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營造隱形舞台的歌劇音樂會《蝴蝶夫人》

洪于淳 (2020年度駐站評論人)

音樂
2020-07-22
演出
國家交響樂團
時間
2020/07/12 14:30
地點
國家音樂廳
蝴蝶夫人(國家交響樂團提供/攝影鄭達敬)
蝴蝶夫人(國家交響樂團提供/攝影鄭達敬)

國家交響樂團在疫情解封後的首場歌劇音樂會端出了超重量級的《蝴蝶夫人》,因此在開演之前滿座的觀眾皆引領期盼著浦契尼的音樂魅力。

《蝴蝶夫人》在開場即將迎來的是一場美國海軍軍官平克頓與年方十五歲的日本少女秋秋桑的婚禮,第一首歌劇序卻由弦樂依序由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與低音提琴輪流拉奏出急促的快速音群帶出躁動不安氛圍,似乎從音樂中透露出這對新人無法預料的未來。在序曲之後,婚姻掮客五郎帶著平克頓參觀新房,處處表現出身為美國人的優越感,但是從美國領事與平克頓之間的對話,可以聽出美國領事對平克頓的苦心勸戒。即使是平克頓藉由〈在世界各地〉一曲輕佻地表達美國人以擄獲各地美女芳心為樂,另一方面天真的蝴蝶卻仍然一心嚮往著這段建立在不平等關係上的婚姻。

在《第一幕 山丘上的日本平房庭院》中,五郎對美國海軍軍官平克頓介紹新房內部時,樂團音量稍微蓋過了兩位聲樂家的對話,而服侍蝴蝶夫人的傭人鈴木出場時,樂團與聲樂的平衡隨即調整回來,由此處可以看出指揮呂紹嘉對於歌劇音樂會的指揮經驗十足。而此時唯一美中不足之處為蝴蝶夫人與鈴木的服裝似乎沒有協調好,看似鈴木的服裝比蝴蝶夫人還華麗一些,稍微不符合劇情中角色的設定。關於服裝的部分,或許與演唱者將這場演出視為歌劇音樂會或是正式的歌劇有關──若是在國家音樂廳的歌劇音樂會,正式的禮服確實為最佳選擇;但是如果將其定位為無布景的歌劇演出,配合劇中角色的戲服或許才是首選。不論是哪一種選項,應該只要所有的聲樂家與指揮達成共識即可。

當蝴蝶夫人唱著為了全新的生活,不惜背棄家族與原本的信仰來改信基督教、將跟隨夫君的信仰視為自己的命運,將這段對愛情之召喚唱的如癡如醉,聲音成功地穿越了樂團的聲響直達觀眾的心裡。尤其在她唱到了「星星閃閃發亮,像火焰般的光芒」時,蝴蝶夫人的歌聲與樂團完美契合,此時此刻加上舞台燈光將無數的星光投射在管風琴上,在第一幕結尾處營造出蝴蝶夫人心中最幸福的景象。

到了《第二幕 蝴蝶夫人家中》時,平克頓已離去三年,蝴蝶夫人與鈴木兩人對於捉襟見手肘的生活持有不同態度,尤其在著名的詠嘆調〈美好的一日〉中,蝴蝶夫人等待平克頓歸來的堅強信念,在樂團優美的尾奏聲中不斷地持續下去。之後燈光更以粉色櫻花佈滿舞台,除了鈴木之外,就連現場的觀眾也不忍心讓蝴蝶夫人自己編織的美夢破碎,看著蝴蝶夫人與鈴木在二重唱中,不斷地在屋內布置著鮮花等待平克頓的歸來。

在第二幕的第二部分中,包括美國領事等愈來愈多人懷著對蝴蝶夫人的不捨,不知如何讓她面對現實,尤其在領事帶著平克頓以及妻子凱特前來,請鈴木規勸蝴蝶夫人將孩子交給平克頓夫妻帶去美國,鈴木悲傷地回答「她將會哭的很傷心」,而平克頓也在〈永別了愛之屋〉歌聲中表現出他內心的愧疚與懊悔。在這個場景中,舞台上的每位聲樂家都完全融入在角色當中,不論是美國領事、鈴木或是平克頓,都在聲音的表現上達到全所未有的高度,此時觀眾席中也不時傳出陣陣地啜泣聲。

蝴蝶夫人(國家交響樂團提供/攝影鄭達敬)
蝴蝶夫人(國家交響樂團提供/攝影鄭達敬)

最後蝴蝶夫人終於知道了一切的真相,美國領事鼓勵著她「勇敢點,為了小孩,你得犧牲」,於是蝴蝶夫人萬分悲痛之下選擇與孩子道別,說出「不能尊嚴的活著,寧可光榮的死去」之後決然赴死,此時紅色的燈光打在管風琴上,彷彿預告了即將出現血淋淋的結局。雖然乍看之下是蝴蝶夫人對於愛情的絕望,但是她在尋死之前所唱出「願你永遠不知道,為了你,蝴蝶必須死,你不會因為有拋棄你的母親而感到痛苦」,觀眾才恍然得知,其實她是為了不讓孩子知道有放棄他的母親,讓他能夠在遠方展開他的新生活才尋死。只可惜蝴蝶夫人沒有在這個橋段實際演出最後的場景,而是以狂奔至舞台上方離去取代,最後徒留平克頓悔恨地呼喊著蝴蝶三聲。或許這樣的演出方式為了更凸顯出蝴蝶夫人以堅強母愛取代了先前少女情懷的愛情,在寫實主義的悲劇中留給觀眾開放性結局。

蝴蝶夫人(國家交響樂團提供/攝影鄭達敬)
蝴蝶夫人(國家交響樂團提供/攝影鄭達敬)

此次是國家交響樂團在相隔八年後再次演出《蝴蝶夫人》,也是指揮呂紹嘉任內最後一場歌劇音樂會。在樂團部分除了第一幕聲響太大而蓋過聲樂,在音色的表現上整體而言可說是相當不錯。或許是因為全球疫情尚未舒緩之故,今年的《蝴蝶夫人》大部分的角色由國內優秀聲樂家擔綱,尤其整部最吃重的角色由聲樂家林玲慧將蝴蝶夫人的分分秒秒皆詮釋地絲絲入扣,完美地展現出浦契尼所最擅長描繪的女性內心世界。除此之外,石易巧也將鈴木從剛開始只是盡責的傭人到後來在情感上對於蝴蝶夫人的心疼與不捨皆展現無遺;而崔勝震所飾演的平克頓之情感轉折、蔡文浩的美國領事對蝴蝶夫人從始至終的支持;畫龍點睛的五郎、僧侶、山鳥公爵,甚至是出場較少的皇家事務官、凱特.平克頓,皆不論是在聲音表情或肢體語言的表現都洽如其分地讓劇情推行地十分流暢。雖然是一場歌劇音樂會,卻成功地營造出隱形舞台,讓觀眾不論在聽覺或視覺上得以欣賞到如此精采的演出!

評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