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蔡輝鵬笙動樂團
時間:2018/12/25 19:30
地點:大東文化藝術中心

文 蔡佩娟(表演藝術人士)

大多數的人們總害怕邁向年長,因容貌多了皺紋,體力不再,時間似乎也無法再大把揮霍,這一切,都讓人抗拒衰老。然而,音樂卻像陳年的酒,愈釀愈香,隨著時間的累積,演奏家們更加了解如何在樂曲中融入自己的情感,並用自己的詮釋方法演奏樂章,且越到中年,看待事情不若年少時的衝動冒失,而是懂了世事,成為圓融的人,表演也因此愈臻成熟。

此場音樂會是蔡輝鵬笙動樂團的創團音樂會,蔡輝鵬退伍後通過招考進入樂團工作,後到各國中小指導國樂團,一路皆是音樂陪伴自己走過,於是,雖年屆知命,但為了藝術環境盡一份心力,蔡輝鵬創辦了笙動樂團,且期許自己並不只是個笙樂團,更是一個國樂團。

因應自己身為笙演奏者以及指揮的兩種身分,蔡輝鵬在上半場以笙為主角演奏了笙重奏、絲竹室內樂,而下半場的部分則以樂團為主,並擔任指揮一職,詮釋四首經典國樂團樂曲。

上半場,筆者最喜愛的樂曲是《中年的浪漫》,此曲甚是有趣,不僅結合戲劇元素,更讓音樂似斷非斷的延續著,從一開始古琴緩緩演奏,並靜待其他團員的來到,卻沒想到二胡演奏者拿了個酒杯搖搖晃晃的走了進來,後見到古琴認真的練習時,才擱下酒杯,加入演奏。

此曲的舞台設計是個輕鬆的練習場所,團練的四人有人提早、有人準時、有人姍姍來遲,完全顯露每個演奏家的個性,古琴沉穩、Bass俏皮活潑,而笙則相對嚴肅,面對大家嬉戲胡鬧時,仍認真的練習著。在樂曲進行中,筆者觀察到,樂曲的慢板以古琴曲《酒狂》為基底,當古琴演奏主旋律時,其他樂器則以自己的方式加入演奏,如笙以副旋律般遊走在主旋律週遭,不搶戲,可存在感十足,相較笙與古琴的認真,Bass與二胡卻多次在演奏與飲酒間游移,尤其是Bass,常趁大家不注意時偷喝幾口,逗趣的模樣讓觀眾不禁莞爾。

下半場的合奏樂曲,讓筆者印象深刻的樂曲是《竹歌》。《竹歌》是一首常出現於音樂比賽的合奏曲,優美的旋律以及演奏程度極適合學生參加比賽,然這首較為油膩的樂曲,卻在蔡輝鵬的指揮下令人耳目一新。指揮速度一下,樂團很是流暢地演奏著,筆者雖詫異其演奏速度,可整首樂曲在蔡輝鵬的指揮下,細節之處也處理的相當好,顛覆以往《竹歌》給人緩慢並有些憂傷之感。

整體而言,這是一場精彩的音樂會,不僅呈現笙的多種樣貌,也讓觀眾欣賞其累積多年的指揮成果。最後,筆者想說的是,雖無法完整的評論完每一首樂曲,可筆者從樂曲的詮釋、節目的安排中聽見蔡輝鵬對國樂的堅持與用心,那是讓人無法言喻的感動,也是文字無法寫出來的溫度。

期待蔡輝鵬笙動樂團未來的發展,即使還有一段長路要走,但相信這份感動人心的聲音能一直持續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