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金英雌也曾是少女、曾是母親——《青衣銀甲梁紅玉》
8月
16
2022
青衣銀甲梁紅玉(秀琴歌劇團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2215次瀏覽

林慧真


一名女子、一位母親、梁紅玉

梁紅玉為宋朝抗金女豪傑,在傳統戲曲舞台上多呈現其足智多謀、運籌帷幄的巾幗氣概。1930年代梅蘭芳與尚小雲分別改編梁紅玉的故事,梅蘭芳的《抗金兵》中,梁紅玉一段「恨金兵亂中華強兵壓境,我全家同報國情願犧牲」諭示了民國初年對日抗戰的民族氣節;而尚小雲的《梁夫人》(後又改編為《梁紅玉》)以表演「擂鼓助陣」聞名,至今梁紅玉擂鼓(擊鼓)亦屬名段。2014年,中國國家京劇院新編《安國夫人》不脫此民族情懷的脈絡,賦予其高大全的形象。於是,傳統戲曲中的梁紅玉大抵濃墨重彩描寫其陽剛特質,以起國族抗敵、凝聚民心的作用。

一般梁紅玉的舞台形象多為紮大靠、頭戴七星額子,而此次秀琴歌劇團《青衣銀甲梁紅玉》梁紅玉著便靠,整體形象柔中帶剛,而此點也正為此版本的梁紅玉異於其他版本之處。劇本係教育部文藝創作獎的優選之作,為編劇洪瓊芳有意識地改編此古冊戲,承上所言,以往梁紅玉一角以承載民族氣節為主,較少刻劃此一「女性」之陰性特質:作為一名女子、一位母親的梁紅玉。

劇情是由圍繞梁紅玉的三角戀所開展,韓世忠與十一郎為宋朝軍中同僚,兩人皆愛上梁紅玉,而她歸心韓世忠並為其懷有一子。苗劉兵變時,苗、劉二將以梁韓兩人之子要脅她勸降韓,但梁紅玉並未照做,以致幼子被犧牲,甚至被不知詳情的韓責怪未能顧好孩兒;作為一位母親,她在夢境中見自己手持刀子刺入孩兒腹中、深深自責。而後對戰金兵入侵之際,十一郎為救梁紅玉身中數刀而亡,梁紅玉繼續奮勇抵抗金兵卻亦不幸身亡,徒留韓世忠悲痛欲絕。


  青衣銀甲梁紅玉(秀琴歌劇團提供)


無予你選擇是我的慈悲

從過往的作品來看,梁紅玉毅然決然地犧牲孩兒是大義凜然的,而秀琴版本的梁紅玉則突出了一名女性在政變傾軋的身不由己,她曾囑託十一郎照顧孩兒,在韓世忠責備她時道出「無予你選擇是我的慈悲」,於公於私的掙扎她選擇獨自承擔。如此加強感性力道的描寫,搭配莊金梅清亮帶勁且穩當的唱功,讓梁紅玉一角更添悲劇色彩。此版本的特色在於著重個人情感的表現,讓演員也有好的發揮,無論是情感抒發的唱段或兩軍交戰的武打身段表現,亦文亦武、冷熱調劑平衡,莊金梅在「擂鼓助陣」中鼓點節奏掌握得宜、腹部中刀段落以烏龍絞柱表現痛苦情緒,而飾演韓世忠的張秀琴雄渾厚實、氣力飽滿,以唱段表現喪子喪妻之痛,飾演十一郎的張心怡亦有雄渾之嗓音,唯少了一些錯落的勁道。整體而言,演員的表現為此戲加分不少。

或許也是劇情走向歌仔戲擅長處理的情感糾葛,相對地模糊了歷史性,整體的歷史敘事較為混亂,方看似是三名主要角色交集的中心,卻早已被擒,並未開展此線敘事,事件的衝突則始自苗劉政變,因缺乏鋪墊,君王、太后與苗、劉各自有何盤算不太明朗,僅知韓、梁為政治鬥爭中的犧牲者,直至〈黃天盪〉一場,才使梁紅玉抗金的意象較為鮮明。


  青衣銀甲梁紅玉(秀琴歌劇團提供)


可有可無的深情男二?

