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透不進的內心《愚人》

謝亞芸 (臺灣體育運動大學舞蹈學系在學生)

舞蹈
2018-12-15
演出
稻草人現代舞蹈團
時間
2018/11/11 14:30
地點
臺中市屯區藝文中心 實驗劇場

稻草人現代舞蹈團的作品風格多元,會因邀請來的編舞家而異。而這次的編舞家高辛毓的《愚人》,以幽默卻不失底線的編舞手法貫穿舞作,觀者能以輕鬆愉悅的心情進入舞作,但滿臉笑容的愚人是否為發自內心的笑,亦或是有另一個深處的自己不願被人發現?看著愚人的愚動,觀者看著笑著,卻沒有察覺,其實真正的愚人是自己……

舞者輪流從左右側往舞台中央走進,就像土撥鼠在地底下挖了好多地道,路徑繁複,卻不迷路的自在移動,她們走路的姿態如竊賊般,手腳蜷曲眼觀四方,不時於靜止後又快速移動,或許,這就是愚人自我保護的方式,他不願自己的內心世界被窺探,所以在心房的入口處設下許多岔路,除了自己以外的人都是外人。舞者於舞台上徘徊一陣子後,最高挑的舞者在右下舞台,一個傾斜半觸地的白色裝置旁游移,舞者撇頭望著又放低身軀眼耳貼近查看,還搞不清楚舞者要做什麼的時候,她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將那裝置下踩至地,發出巨大聲響,觀眾席隨即發出驚嚇聲,舞者出其不意,將整個劇場的氛圍由寂靜轉為喧鬧,成功帶領著觀者一起屏氣凝神又一起高潮迭起。

此時,左下舞台懸於空中的裝置,默默的往外飄移,舞者隨之躡手躡腳的往左舞台靠近,當其他舞者紛紛散去後,卻還有一位舞者在徘徊,她想伸手觸摸裝置,裝置竟向旁躲開;再試一次,裝置再次躲開,一來一往之間,舞者伸手、收回的動作及裝置的左右位移,造成前後交疊、錯位的畫面,舞台整體則呈現幾個裝置的相互平行、垂直,而舞者與裝置間也是相互平行、垂直的空間關係,就將單一線條匯集在一起,形成交織卻又不雜亂的美感。舞作尾聲一掃歡樂輕快氛圍,轉為悠悠幽幽的樂音,服裝也由七彩五顏的色調,變為單調樸素的白色連身衣,四位舞者雙手緊牽,圍成一個圓,以一人主動其他人被動的方式牽引而動,綿延的肢體,面容無色的樣子,與前幾段容光煥發精力四射有著極大的對比,就像愚人在娛樂他人後的身體的疲憊及心靈的空虛,卻又必須在消化過後重新再掛上笑臉,無奈卻無可奈何。

舞作整體肢體乾淨,神情雖誇張但到位,只是可能因編舞者要表現出丑角的俏皮感,常以重複、輪唱的方式拆解又重組一段組合動作,使四人肢體間的關係並無太大變化及火花。舞台上細長白色裝置特殊,能吸引觀者目光,使觀者對其有更多想像,也期待舞者會跟裝置有更多的互動,但舞作中多以手部隔空操控裝置,再無其他與裝置之互動,稍顯可惜。但或許不與他人他物有過多接觸,也是愚人的特質之一,畢竟只有愚人才真正了解自己……

評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