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悲傷是一種病,讓自己忘記悲傷片刻《大東整所》

黃寶裕 (臺灣藝術大學戲劇研究所)

戲劇
2019-08-29
演出
斑馬人演劇團
時間
2019/08/27 19:30
地點
納豆劇場

臺北藝穗節,是許多創作者揮灑的平臺,在朋友推薦下,筆者走進納豆劇場觀賞斑馬人演劇團的《大東整所》。喜劇的元素在於節奏,開場前很快地發現劇團想營造的氛圍:機械語音播放觀戲入場須知,把觀眾帶入創作者想要的氣氛當中。但,我有點難理解取名為《大東整所》的意涵,整所可以理解,諧音診所,大東二字比較難體會。整場戲主要由三個演員貫穿,還有一名『傷者』-小品魔術漂浮橋段,再來個以牙醫為題材的大段演出作為結尾,逗趣、幽默、互動性強,在不到百人的小劇場裡發揮得恰到好處。

先撇開具有馬戲專長的三位演員,我想從戲劇的角度切入:舞臺陳設只有一塊診所綠色屏風,這是讓觀眾期待屏風後面的驚喜為何;三人的開場白搭配語音音效,已將觀眾凝聚;整場的喜劇呼吸也乾淨利落,這些是劇團很成功的巧思。而肢體語言豐富的三人,利用屏風創作出玩弄肢體的橋段,有如常見的日本喜劇/搞笑二人組。將默劇與小丑的精神結合在舞臺上,觀眾看到的是三人的默契肢體語言的呈現。

劇情開始進入手術房後,是起承轉合當中的亮點。我們常會想像、幻想手術房裡的驚悚,但三人卻與扮演傷者的演員,運用音樂、節奏來呈現手術房中事件的經過,包括心跳停止時師公跑出來念經扮演、將傷者漂浮在半空中的荒謬橋段、電擊器當霓虹燈閃爍的爆笑動作,使手術房中事再再令人捧腹。最後一段說明牙醫診所,展現了表演者本身的技藝——屏風一拉開,觀眾看到的是一個大型牙齒模型,演員可以主動控制開合,創作的發想來自整人玩具夾夾樂,這真是讓人為之驚喜。而後,與觀眾抽抽樂互動完畢,彩色牙齒掉落一地,牙醫演員用技藝一顆顆補回白牙,也讓整場的氣氛達到高潮,完成歡樂的謝幕。

整體來說,喜劇中的丑默肢體語言本就有一定的難度,我認為這是一齣老少閒宜的喜劇作品,而不會將其定義為馬戲,畢竟在比例上,此作僅有運用雜技元素、魔術元素,整個演出還是靠著三位演員在喜劇節奏上的掌握,以及與現場互動的拿捏,以達作品效果。筆者佩服三人對於喜劇節奏的掌握,的確提供了歡樂的夜晚,因為歡樂正是這個城市所需要的,歡笑是讓眾人健康的事,若開場白就是劇團要告訴觀眾「我們就是要搞笑的。」,那,搞笑是否會讓人覺得不夠藝術?筆者認為,就先搞笑吧!借一句當代相聲大師郭德綱站在舞臺上對觀眾所說的一句名言:相聲不搞笑,那就太搞笑了。喜劇亦然。

評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