鬧醒了蔣公之後《安天會》
11月
03
2011
安天會(當代傳奇劇場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175次瀏覽
紀慧玲

如果我們還記得國軍文藝中心三軍國劇隊輪演與競賽戲年代光景,對比今天宣稱要成為「定目劇」的中正紀念堂演講廳改換名目為演藝廳,展開兩個月、五齣戲輪番登台演出情狀,大概會油然生出錯綜複雜的「今不如昔」諸多感慨。

不僅因為「定目劇」的口號從來就是官方一廂情願卻又定位不清的時令說辭,更因為台上演得汗漬淋漓的《安天會》孫大聖鬧竄仙界驚醒了沈寂已久的傳統京劇叫好掌聲,而「想當年」,鑼鼓頻催多少演員曾經擠擠挨挨比畫著討采卻還得遭品頭論足,今日但看一個青年武生就要承擔起「台灣經典戲曲藝術節」偌大榮光招牌,真是孰為孰不可為,該怪誰呢?

當代傳奇劇場製作、演出的《安天會》,作為中正紀念堂「定目劇」首檔演出,行話「打泡戲」,冀望一炮而紅,應該是達成了。復興劇校出身,有原住民血統的戴立吾,離開無用武之地的國家劇團,轉戰銀幕,並依歸師兄吳興國帳下,沈潛鍜練,近年漸露鋒芒,尤其短打戲《石秀探莊》、《三岔口》率為拿手,近年再從大陸武生王立軍習《挑滑車》、《一箭仇》等箭衣戲,逐步朝大武生路邁進。

論猴戲,台灣最當家的猴王就屬小陸光出身的朱陸豪,爾後大陸京劇翻江渡海來台,一度也常演《安天會》,來台定居的李寶春以李少春嫡傳盛名也曾搬演父親最拿手的《安天會》。但這些景況,從本世紀開始都絕緣於舞台了。創新導向、揚長補短思量下,台灣京劇以新編人文大戲向新時代、新觀眾招手,固然傳統戲仍在社區型劇場內定期推出,比起大陣仗的新戲宣傳,傳統戲終究聊備一格,已難扭轉觀眾觀戲品味。

《安天會》的演出並非盡善盡美。可比流浪班底的下手活,來自戲校大學部以及畢業生,翻打蹼跌不差,但穿戴不牢、掉槍掉鎚,險狀頻生。飾演馬王的高禎男、飾演托塔天王的劉琢瑜,一重工架,一重唱工,彌補了戲校生青澀的表演表現。舞台空間太窄,兩翼側台緊促,音響傳達不足,都遠不如國軍文藝中心。

重頭戲還是在戴立吾身上。「唱死天王,累死猴兒」,說的都是齊天大聖孫悟空,從〈花果山〉、〈弼馬溫〉、〈蟠桃會〉到〈鬧天宮〉,孫悟空功夫愈來愈了得,邊唱邊打,雖然到後半場已聽不見戴立吾的嗓音了,但俐落的腿功、把子功倒絲毫不見倦態,提腿、虎跳加劈腿,套環、踢環加反手接,背接槍加朝天蹬……,〈鬧天宮〉連打近四十分鐘,武戲熾熱帶動觀眾情緒。

上半場還計較著猴王神態不夠刁靈,顯得俊逸輕盈了些,到此時,已完全融入武打氛圍,不復苛責。武場一路稍嫌無力,到大鼓加入,咚咚震響,節奏也終於打熱。翹著大屁股的巨靈神撲地挨打,那滑稽的跌姿,一瞬間快了半秒,少了最大趣味,但被宣傳話語拱為「美猴王接班人」的戴立吾在這獨撐大局的上天下海舞台上,盡到了份,攪動了觀眾暌違傳統戲甚久的枯索記憶。

傳統京劇值不值得演?該如何演?面對兩岸京劇不對等的實力,台灣京劇確實長久迴避了此一課題,教育當局也難脫其責。當代傳奇劇場打著「經典戲曲藝術節」之名,貼出的角兒卻反覆都同一面孔。戴立吾的師承如今恐怕又回到「錄」老師,而除了他、林朝緒,觀眾還喊得出幾名新一代角兒呢?

