鬧醒了蔣公之後《安天會》
11月
03
2011
安天會(當代傳奇劇場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194次瀏覽
紀慧玲

如果我們還記得國軍文藝中心三軍國劇隊輪演與競賽戲年代光景,對比今天宣稱要成為「定目劇」的中正紀念堂演講廳改換名目為演藝廳,展開兩個月、五齣戲輪番登台演出情狀,大概會油然生出錯綜複雜的「今不如昔」諸多感慨。

不僅因為「定目劇」的口號從來就是官方一廂情願卻又定位不清的時令說辭,更因為台上演得汗漬淋漓的《安天會》孫大聖鬧竄仙界驚醒了沈寂已久的傳統京劇叫好掌聲,而「想當年」,鑼鼓頻催多少演員曾經擠擠挨挨比畫著討采卻還得遭品頭論足,今日但看一個青年武生就要承擔起「台灣經典戲曲藝術節」偌大榮光招牌,真是孰為孰不可為,該怪誰呢?

當代傳奇劇場製作、演出的《安天會》,作為中正紀念堂「定目劇」首檔演出,行話「打泡戲」,冀望一炮而紅,應該是達成了。復興劇校出身,有原住民血統的戴立吾,離開無用武之地的國家劇團,轉戰銀幕,並依歸師兄吳興國帳下,沈潛鍜練,近年漸露鋒芒,尤其短打戲《石秀探莊》、《三岔口》率為拿手,近年再從大陸武生王立軍習《挑滑車》、《一箭仇》等箭衣戲,逐步朝大武生路邁進。

論猴戲,台灣最當家的猴王就屬小陸光出身的朱陸豪,爾後大陸京劇翻江渡海來台,一度也常演《安天會》,來台定居的李寶春以李少春嫡傳盛名也曾搬演父親最拿手的《安天會》。但這些景況,從本世紀開始都絕緣於舞台了。創新導向、揚長補短思量下,台灣京劇以新編人文大戲向新時代、新觀眾招手,固然傳統戲仍在社區型劇場內定期推出,比起大陣仗的新戲宣傳,傳統戲終究聊備一格,已難扭轉觀眾觀戲品味。

《安天會》的演出並非盡善盡美。可比流浪班底的下手活,來自戲校大學部以及畢業生,翻打蹼跌不差,但穿戴不牢、掉槍掉鎚,險狀頻生。飾演馬王的高禎男、飾演托塔天王的劉琢瑜,一重工架,一重唱工,彌補了戲校生青澀的表演表現。舞台空間太窄,兩翼側台緊促,音響傳達不足,都遠不如國軍文藝中心。

重頭戲還是在戴立吾身上。「唱死天王,累死猴兒」,說的都是齊天大聖孫悟空,從〈花果山〉、〈弼馬溫〉、〈蟠桃會〉到〈鬧天宮〉,孫悟空功夫愈來愈了得,邊唱邊打,雖然到後半場已聽不見戴立吾的嗓音了,但俐落的腿功、把子功倒絲毫不見倦態,提腿、虎跳加劈腿,套環、踢環加反手接,背接槍加朝天蹬……,〈鬧天宮〉連打近四十分鐘,武戲熾熱帶動觀眾情緒。

上半場還計較著猴王神態不夠刁靈,顯得俊逸輕盈了些,到此時,已完全融入武打氛圍,不復苛責。武場一路稍嫌無力,到大鼓加入,咚咚震響,節奏也終於打熱。翹著大屁股的巨靈神撲地挨打,那滑稽的跌姿,一瞬間快了半秒,少了最大趣味,但被宣傳話語拱為「美猴王接班人」的戴立吾在這獨撐大局的上天下海舞台上,盡到了份,攪動了觀眾暌違傳統戲甚久的枯索記憶。

傳統京劇值不值得演?該如何演?面對兩岸京劇不對等的實力,台灣京劇確實長久迴避了此一課題,教育當局也難脫其責。當代傳奇劇場打著「經典戲曲藝術節」之名,貼出的角兒卻反覆都同一面孔。戴立吾的師承如今恐怕又回到「錄」老師,而除了他、林朝緒,觀眾還喊得出幾名新一代角兒呢?

