈現實窘境,黑暗狂暴權利,心中的正義能否得以伸張,就藉由劇中角色、劇情結構,在這二小時充滿灰暗抑鬱的調性氛圍中,加劇觀眾的反思。相較之下,在這座城市中那群勇於捍衛自我、嘗試為自己發聲的學生群們,更是隱約作為一種激勵氛圍。也許讓觀眾連結近期台灣相似的抗爭場面,試圖提醒著你我,災難本身就是一劑良藥,哪怕現實與殘酷可能摧毀著一切,馳而不息,也終有可能翻轉的機會。

舞台畫面以冷色調為主,天幕運用投影技術設立相關背景,大道具靈活運用三座鐵梯以不同的角度交錯、合併、排列,巧妙營造這座「城市」。因其中需快速換景,增加戲劇的節奏感,換幕人員在某些段落則需站在舞台上等戲。於是,是否造成觀眾有出戲的現象,則因人而異吧。

音樂創作的部分可算是全場亮點,不論曲目設計,或各聲部協調的混聲搭配。尤以幕間曲豐富靈活的曲調,歌詞融入曲目,或唱或說的呈現劇情,運用百老匯音樂劇模式,如「傾城」、「大叔的悲歌」、「傾城時刻」、「失火公寓─火災的死者們」,流暢地將戲、曲、詞融合為一。其中「以寧、藥物實驗的學生們」在曲目搭配之下,更有電影蒙太奇的效果,打動觀眾的聽覺與視覺饗宴。主角李勛與配角大冠聲線渾厚,明顯感受在經過調整的語氣與唱腔都,流暢且自然。可惜的是劇中女主角,聲音扎實度可再訓練,部分段落聲音太薄弱,唱法也偏向流行音樂,獨唱時甚至有走音現象。殷士陽此角,也因為場音較大,歌聲出不來,角色該有的氣場則弱勢許多,可惜了豐富的舞蹈畫面。

此外,文本設計與角色動機稍顯可惜。主角李勛何來的動機讓他願意為了王以寧奮不顧身?或許是想藉由小人物的力量來喚醒英雄式的象徵,讓觀眾認為「只要不袖手旁觀,仍有機會拯救一切」,但細節與劇情仍有必須合理化以及可發展的空間。結局的一聲槍響,擊碎了劇中人物曾想要扳回一城、最終仍幻滅的失落感,但運用這份遺憾欲引起觀眾的反思,力度稍嫌不足。

綜觀《傾城記》,可明顯感受創作者的企圖心,期望打造韓式規格的大型音樂劇,音樂設計的精緻度成功地將戲的節奏推向更具體、合而為一的好戲。當過去大眾對於音樂劇總是存在充滿歡笑、熱鬧歌舞場面,甚至戲與歌明顯分離的狀態,《傾城記》的創作題材與細緻的音樂更顯獨特。因此,台灣音樂劇正處方興未艾之時,未來發展形勢,勢必得再加強內容深度,尤以文本與音樂劇演員訓練扎實度,更是樂見與期待。

《傾城記》

演出|C Musical製作
時間|2019/03/09 14:30
地點|新北市藝文中心演藝廳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用正面的觀點來看,《傾城記》也是一股激勵人們打破一層不變的生活的正能量。雖然李勳最後沒有成功拯救或改變王以寧的命運,卻也能點醒現實生活的人們把握當下,並時刻關懷周遭的人事物。(林煒盛)
3月
25
2019
《傾城記》有著凸顯社會問題、複雜家庭情結的基因;有著黑暗的陰謀,主角們曲折的身世;卻也有著不夠寫實的劇本。(劉悉達)
3月
20
2019
總括而論,《傾城記》不論就製作面與創作面,都進行了相當程度的挑戰與突破,但劇本的根本性缺陷,致使「藍蝶」無法如預期中地,乘載這一切的期望飛翔。(高竹嵐)
3月
15
2019
真實的城市在《傾城記》中具有三重性,一個是李勛生活的城市,它難忍但不得不忍受;另一個是王以寧躲藏的城市,遠看很美但近看醜陋;還有一個是不停出現的抗議學生,它是最終將會改變、充滿希望之徒勞的城市。(林映先)
1月
30
2019
《敲敲莎士比亞親子劇》以馬戲團說書人講述莎士比亞及其創作的戲中戲形式,以介紹莎翁生平開始,緊接著展開十分緊湊精實的「莎劇大觀園」,在《哈姆雷特》中,演員特地以狗、猴、人之間的角色轉換,讓從未接觸過莎劇的大小觀眾都可以用容易理解的形式,理解哈姆雷特的矛盾心境
5月
21
2024
餐桌劇場《Hmici Kari》中的主要人物Hana選擇回到部落銜接傳統的過程,正是不少現今原住民青年面臨的境遇,尤其在向部落傳統取材後,如何在錯綜複雜的後現代性(postmodernity)裡開闢新的途徑,一直是需要克服、解決的難題。
5月
20
2024
《門禁社區》給人的啟示不應是退守平庸,而是盡你所能,做到底,做到極致,並以每個人自身的條件,盡力去做。再者,小雯理應不是為了背書平庸而來的,且有許多懸而未表的課題尚未展開,雖然編導已經佈線了。這條線,纏結了性、家與國家,唯有通靈者的囈語才能打碎文謅謅的腔調,穿透體制化、保守主義者的象徵層,講出它的困局、流動與盡其可能的出路。
5月
14
2024
渡假村的監看者檢討原住民,漢人檢討原住民、不滿監看者,原住民檢討自己、檢討政府,每個人都站在自己的位置思考,各種權力交織卻不被意識,他們形成了某種對泰雅精神最殘忍的「共識」,之於「文創劇場」這個荒謬至極的載體,之於「生活還是要過下去」,消逝的文化本質很難回來,著實發人深省。
5月
14
2024
生命的惡可以被淨化嗎?經過洗滌的靈魂可以再次分享展演嗎?《誠實浴池》以童話般的扮演方式來論述惡與救贖這樣深沉的議題,更用儀式象徵的各種意象去概括了帝國主義的輪廓與性別權力關係。
5月
14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