藉古喻今的同志寓言《少年金釵男孟母》
4月
17
2017
少年金釵男孟母(陳又維 攝,創作社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723次瀏覽
張峰瑋(劇場工作者)

援用明末清初李漁的同志文學作品《男孟母教合三遷》、將時空置於民國元年及五十年代的閩中及台灣,創作社《少年金釵男孟母》自2009年首演之後兩度加演,除了反覆提示「多元性別」這個題目古今多有,而攀附其上應運而生的壓抑與恐懼亦從未缺席之外,也藉古喻今地縮影了當今台灣社會對此議題的反應。

舞台上煙霧起,三弦琴音中,馬褂長袍、摺扇西裝,悠然映現民初風雅質地,角色舉手投足、談吐應對,無時不在戲裡,節奏偏慢,情節娓娓道來,四平八穩地推進,然而力道渾厚,靜靜層層堆疊,無意間愈發生猛,終至於暴戾不已;由徐堰鈴所飾演的尤瑞郎(尤瑞娘)作為骨幹角色貫串全劇,其表演可謂一絕,從十四歲英氣風發、俊美瀟灑、激情卻又含嬌的美少男,到四十歲外顯清淡冷峻、內心驚懼而壓抑的婦人,在不同的年齡、性別、性格之間穿梭,舉凡逛賽會前嬌怯、遇許季芳(徐華謙飾)後奔放、自宮時決絕、法院裡哀慟與忿恨、教子時嚴厲沉著、乃至於下半場後半段交雜了徬徨、恐慌、惱羞、護子心切的複雜情緒等等,每一個台詞與動作皆被細緻而準確地完成。

角色安排極其工整,在以中場休息為界切開的兩組時空背景下各有對應:王肖江(吳維緯飾演)作為尤瑞郎的表姊,女扮男裝,始終服侍在側;瑞郎成了瑞娘,撫養了季芳之子許承先(皆為徐華謙飾演);第三者陳大龍的姪子陳念祖(皆為李易修飾演)與承先有六年同窗之誼;季芳的同窗鄭某等(許栢昂飾演)則成了承先所就讀學校的校長;就連「南風者」趙黔孫與李州吾,以及警察趙重生與李繼業(分別皆由舒偉傑及李梓揚飾演),都在兩個時代象徵著特定的社會氛圍。兩相對照,前半部自由南風吹拂,卻因嫉妒與無後的念頭導致悲劇,後半部風聲鶴唳,瑞郎又因為同志身分受過了苦繼而擔心孩子走上他的悲傷同路(好似忘了自己沉迷其中時是多麼快樂與義無反顧),想要遠離南風者,南風者卻偏偏像個命運開的玩笑般如影隨形地轉世降臨,在不同的時代遭遇相同的與眾不同,體驗著相同的歡愉、痛苦,冥冥之中似是注定了這一切都將傳承。

值得一提的是,這一齣題材嚴肅的戲,卻不時點綴著詼諧逗趣的話語或動作,台詞時有幽默巧思,肢體偶爾也隨著音樂搖擺扭動,呈現出大時代下小人物,無論如何都還是得自得其樂尋開心的可愛風景,而那些用情至深的段落也因而更顯珍貴、惹人不捨。

結局戛然而止,停留在一個極不穩定的狀態:當被蒙在鼓裡的承先終於明白了父母的身世、當瑞郎與肖江以率意的服裝示人、當歧異消失、當共識取得、當不自然成為了理所當然、當所有人都可以坦然面對自己時,象徵偵查的鎂光燈卻突然閃爍了起來,瞬間所有人表情呆滯、不知所措,「我們做錯了什麼?」恐懼油然而生,是不是另一個我們原以為應該享有的權益──如同愛一個人──突然不被接受了呢?又會再需要多少悲劇才能夠撥亂反正呢?《少年金釵男孟母》成為了一則寓言,指向所有應得而未得的人權。

《少年金釵男孟母》

演出|創作社劇團
時間|2017/04/14 19:30
地點|台北市水源劇場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在讓演出提示家庭多元組合的可能性與家庭當中形塑的刻板印象之外,也擺脫了家庭是為了延續香火的價值觀,更試圖指出家庭中性教育的重要性,讓觀者可以思考:性既然存在,但在家庭教育當中卻成為空白。(蘇恆毅)
10月
30
2018
說書到底是誨盜誨淫還是倫理教化?在李漁那裡明白二分的事,在周慧玲這裡變的曖昧難解,而這曖昧難解正是《少年金釵男孟母》透過時空相對論,辯證思索情慾模式的常與非常,提出來的慾望倫理學命題。(許仁豪)
10月
30
2018
瑞娘極力避免承先「重蹈覆轍」背後指涉得是當年自己以陰柔氣質試圖進入體制引起的悲劇,如此的恐懼不僅和現今主流男同志族群對於陰柔性別氣質的賤斥遙遙呼應,也反過來映照出世代之間的身體轉向。(吳旭崧)
5月
11
2017
到底是BL有歷時性,還是恐共是歷時性的存在?要找出表象的共通處並不困難,挑戰在於共通處之外的差異到底為何?歷史的性別是什麼?(王威智)
5月
01
2017
以現代的性別理論去觀看,容易跳脫古典語境而落入以今律古的框限。《少年金釵男孟母》作為一個「再創文本」,是以「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去重新檢視人如何面對情感與自我的過程,才能夠在理論所建構的論述之外窺探此作之所以動人之處。 (吳岳霖)
4月
26
2017
《裂縫 — 斷面記憶》難能可貴在此刻提出一個戰爭的想像空間,一個詩人對戰爭文本的閱讀與重新組裝,具象化為聲與光、人與詩、風與土地的行動劇場,從城市邊緣發出薄刃之光。
4月
16
2024
即便創作者很明白地點名熱戰的軍工複合體、操弄代理人戰爭的幕後黑手等,當我們面對霸權,就一股熱地迎合與慾望的積極投射。若我們像悲劇人物般拿不到自身的主導權,那「反戰」到底要向誰提出呼聲,又有誰又會聽見反對的訴求?
4月
16
2024
由於沒有衝破這層不對稱性的意志,一種作為「帝國好學生」的、被殖民者以壓抑自己為榮的奇怪感傷,瀰漫在四個晚上。最終凝結成洪廣冀導讀鹿野忠雄的結語:只有帝國的基礎設施,才能讓科學家產生大尺度的見解。或許這話另有深意,但聽起來實在很接近「帝國除了殖民侵略之外,還是留下了一些學術貢獻」。這種鄉愿的態度,在前身為台北帝大的台大校園裡,尤其是在前身為南進基地、對於帝國主義有很強的依賴性、對於「次帝國」有強烈慾望的台灣,是很糟糕的。
4月
15
2024
戲中也大量使用身體的元素來表達情感和意境。比起一般的戲劇用台詞來推進劇情,導演嘗試加入了不同的手法來幻化具體的事實。像是當兄弟中的哥哥為了自己所處的陣營游擊隊著想,開槍射殺敵對勢力政府軍的軍官時,呈現死亡的方式是幽魂將紅色的顏料塗抹在軍官臉上
4月
15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