觀眾看完《安天會》,接到主辦單位發送的壽桃及「橫掃千軍」墨影捲軸,才恍然大悟,今日首演正是「蔣公誕辰」,這檔戲大約有向老總統賀壽之意。京劇曾被作為國家符號,也是黨國禁臠,「今不如昔」絕不是回到那個高高在上,與民眾疏離的朝中劇種年代,但今日與台灣觀眾的再一次疏離,看在蔣公眼底,感慨大概也與吾人相同吧。

《安天會》

演出|當代傳奇劇場
時間|2011/10/31 19:30
地點|台北市中正紀念堂演藝廳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筆者大膽假設,刻畫忠孝節義的傳統戲曲功能,可能曾為普羅大眾提供了親近高級文化資本的想像。如今隨著歌仔戲從電視走向劇院,一路開拓更多受眾,卻受限於「經典化」。而鴻鴻取自德國的活水,儘管在現代而言仍是保守的意識形態,卻正好因此賦予這齣「歌仔—歌劇」進步改編的合理性。
6月
14
2024
「和解才能向前走」是一個美好的願景,透過良好的戲劇鋪敘,的確很容易達成觀眾的共鳴,但卻因此忽略了這樣的視角其實是既得利益的視角、與加害者站在同一陣線。以「要求受害者放下」的論述,揭示「和解才能向前走」的願景,在我們這個歷史感斷裂的島嶼上,卻感動了無數觀眾,無異增加了轉型正義的難度
6月
14
2024
明華園的《散戲》,有笑有淚,悲喜交加,通俗討喜,但無論是阿珠姐的無奈,秀潔的悲情,或整個戲班的荒腔走板,都是那麼直接而明白,而少了讓人細細品味的餘韻,全劇結束在歡喜的大合唱聲中,預告「一個黃金年代會擱來」,讓《散戲》成了歌仔戲轉運成功敘事中的一個小小註腳。
6月
07
2024
變化的舞台,高起的台子,既可以是寺院,也能是山崖、排練場,燈光和投影豐富,天人的形象宛如浮世繪的畫作,飄於台上對應劇情,很是立體。古代的衣服及妝容精緻,音樂則是歌仔戲曲調及現代劇,兩種唱曲,傳統和現代相合,曲調悠揚。
6月
06
2024
《青姬》沒有華麗浮誇的大製作場面,有的只是三、四位演員展現乾淨俐落的身段,以及發揮真摯深情的唱腔,於單純故事線的牽引之下,卻在觀眾心底悄悄醞釀愛恨的醇厚,發酵的滋味不斷迴還反覆,散發綿綿不絕的憾恨餘味。
6月
06
2024
如果將「歌仔音樂劇」視為作品風格或類型看待,音樂自然是《相看儼然》的內在骨幹。劇情在劇本故事和當下情境變幻,複數鏡框時空的出入或轉場都依賴音樂引領。現代場景導入鋼琴、大提琴和電子音色的質地,一段段略有相似感的弦樂節奏律動淡入淡出,打造出可辨識的空間;無痕銜接起綿延的時空流動。配樂、音樂劇歌曲和歌仔聲腔建構表演之外的音景,音樂不只是戲的輔助者,在物理面自成獨立星系。
6月
06
2024
從實驗劇角度審視,《青姬》外在形式創新突出,舞台設計以「斷橋」為主體,並突破鏡框舞台,「雙面台」設計讓觀眾面面欣賞演出角度,考驗演員表演能量。而現今多媒體動畫發達,全戲僅用燈光流轉時空,定調角色心境,無過多炫目,保有戲曲虛擬與抒情性,以簡御繁,重新觀照戲曲本質。
6月
05
2024
相較於明華園戲劇總團其他八仙故事多以「角色經歷何種苦難、如何得道成仙」為主軸,此版本《何仙姑》並未交代何仙姑成仙緣由,故事主線為「如何從男神何仙人化為女神何仙姑」辯證其中男女性別轉換的問題,並以道家的「陰中有陽、陽中有陰」去思考非二元對立的性別關係。
6月
05
2024
不論《吳漢殺妻》或《包公審梅花》都明確展現汲古再生新的取向。《吳漢殺妻》更接近編整性質,捋清老戲順意搬演。而《包公審梅花》反向拆解老戲枝幹,作為取髓問藝的素材。
5月
31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