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勇氣即興劇場
時間:2014/11/22 20:00
地點:勇氣即興主舞台

文 蕭孟青(台灣藝術大學戲劇系在職碩班一年級)

我無法告訴你會看到什麼,如果你對即興劇有好奇,我提供一個冒險的選擇,請來赤裸的黑箱裡,感受一場未知…… 勇氣即興劇場演員 王思為

在走進小劇場前,對即興劇並沒有太大的期待,原因是總覺得即興是演員演自己開心的,在即興的過程中演員賣力的搞笑,以博得台下觀眾短時間的笑聲及掌聲,戲落幕了,什麼也沒了…。換句話說,即興劇充其量只是一場live的娛樂表演。然而這些想法,在我出了劇場後大大的轉變,從中我看到的是:即興不是表面上的憑空無中生有,即興是可以被訓練的。

《Theatresports™》是即興劇場的競賽擂台,一群沒有劇本的演員組成二支隊伍,站上舞台相互較勁,從現場觀眾所提供的建議為靈感,演出一連串即興短劇,並立即接受觀眾無情地評判高下,終場只有一支隊伍能獲得贏家的頭銜。1970年代,由即興劇之父Keith Johnstone這位英倫怪才所發明,從歐美開始風靡全球,至今已蔓延至五大洲,二十一個不同國家。

劇場一開始先帶領著觀眾進行暖聲,劇情約有十個橋段,例如一開始的「你在做什麼?」其中一隊先表演,另一隊問你在做什麼?但是答題者不是要回答現在正在做的事情,而是在為對方下指令,如果指令有重複或是答不上來就算失敗,這個遊戲頗能訓練思考、表演、反應力。這是當天晚上的第一個活動,由於我是第一次進到勇氣即興劇場的演出,很怕會有點摸不著頭緒,但其實很快就可以進入狀況了,觀眾幾乎是舊觀眾群,完全沒有這個問題。另一個「倒轉故事」也很有趣,用觀眾設定的角色或職業呈現,並在台詞中間聽到鈴聲時,重複上一次的動作台詞,反覆過後會再接下去劇情的進行,這真的很困難,要記得做過了什麼,還要想到後面怎麼接下去,觀眾也在腦力激盪,努力和台上的活動作連結。

每一個橋段約十五至二十分鐘,當橋段告一段落時,由觀眾的掌聲來決定哪一隊為獲勝者,緊接著就在進行下一橋段的活動,絕無冷場,觀眾參與感十足,沒有任何和同行友人說話或滑手機的機會。

舞台上沒有華麗的布景和演出服,沒有炫麗的燈光,更沒有震撼的音效,在有限的硬體和軟體中,依舊看到了訓練有素的編劇、導演、演員和技術等的呈現,誰又能說即興劇是隨意的、任意的、不用準備的表演呢?如果真要問我觀眾的反應和喜愛,只能說劇場內的笑聲沒有停過,笑點一個接著一個,所有橋段都是由觀眾的建議開始,部分橋段還有觀眾上台一起參與「演出」,與其說它是一場劇場表演,不如說它是一場一連串的戲劇活動呈現。

然而即興演出說穿了就是一場漂亮的危機處理秀,生活中外在環境有太多的因素我們無法操控,表面上即使自己掌有對人生的完全主宰權,但不確定因子太多,客觀與主觀的認知和想像總是有差距。危機管理專家諾爾曼.奧古斯丁(Norman R. Augustine)曾說:「世上沒有神奇的一一九專線,讓你一通電話就能脫離困境,要是陷入困境,就必須自己走出來,規則就是這麼簡單,沒有什麼方法可以反向操作。」舞台上的即興演員面對未知的變化,不也是丟掉了腳本的舒適圈、突破慣性,努力的去解決已經到了面前的問題和困境呢?

台下的我們,上至政治人物,下至平凡如你我,皆須具備危機處理的能力。日本新潮社《Foresight》網站就曾刊出《高雄氣爆事件 顯示出馬英九不擅長危機管理》的文章,又或者之前演藝人員makiyo酒醉踹車門、近來身陷桃色風暴的阿基師,其在記者會上的公開言論在在顯示出危機處理的能力薄弱。哈佛大學博雅教育的五個目標:1.獨自探索世界2.建立對知識的好奇3.具備探詢與解決問題的能力4.能把找到的解決方法與他人溝通5.培養創造力,用嶄新方式看問題。將以上五個目標轉個方向套進即興劇場的世界裡,不也和即興劇場的演出內容核心不謀而合嗎?

在走進小劇場前,我對即興劇並沒有太大的期待,在出了劇場後,我變了。原來我們每個人在現實生活中都是即興演員,只是演技的優劣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