樸實.無忝.故人心──善刀而藏之的《薄倖錦衣郎》
6月
26
2024
薄倖錦衣郎(陳麗香歌仔戲團提供/攝影梁宏達)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272次瀏覽

文 林鎰生(國立成功大學台灣文學所二年級)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等閒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
驪山語罷清宵半,淚雨霖鈴終不怨。何如薄倖錦衣郎,比翼連枝當日願。【1】

《薄倖錦衣郎》一劇劇名取自納蘭性德的〈木蘭花令〉,該詩以一個女子的口吻,抒寫了被丈夫拋棄的幽怨之情,正符合了劇中女子陳月娥(歐慧君飾)被丈夫丁有義(詹巧雲飾)背棄甚至剚刃的悲哀,劇名的設定巧思令人尋味,在紅幕升起前便能引起觀眾一番想像搜索。坊間已經有太多類似於《薄倖錦衣郎》的劇情,明華園天字團《郎心狼心》、秀琴歌劇團《施公案》皆有所定本,民戲版本更是淵遠流長、博大精深,要在舊瓶當中裝入新酒,好比在汪洋當中搜尋浮木,要花費許多精力,以免進入「影響的焦慮」。賞畢,筆者以「樸實」、「無忝」、「故人心」作為註解,以下分為幾點分析:

首先,從主旨結構的角度出發,這種來自於《施公案》公案小說的戲目,看似難以走出屬於自己的天地,但陳麗香歌仔戲團著實譜出了專屬自己的樂章,捨棄花裡胡哨的綴飾,踏上樸實的道路。全劇採用順敘法,共分七場,符合傳統元曲的起承轉合,從施世綸(張閔鈞飾)奉旨剿寨的武打戲切入,足足十五分鐘的武戲身段,演員將傳統戲曲的花槍、大刀耍得淋漓盡致,使得觀眾熱血沸騰,鼓掌難停,再以丁家兄弟丁有財(張益綜飾)半路救駕的橋段承接,後轉以丁有義離鄉背井、求訪功名、貪戀權勢、移情別戀、攀附郡主、殺妻刺母的情節,刻劃了人性扭曲的過程,最後由施世綸升堂,了結此案,判以大辟收尾。走向看似八股,卻能勝過諸多劇團的版本,陳麗香團隊刪減了尾聲太后的戲分,太后本應情勒施公,為郡馬開脫,上演一段搶人情節,而該團直接採用「象徵」的方式,請出「龍頭御拐」使情節不言而喻,將傳統戲的元素運用得爐火純青;該團也刪減了冤魂入殿的橋段,陳月娥的冤魂欲進入施公坐鎮的順天府時,應受到「門神」或「桌上的硃砂筆」所阻擋,鋪墊一段波折,但該團在冤魂出場時直接讓其手持「火籤」,免去觀眾原有疑慮,又順勢交代劇情,著實令人讚嘆。整部戲的流暢,皆源自於小巧思的設定與掌握,在如今求新求變、創新口號當道的環境,能依循舊章、安分守己,走出樸素的「道路」,功底頗深。


薄倖錦衣郎(陳麗香歌仔戲團提供/攝影梁宏達)

再者,從呈現方式的角度切入,全劇皆以傳統曲調串聯,無忝於「歌仔戲」的招牌。運用大量的都馬調、七字調、雜唸仔,將觀眾帶回早年的內台風貌,譜寫的唱詞給人一種抒情唯美的濾鏡,善用意象與典故,雖有奪胎換骨與點鐵成金的野心,卻又不同於詰屈聱牙的經卷感、書卷氣,是那種不看字幕也能聽懂的文雅況味。其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一場,是丁有義追殺陳月娥之時的場景,二人從佳偶轉怨偶,尤其將女主角的心境轉折透過曲調編排刻劃得入木三分,從重逢的喜悅到頓成棄婦的悲哀再到心有不甘的憤恨,用都馬轉七字再轉快七字,節奏的旁敲側擊烘托了全劇的氣氛,令人入勝,一句「早知如此悔當初」傾訴了多少悲情。燈光部分,大量使用聚光燈,有時一盞有時三盞,在於強調角色獨白或場次尾聲,看似單薄卻豐富了舞台,沒有雷射光及五光十色的機關變景,僅用單純的白熾燈與明暗變化,賦予一種陽春麵的哲學,看似簡單卻深富內涵。至於身段的部分,在劇情的進展當中,偶爾會捕捉到演員「喊介」的小動作,不知是導演所強調抑或是劇團習慣,但這種較外台的表現方式在內台屬實少見,全劇的身段大多聚焦在歐慧君身上,其水袖功夫亮眼,無論平轉、側轉、下腰轉,或是邊跪地用膝蓋走路邊轉,任考不倒,彷彿讓水袖活了起來,賦予靈活的生命力,尾聲的幽魂鬼步更是精彩,在白長裙底下的雙腳碎步且快步地移動,搭配身體上下的起伏,呈現幽魂縹緲的身姿,配合表情的收放,凸顯了氣憤的處境,後接一首福祿陰調,將情緒濃縮再釋放,嚇到觀眾阿嬤的同時也讚嘆了我。單純而不過多雕偽,沒有欲蓋彌彰地想藉由外部鞏固內部的小聰明,只有不愧對於傳統招牌的初心。