觀眾看完《安天會》,接到主辦單位發送的壽桃及「橫掃千軍」墨影捲軸,才恍然大悟,今日首演正是「蔣公誕辰」,這檔戲大約有向老總統賀壽之意。京劇曾被作為國家符號,也是黨國禁臠,「今不如昔」絕不是回到那個高高在上,與民眾疏離的朝中劇種年代,但今日與台灣觀眾的再一次疏離,看在蔣公眼底,感慨大概也與吾人相同吧。

《安天會》

演出|當代傳奇劇場
時間|2011/10/31 19:30
地點|台北市中正紀念堂演藝廳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短短的兩個小時,戲劇情節含括了友情(年兄弟)、愛情、姑嫂情與母子情,集喜、趣、悲、憐之情緣際遇於其中,甚具戲劇性與可看性
5月
21
2024
儘管此次的改編無論在劇情安排或舞台表演上都並非盡善盡美。但是,豐富的劇情轉折、舞台畫面的充分運用與燈光的配合,讓初次觀看戲曲的觀眾更容易接受。當家小生孫翠鳳則承擔了戲曲的傳統表演形式,讓老戲迷們有充分的觀戲享受。整場表演下來觀眾的掌聲、歡呼聲和叫好聲從未間斷,足見此戲在娛樂性方面的傑出表現、觀眾對於此戲的接受程度也很高。
5月
15
2024
實際上,朱陸豪的表演完全無須依賴於布萊希特的論述,導致布萊希特在結構上的宰制或者對等性顯得十分尷尬。問題的癥結在於,贋作的真假問題所建立起的比較關係,根本無法真正回到朱陸豪或布萊希特對於形式的需要。對於布萊希特而言,面對的是納粹與冷戰秩序下美國麥卡錫主義下,世界落回了另外一種極權的狀態;而對於朱陸豪而言,則是在冷戰秩序下的台灣,如何面對為了蛋跟維他命離開家的童年、1994年歐洲巡演時傳來三軍裁撤的失業,以及1995年演《走麥城》倒楣了四年的生存問題。
5月
07
2024
《劍邪啟示錄》這些看似破除框格的形式與情節,都先被穩固地收在各自的另一種框格內,最後又被一同收進了這個六格的大佈景裡頭。於是,原本比較單線、或平緩的情節架構,在導演運用上、下兩條空間帶的操作下,能夠立體化。空間搭配情節後,產生時空的堆疊與跳接。
5月
07
2024
如同《紅樓夢》第五回賈寶玉夢遊太虛幻境,看見石牌上兩邊的那副對聯:「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贋作是假,傀儡是假,裝扮是假,演戲也是假。然而,對藝術的追求是真,對表演的執著是真,對操作的技巧是真,在舞台上的用心呈現及感情投入也是真。如今,布萊希特的身影已逝,朱陸豪的印象仍歷歷在目,儘管透過鍾馗的交集對歷史反思、對過往懷疑,西方理論與東方經驗的激盪、辯證,最終的答案其實也是見仁見智吧!
5月
06
2024
以情節推進而言,上半場顯得有些拖沓,守娘為何化為厲鬼,直至上半場將盡、守娘被意外殺害後才明朗化,而後下半場鬼戲的推展相對快速,而推動著守娘化為厲鬼主要來自於謠言壞其名節,以及鄉里間的議論讓母親陳氏飽受委屈,或許也可說,守娘的怨與恨是被親友背叛的不解和對母親的不捨,而非原故事中受盡身心凌辱的恨。
5月
03
2024
《絕色女妖》目前最可惜之處,是欲以女性視角與金光美學重啟「梅杜莎」神話,惟經歷浩大的改造工程,故事最終卻走向「弱勢相殘、父權得利」局面。編導徹底忘記壞事做盡的權貴故事線,後半段傾力打造「人、半妖、同志、滅絕師太」的三角綺戀與四角大亂鬥,讓《絕色女妖》失去控訴現實不公的深刻力道,僅為一則金光美學成功轉譯希臘神話的奇觀愛情故事。
5月
03
2024
《乩身》作為文學改編的創作,文本結構完整、導演手法流暢、演員表演稱職,搭配明華園見長的舞台技術,不失為成功「跨界」的作品、也吸引到許多未曾接觸歌仔戲的族群走進劇場。但對於作為現今歌仔戲領導品牌之一的明華園,我們應能更進一步期待在跨界演出時,對於題旨文本闡述的深切性,對於歌仔戲主體性的覺察與堅持,讓歌仔戲的表演內涵做為繼續擦亮明華園招牌的最強後盾。
5月
03
2024
天時地利人和搭配得恰到好處,只不過有幾處稍嫌冗長的部分可以在做剪裁,使文本更為凝煉也不讓節奏拖頓,但瑕不掩瑜,著實是令人愉悅的一本內台大戲。看似簡單的本子卻蘊含豐富的有情世界,守娘最後走向自我了嗎?我想沒有,但她確實是在經歷風浪後歸於平靜,她始終在利己與利他之間選擇後者,不稀罕華而不實的貞節牌坊,實現自我的價值,我們得尊重守娘的選擇,就像我們在生活當中得尊重其他人一樣,她不是執著,不是固執,也不是不知變通,只是緩緩的吐露出深處的本我罷了。
5月
02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