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金英雌也曾是少女、曾是母親——《青衣銀甲梁紅玉》

林慧真 (駐站評論人)

戲曲
2022-08-16
演出
秀琴歌劇團
時間
2022/08/06(六)19:30
地點
台江文化中心台江劇場

一名女子、一位母親、梁紅玉

梁紅玉為宋朝抗金女豪傑,在傳統戲曲舞台上多呈現其足智多謀、運籌帷幄的巾幗氣概。1930年代梅蘭芳與尚小雲分別改編梁紅玉的故事,梅蘭芳的《抗金兵》中,梁紅玉一段「恨金兵亂中華強兵壓境,我全家同報國情願犧牲」諭示了民國初年對日抗戰的民族氣節;而尚小雲的《梁夫人》(後又改編為《梁紅玉》)以表演「擂鼓助陣」聞名,至今梁紅玉擂鼓(擊鼓)亦屬名段。2014年,中國國家京劇院新編《安國夫人》不脫此民族情懷的脈絡,賦予其高大全的形象。於是,傳統戲曲中的梁紅玉大抵濃墨重彩描寫其陽剛特質,以起國族抗敵、凝聚民心的作用。

一般梁紅玉的舞台形象多為紮大靠、頭戴七星額子,而此次秀琴歌劇團《青衣銀甲梁紅玉》梁紅玉著便靠,整體形象柔中帶剛,而此點也正為此版本的梁紅玉異於其他版本之處。劇本係教育部文藝創作獎的優選之作,為編劇洪瓊芳有意識地改編此古冊戲,承上所言,以往梁紅玉一角以承載民族氣節為主,較少刻劃此一「女性」之陰性特質:作為一名女子、一位母親的梁紅玉。

劇情是由圍繞梁紅玉的三角戀所開展,韓世忠與十一郎為宋朝軍中同僚,兩人皆愛上梁紅玉,而她歸心韓世忠並為其懷有一子。苗劉兵變時,苗、劉二將以梁韓兩人之子要脅她勸降韓,但梁紅玉並未照做,以致幼子被犧牲,甚至被不知詳情的韓責怪未能顧好孩兒;作為一位母親,她在夢境中見自己手持刀子刺入孩兒腹中、深深自責。而後對戰金兵入侵之際,十一郎為救梁紅玉身中數刀而亡,梁紅玉繼續奮勇抵抗金兵卻亦不幸身亡,徒留韓世忠悲痛欲絕。

青衣銀甲梁紅玉(秀琴歌劇團提供)

無予你選擇是我的慈悲

從過往的作品來看,梁紅玉毅然決然地犧牲孩兒是大義凜然的,而秀琴版本的梁紅玉則突出了一名女性在政變傾軋的身不由己,她曾囑託十一郎照顧孩兒,在韓世忠責備她時道出「無予你選擇是我的慈悲」,於公於私的掙扎她選擇獨自承擔。如此加強感性力道的描寫,搭配莊金梅清亮帶勁且穩當的唱功,讓梁紅玉一角更添悲劇色彩。此版本的特色在於著重個人情感的表現,讓演員也有好的發揮,無論是情感抒發的唱段或兩軍交戰的武打身段表現,亦文亦武、冷熱調劑平衡,莊金梅在「擂鼓助陣」中鼓點節奏掌握得宜、腹部中刀段落以烏龍絞柱表現痛苦情緒,而飾演韓世忠的張秀琴雄渾厚實、氣力飽滿,以唱段表現喪子喪妻之痛,飾演十一郎的張心怡亦有雄渾之嗓音,唯少了一些錯落的勁道。整體而言,演員的表現為此戲加分不少。

或許也是劇情走向歌仔戲擅長處理的情感糾葛,相對地模糊了歷史性,整體的歷史敘事較為混亂,方看似是三名主要角色交集的中心,卻早已被擒,並未開展此線敘事,事件的衝突則始自苗劉政變,因缺乏鋪墊,君王、太后與苗、劉各自有何盤算不太明朗,僅知韓、梁為政治鬥爭中的犧牲者,直至〈黃天盪〉一場,才使梁紅玉抗金的意象較為鮮明。

青衣銀甲梁紅玉(秀琴歌劇團提供)

可有可無的深情男二?

另一個問題是十一郎角色的可有可無,這個角色安排或是為了增添情感衝突面向,然而梁紅玉早已示明心之所向,使得十一郎早被宣告出局,而中間大段落並未有十一郎的戲份,因此未能見十一郎對梁紅玉用情多深,至為梁紅玉突圍、許下下輩子的承諾,才又再次連結起這段三角戀。而梁紅玉對十一郎的態度至此未明,十一郎對她而言是何種關係呢?在〈夢底事〉一場,藉由韓世忠正宮白氏之口意有所指兩人互有曖昧情愫,然而此段安排在夢境的虛實交錯之間,使得兩人的關係更為不明確。因此若大膽設想,沒有十一郎一角亦不妨礙劇情走向,對韓、梁二人的情感也未能產生變化。

相較於先前版本的梁紅玉展現足智多謀、巾幗不讓鬚眉的陽剛特質,《青衣銀甲梁紅玉》的梁紅玉回到「青衣」的女性位置,看一名女性在男性的權力遊戲中被迫選擇犧牲孩兒、並在悔恨苦痛中自我折磨。這或許也是這齣戲真正動人之處,撥開歷史政治或民族氣節的賦予,探問一位女性、同時也是一位母親,在權力傾軋中的自處。

評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