最後,細節決定成敗,令人印象深刻的地方有兩個,其一是丁有義由善轉惡的眉毛象徵,由劍眉轉為奸眉,演員在眉頭撇上一筆,這是傳統戲曲的經典套路,達成一種不言即曉的效果,不失小節,依循正統,甚好;其次是在丁有義刺妻殺母之時,利刃抹脖的瞬間後方投影配合血跡的噴濺,著實吸睛,效果絕倫,比坊間一些主打效果的表現上乘頗多。接著是筆者的幾個建議:其一,上下半場的切割凸顯了先慢後快的步調不一致性;其二,關於幕與幕之間的轉換,單純使用鑼鼓聲過渡,感覺有些呆板,若能再加入幾首歌過脈,當作承上啟下的全知敘述,或許能順利地填補空缺。


薄倖錦衣郎(陳麗香歌仔戲團提供/攝影梁宏達)

善刀而藏之,是對於專精者的肯定,正所謂厚積而薄發。能如此大膽地不使用調味料呈現一道爽口菜餚,想必幕後積累不少。外調演員張閔鈞是新生代中表現傑出的演員之一,無論在眼神的專注與變化、唱唸的真假音轉換或鑼鼓點的收放空間都表現得恰如其分,為本次表演增添許多光彩。有別於其他團隊的呈現,此次展演彷彿將主軸更偏向「小旦」一些,真正的呼應了劇名《薄倖錦衣郎》中女子的悲涼處境,觀賞完畢除了縱橫大仇得報的快感,也默默興起一股「秋扇見捐」的哀戚。全劇節奏緊湊、人物鮮明、象徵豐富,是一部懂得去蕪存菁的優質「古路戲」,回味無窮。


注解:

1、〔清〕納蘭性德,〈木蘭花令.擬古決絕詞柬友〉。

《薄倖錦衣郎》

演出|陳麗香歌仔戲團
時間|2024/06/09 14:30
地點|高雄左營中山堂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巧縣官》在節目宣傳上標舉的是一齣「詼諧喜劇」,於現代高壓的工作環境下,若能在週末輕鬆時刻進入劇院觀賞一場高水準的表演,絕對是紓壓娛樂的最佳選擇,也是引領觀眾接觸京劇表演藝術的入門佳作。
7月
12
2024
當然,《凱撒大帝》依然有當代傳奇劇場多年來的戲曲與聲樂、歌劇等表演形式結合的部分。吳興國演出賈修斯、凱撒、安東尼,各自使用了老生(末)、淨、武生、丑的行當,以聲腔與表演技巧詮釋三個角色,恰如其分,也維持《李爾在此》、《蛻變》的角色聲腔多重變化的設計。
7月
09
2024
從歌仔戲連結到西方劇本、德國文學、波蘭電影導演或法國文學批評,《兩生花劫》的故事起於江南恩怨,卻在台灣釋放和解。我們當然可以從《兩生花劫》關注且重探本土戲劇的本質,但也不妨將它置於世界文學的脈絡下思考。傳統必須走向世界,而傳統也永遠在當代重生
7月
03
2024
或許老戲新編不若以往跨文化的豫莎劇、取材本土小說系列、或實驗性質系列等劇目的開創與新意,現今的傳承與復刻路線讓豫劇團近幾年的劇目走向較為保守,但在經典劇目不斷重演的過程中,新一代的觀眾看見豫劇團在演員與劇目傳承中的成果亦是打磨功夫的必經過程。
7月
03
2024
《狐狸兒媳-小翠的愛情札記》是一齣充滿戲劇性和情感的精彩客家戲,巧妙地結合神話、戲劇和人性的叩問,融合戲曲、文學和哲學,同時探討愛情、命運和超自然元素等主題的精彩演出,從開場的喜慶氣氛到結尾的離合場景,展現出月缺重圓的仙/人之情。
6月
28
2024
對我來說,《青姬》恍如在劇場與潛意識展開交流,反覆觀看未磨損打動的感受。動人始終在捕捉經典間隙的微聲,在經典延展的時空編織,一幕幕的拼湊中浮現新曲;經典不再是方向底定的單行道,微縮個人、團體、社會間多層次群我互動,時空是意識的載具,封存著眾人的意識變化。
6月
26
2024
《兩生花劫》是一部集傳統與創新於一身的優秀作品,在各個方面都展現實力,劇中呈現的文化融合和思想深度,將觀眾帶入一個令人驚艷的歌仔戲世界,並在傳統調中帶來變化,是個具有挑戰性但也充滿潛力的嘗試。
6月
25
2024
本次呈現的《年羹堯傳奇》有別於其他「歡喜大團圓」為目的之劇目,是以大仇得報的快感當作賣點,以雍正皇帝的登機到歸天為時間軸,雖然是外台活戲,但卻能看見清晰的場次斷點,全劇大致可分為六個台數,用空間場景作為斷點,感覺不單單是透過講戲便呈現的,定是有經過排練。
6月
25
2024
筆者大膽假設,刻畫忠孝節義的傳統戲曲功能,可能曾為普羅大眾提供了親近高級文化資本的想像。如今隨著歌仔戲從電視走向劇院,一路開拓更多受眾,卻受限於「經典化」。而鴻鴻取自德國的活水,儘管在現代而言仍是保守的意識形態,卻正好因此賦予這齣「歌仔—歌劇」進步改編的合理性。
6月
14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