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劉憲翰

這一齣戲到底是改編崑曲,又或者是現代劇場挪用崑曲的元素所呈現出來的作品? 這兩者界線的模糊反而無法似傳統戲曲那樣,留下動人的唱詞,又不似小劇場有著顯著的大鳴大放與突破。 (劉憲翰)
十二月
21
2015
這齣戲運用不少原住民的元素,但將原住民的本質退回到一般童話故事中會出現的部落,就不會讓人有濫用原住民元素的感受。透過簡單、反覆唱頌的歌曲,幫助觀眾也可以琅琅上口。(劉憲翰)
七月
03
2015
戲看似黑暗暴力,卻也隱含一種慈悲的原諒。所有事物最終導向絕望,任何努力都毫無回報。但劇作家卻沒有讓這樣麼氛圍吞噬眾人。(劉憲翰)
六月
03
2015
整齣戲最讓人坐立難安的就是這樣純敘事的內容,彷彿就在聽錄音機一樣,同時(上述)種種不合理的現象,又淡化了衝突場面帶來的緊湊感。看完之後,心裡只有一種想法,難道現代戲劇也開始淪為偶像劇八點檔,成為他的禁臠了?(劉憲翰)
十一月
01
2014
劇院特性拉近了觀演之間距離,而這樣的模式恰好正是中國戲劇(戲曲)的演變進程,那種在瓦舍勾欄中圍觀看戲,台上演員除了正常歌舞之外,常會有雜耍的演出,演員更著重在與觀眾的互動。 (劉憲翰)
十月
08
2014
黃宇琳再次不負眾望,細膩的處理探春一角,雖在舞台所散發出來的氣息仍有生澀之處,但其優美的身段及響亮的唱腔,帶給觀眾美好的夜晚。這齣戲將王安祈又推上另一個編劇視野的巔峰,是值得大家再三回味的好戲。(劉憲翰)
六月
07
2014
死亡意謂成為歷史,有了氣味,才逐漸被人發覺,可最終歷史只被視為是一種喧囂。這種渾沌不明的情境,做不出選擇也找不出什麼目標或方法,看得出有存在主義大師沙特《沒有出口》的影子。(劉憲翰)
五月
19
2014
這齣戲探討權力擴張與公民被侵蝕權利的過程,與近一個多月來台灣出現重大的學運和社運有所呼應,可是過多運用時事哏和嘲諷對話,以及融入太多台灣本土元素(如歌唱伴舞),讓人不知其所以然,以至於錯愕中出戲,而非反思。(劉憲翰)
五月
01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