另一個問題是十一郎角色的可有可無,這個角色安排或是為了增添情感衝突面向,然而梁紅玉早已示明心之所向,使得十一郎早被宣告出局,而中間大段落並未有十一郎的戲份,因此未能見十一郎對梁紅玉用情多深,至為梁紅玉突圍、許下下輩子的承諾,才又再次連結起這段三角戀。而梁紅玉對十一郎的態度至此未明,十一郎對她而言是何種關係呢?在〈夢底事〉一場,藉由韓世忠正宮白氏之口意有所指兩人互有曖昧情愫,然而此段安排在夢境的虛實交錯之間,使得兩人的關係更為不明確。因此若大膽設想,沒有十一郎一角亦不妨礙劇情走向,對韓、梁二人的情感也未能產生變化。

相較於先前版本的梁紅玉展現足智多謀、巾幗不讓鬚眉的陽剛特質,《青衣銀甲梁紅玉》的梁紅玉回到「青衣」的女性位置,看一名女性在男性的權力遊戲中被迫選擇犧牲孩兒、並在悔恨苦痛中自我折磨。這或許也是這齣戲真正動人之處,撥開歷史政治或民族氣節的賦予,探問一位女性、同時也是一位母親,在權力傾軋中的自處。

《青衣銀甲梁紅玉》

演出|秀琴歌劇團
時間|2022/08/06(六)19:30
地點|台江文化中心台江劇場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梁紅玉深層的心裡意識,對父兄之死的懊悔自責,在導演多層次的角色站位中,時間與空間,現實與夢境,生與死,都在繁花飄落時,隨自然而逝。(李宗定 )
8月
15
2022
那哭聲,不是演的,而是演員凝鍊了生活,對角色抱以理解的態度,而發出的回音。讓人動容的是,直到謝幕,小旦莊金梅依舊沉浸在哀傷的情緒中,止不住地抖著肩膀在台上哭泣⋯⋯(彭心怡)
8月
15
2022
這段二女共侍一夫的情節令人感到十分不適,也令我不禁聯想一個由此延伸而來的問題:當主角的設定背離觀眾喜好時,觀眾會如何評論這齣戲?(吳依屏)
8月
15
2022
筆者大膽假設,刻畫忠孝節義的傳統戲曲功能,可能曾為普羅大眾提供了親近高級文化資本的想像。如今隨著歌仔戲從電視走向劇院,一路開拓更多受眾,卻受限於「經典化」。而鴻鴻取自德國的活水,儘管在現代而言仍是保守的意識形態,卻正好因此賦予這齣「歌仔—歌劇」進步改編的合理性。
6月
14
2024
「和解才能向前走」是一個美好的願景,透過良好的戲劇鋪敘,的確很容易達成觀眾的共鳴,但卻因此忽略了這樣的視角其實是既得利益的視角、與加害者站在同一陣線。以「要求受害者放下」的論述,揭示「和解才能向前走」的願景,在我們這個歷史感斷裂的島嶼上,卻感動了無數觀眾,無異增加了轉型正義的難度
6月
14
2024
明華園的《散戲》,有笑有淚,悲喜交加,通俗討喜,但無論是阿珠姐的無奈,秀潔的悲情,或整個戲班的荒腔走板,都是那麼直接而明白,而少了讓人細細品味的餘韻,全劇結束在歡喜的大合唱聲中,預告「一個黃金年代會擱來」,讓《散戲》成了歌仔戲轉運成功敘事中的一個小小註腳。
6月
07
2024
變化的舞台,高起的台子,既可以是寺院,也能是山崖、排練場,燈光和投影豐富,天人的形象宛如浮世繪的畫作,飄於台上對應劇情,很是立體。古代的衣服及妝容精緻,音樂則是歌仔戲曲調及現代劇,兩種唱曲,傳統和現代相合,曲調悠揚。
6月
06
2024
《青姬》沒有華麗浮誇的大製作場面,有的只是三、四位演員展現乾淨俐落的身段,以及發揮真摯深情的唱腔,於單純故事線的牽引之下,卻在觀眾心底悄悄醞釀愛恨的醇厚,發酵的滋味不斷迴還反覆,散發綿綿不絕的憾恨餘味。
6月
06
2024
如果將「歌仔音樂劇」視為作品風格或類型看待,音樂自然是《相看儼然》的內在骨幹。劇情在劇本故事和當下情境變幻,複數鏡框時空的出入或轉場都依賴音樂引領。現代場景導入鋼琴、大提琴和電子音色的質地,一段段略有相似感的弦樂節奏律動淡入淡出,打造出可辨識的空間;無痕銜接起綿延的時空流動。配樂、音樂劇歌曲和歌仔聲腔建構表演之外的音景,音樂不只是戲的輔助者,在物理面自成獨立星系。
6月
06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