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主角不是你的主角:《青衣銀甲梁紅玉》
8月
15
2022
青衣銀甲梁紅玉(秀琴歌劇團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7154次瀏覽

吳依屏(專案評論人)


當天前往看戲時,弟弟問我,新編跟傳統歌仔戲差別在哪?我隨口回答,通常音樂方面有創新曲調,也會在題材內容上力圖貼近現代觀眾眼光,所以不太可能會有一個男主角有兩三個老婆之類的老舊情節,會盡量淡化或改編處理。事實證明,人有時候不能太鐵齒。


梁紅玉的「小三」形象

當我看到白氏出場,並且韓世忠稱呼她為夫人時,令我感到十分驚訝,因為前一場梁紅玉才打破自己不動真情的立場與韓世忠互許鴛盟。更別提緊接著梁紅玉進場,直接稱呼白氏為姊姊,希望她能接納自己肚子裡的孩子並且一起侍奉夫君,而韓世忠則完全忽略白氏,眼裡只有梁紅玉與她的肚子……這段二女共侍一夫的情節令人感到十分不適,也令我不禁聯想一個由此延伸而來的問題:當主角的設定背離觀眾喜好時,觀眾會如何評論這齣戲?


 青衣銀甲梁紅玉(秀琴歌劇團提供)

《青衣銀甲梁紅玉》是一齣令人感到無所適從的戲,不是因為演員演技的問題,也不是設計有爭議,而是因為當觀眾期待的是一對忠君愛國,道德上似乎理所當然沒有問題的男女主角,實際上看到的卻是以現代眼光而言,一對並不遵守婚姻誓約的男女。

觀眾雖然可以理解古代社會本就三妻四妾,但當原配白氏被處理成帶著喜劇成分的反派時,當韓世忠與梁紅玉互稱夫妻而似乎遺忘白氏的存在時,當韓世忠理直氣壯的要求原配安頓梁紅玉時,這些令現代觀眾誤以為自己似乎看到古代版瓊瑤劇(「妳失去的只是一條腿,而紫菱失去的是愛情!」)的情節處理,反而與後半場梁紅玉、韓世忠共抵外侮,保衛家國的高光形象產生強烈的斷裂衝突感。觀眾很難接受,這對似乎私德有虧的男女卻被描繪為愛國忠君甚至犧牲自我、大公無私的主要角色。


青衣銀甲梁紅玉(秀琴歌劇團提供)


動聽唱功中或可商榷的情節

除了女主角梁紅玉的個人形象問題以外,下半場在處理梁紅玉如何面對喪子之痛以及與完顏兀朮所率領之金兵等對抗、壯烈犧牲的場景時都存在著敘事性與戲劇性的調配問題。這種無法合理處理場景的情況造成許多情節邏輯的矛盾,也讓觀眾在試圖理解敘事並且融入情感的過程產生不少阻礙。

例如,白氏誣陷梁紅玉與十一郎偷情的場景,先不說十一郎如何突然出現,觀眾也不太能理解當時場景設置於何處,再者,當白氏與十一郎言語交鋒時,中間突然湧出金兵攻擊梁紅玉,而旁邊的兩人卻似乎並沒有看到這個景象。這樣的情況使觀眾感到疑惑不解,困惑於這到底是一個幻想的戲劇性場景,還是實際發生的敘事性描寫?而接下來梁紅玉與死去的兒子韓安見面,甚至出現她已過世的父兄、爺爺的片段,都同樣造成觀眾迷惑不解。或許試圖在短短兩個小時內描繪一個女子的傳奇一生十分困難,因此在剪裁、選用敘事情節與戲劇氛圍的拿捏上有些失衡,我想這是《青衣銀甲梁紅玉》可以再深思討論之處。


青衣銀甲梁紅玉(秀琴歌劇團提供)

