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欄目
長度
演出型態

戴立吾對武戲細節的掌握,有獨到的詮釋,同時推動著全場節奏,多不亂、少不疏;詮釋惡霸人物非在於囂張跋扈,更多的是霸氣狠勁;詮釋英雄人物,也能剛柔並濟,聚焦主演於舞台中心,使曲辭不多的武戲,不需靠演唱抒情,也能讓肢體傳達更多的意境與觀眾對話。(張旭南)
十二月
14
2021
「什麼時候你是一個角色,而什麼樣的你才是最真實的你?」這在日常中沉重的哲學問題透過巧妙的改編,EX-亞洲劇團將原本印度民間口傳文學變成了充滿熱度、老少咸宜的寓言,而非冰冷嚴肅的議題。(林柏華)
十二月
17
2019
三十年來榮念曾始終將「一桌二椅」作為某種政治論壇,所謂「藝術的政治性」其指向內部,意在探掘表演藝術自身種種可能,這不僅是當代性的提問,亦是東西方劇場美學的辨識與整理。唯其如此,「一桌二椅」作為華人劇場獨一無二的命題才得以成立。(紀慧玲)
一月
08
2013
重頭戲還是在戴立吾身上。「唱死天王,累死猴兒」,說的都是齊天大聖孫悟空,從〈花果山〉、〈弼馬溫〉、〈蟠桃會〉到〈鬧天宮〉,孫悟空功夫愈來愈了得。被宣傳話語拱為「美猴王接班人」的戴立吾在這獨撐大局的上天下海舞台上,盡到了份,攪動了觀眾暌違傳統戲甚久的枯索記憶。(紀慧玲)
十一月
03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