雖然我認為整齣戲的情節邏輯有許多可以斟酌權衡的細節,但整體演員出色的表演以及扎實的唱功、動聽的旋律都令人能充分感受到歌仔戲的魅力所在。特別是主演梁紅玉的莊金梅女士,她嗓音的高亢婉轉,情緒的飽滿濃烈,藉由她時而激昂或轉低泣的多變歌聲完美的擊中觀眾的心。或許《青衣銀甲梁紅玉》中的梁紅玉不是我以為的梁紅玉,但整體演員賣力出色的表演、歌唱都讓人覺得這齣戲值得一看。

《青衣銀甲梁紅玉》

演出|秀琴歌劇團
時間|2022/08/07 14:30
地點|台江文化中心台江劇場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相較於先前版本的梁紅玉展現足智多謀、巾幗不讓鬚眉的陽剛特質,《青衣銀甲梁紅玉》的梁紅玉回到「青衣」的女性位置,看一名女性在男性的權力遊戲中被迫選擇犧牲孩兒、並在悔恨苦痛中自我折磨。( 林慧真)
8月
16
2022
梁紅玉深層的心裡意識,對父兄之死的懊悔自責,在導演多層次的角色站位中,時間與空間,現實與夢境,生與死,都在繁花飄落時,隨自然而逝。(李宗定 )
8月
15
2022
那哭聲,不是演的,而是演員凝鍊了生活,對角色抱以理解的態度,而發出的回音。讓人動容的是,直到謝幕,小旦莊金梅依舊沉浸在哀傷的情緒中,止不住地抖著肩膀在台上哭泣⋯⋯(彭心怡)
8月
15
2022
筆者大膽假設,刻畫忠孝節義的傳統戲曲功能,可能曾為普羅大眾提供了親近高級文化資本的想像。如今隨著歌仔戲從電視走向劇院,一路開拓更多受眾,卻受限於「經典化」。而鴻鴻取自德國的活水,儘管在現代而言仍是保守的意識形態,卻正好因此賦予這齣「歌仔—歌劇」進步改編的合理性。
6月
14
2024
「和解才能向前走」是一個美好的願景,透過良好的戲劇鋪敘,的確很容易達成觀眾的共鳴,但卻因此忽略了這樣的視角其實是既得利益的視角、與加害者站在同一陣線。以「要求受害者放下」的論述,揭示「和解才能向前走」的願景,在我們這個歷史感斷裂的島嶼上,卻感動了無數觀眾,無異增加了轉型正義的難度
6月
14
2024
明華園的《散戲》,有笑有淚,悲喜交加,通俗討喜,但無論是阿珠姐的無奈,秀潔的悲情,或整個戲班的荒腔走板,都是那麼直接而明白,而少了讓人細細品味的餘韻,全劇結束在歡喜的大合唱聲中,預告「一個黃金年代會擱來」,讓《散戲》成了歌仔戲轉運成功敘事中的一個小小註腳。
6月
07
2024
變化的舞台,高起的台子,既可以是寺院,也能是山崖、排練場,燈光和投影豐富,天人的形象宛如浮世繪的畫作,飄於台上對應劇情,很是立體。古代的衣服及妝容精緻,音樂則是歌仔戲曲調及現代劇,兩種唱曲,傳統和現代相合,曲調悠揚。
6月
06
2024
《青姬》沒有華麗浮誇的大製作場面,有的只是三、四位演員展現乾淨俐落的身段,以及發揮真摯深情的唱腔,於單純故事線的牽引之下,卻在觀眾心底悄悄醞釀愛恨的醇厚,發酵的滋味不斷迴還反覆,散發綿綿不絕的憾恨餘味。
6月
06
2024
如果將「歌仔音樂劇」視為作品風格或類型看待,音樂自然是《相看儼然》的內在骨幹。劇情在劇本故事和當下情境變幻,複數鏡框時空的出入或轉場都依賴音樂引領。現代場景導入鋼琴、大提琴和電子音色的質地,一段段略有相似感的弦樂節奏律動淡入淡出,打造出可辨識的空間;無痕銜接起綿延的時空流動。配樂、音樂劇歌曲和歌仔聲腔建構表演之外的音景,音樂不只是戲的輔助者,在物理面自成獨立星系。
6月
06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