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貼生活與想像《「紙」想玩遊戲》
8月
03
2015
「紙」想玩遊戲(高雄市政府教育局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651次瀏覽
羅家玉(戲劇教育工作者)

西文原名為Teatro de La Llave Maestra的西班牙拉拉劇團所帶來的作品《紙・想玩遊戲》(西文:Delirios de Papel,直譯為『紙的狂想』),是2015心豐玩藝夏令營系列活動之一,適合六歲以上兒童觀賞。受邀演的外國團體是經由2015高雄市兒童藝術教育節負責連繫接洽,由各地方文化單位協助安排至各縣市或鄉鎮演出。

拉拉劇團是以肢體與視覺為演出主軸的劇場。這個集結西班牙與智利表演者的演出作品蘊含多元的表演風格。各有專長的團員們巧妙運用各自絕活,豐富創作本身。演出內容與方式極具實驗精神。舞台演出可看到劇團大量應用肢體劇場、物件偶、舞蹈與雜耍【1】。

演出以看似隨機的方式,在紙幕空白處挖一個或二個或三個或數個半弧形。依據不同主題的生活故事,或是日常隨記、亦或現實誇大、又或是憑空想像的極短篇,玩出紙的創意與美感。燈光顏色、色調與顏色區塊也會隨劇情需求調整。有時是梯形綠色、有時是圓形聚光燈、有時是正方形或長方形的舞台燈。有如sketch comedy或vignette, 以短喜劇、沒有故事線性的非串連式橋段,用幽默或滑稽的表情與肢體語言呈現。不僅表現出生活中的隨意與隨興,也聰明地運用藝術手法表現舞台創意。

戲準備開演。舞台上唯一出現的是一張幾乎與舞台大小一樣寛的超大張白紙,從天花板以高掛的方式垂直至舞台地面。才想著戲到底會怎麼開始,只見一艘小船出現在巨大的紙幕上,紙的皺摺打上海洋綠的燈光,畫面成就一幅如大海中一道道波光粼粼的紋路。接著聽見紙被銳利金屬割開的聲音,掛在空中的紙被劃出一道小半圓弧形,一個女性的頭探出,舞台燈打在她探出的上半身;下方又一道弧形被割開,一個有亮片裝點的魚尾巴躍出海面,左右拍打。

在海上航行的船隻是用物件偶的方式操作,對比與真人飾演的人魚上半身,以及與前者保持對角線,位於下方處的人魚尾巴,讓整體的視覺效果呈現出嬌小船身對比身形巨大的人魚形象。人魚在手中把玩著如同玩具般大小的船隻,美麗又充滿童話傳奇的畫面卻暗藏不為外人道的風險。船身因為人魚的撥弄逐漸傾斜、翻倒、没入海中。簡潔的橋段訴說著出海人命運乖戾,漂盪的航海生活總有變數。巧遇人魚,是命運的捉弄,渺小如人類無法對抗未知、或神話中那些具神性的代表。簡潔乾淨的舞台畫面,以輕鬆地手法訴說了流傳千古,即人魚善用歌聲引誘討海人的海上悲劇。

四位演員在演出極短篇前,皆藏身在白色巨型紙幕後方。每一回出現的方式都不同。有如變戲法的魔術師從紙後鑽出不同的身體部位,佐以不同的造型變化,又或是用不同大小、樣式或材質的物件偶,加上燈光變化,帶給觀眾視覺上的驚喜。讓觀者看戲的期待值隨時處在涓涓活水的流動狀態,新鮮感不斷。

白幕同時也是演員為戲創作的大型塗鴉牆。在特定橋段的安排中,利用噴漆,在幕後現場噴出線條簡單,造形清楚的形狀。也許是直立長方形,或人型,或某一個尚未被演員的肢體動作所定義的幾何形狀。像是與觀眾玩「猜猜下一個要變什麼?」的遊戲。每個人的腦神經元裡因為看到「動態線條」、「成型的幾何圖」、「形狀大小」、「線條顏色」與「燈光色塊」的交互作用,開始在腦中自行連結或想像可能出現的小故事。

猶記得視覺還暫留在上一波的偶戲,燈光暗。燈再轉微亮,白幕中央出現倒如勾的線條,收筆之處又加強了一個點。坐在筆者右方的一家四口,由媽媽帶著三位年紀有別,約六歲至九歲的孩子。看戲過程中母親以對話的方式,詢問孩子的看法,並分享自己的猜測。母親說:「這是什麼啊?看不出來啊。」她的疑惑,勢必是不少在座觀眾的內心話。就在此時,四個半圓弧在圖案下方被割開,紅色輕柔毛絨如Caberet歌舞女郎的肩飾出現在洞口。長型的肩飾被圍成圈;與此同時,圖案的上方又割出間隔較遠的兩個圓弧,兩個長著長睫毛的眼睛從洞口出現。「那是鼻子!」母親驚喜的說。紅色絨毛肩飾於是順理成章地成為嬌艷欲滴的紅唇。

有如法式酒館的女聲與歌曲開始播放。利用汽球的立體橢圓形狀,再加上畫工,那可不是兩顆大眼睛嗎?上下長睫毛則是將黑色長羽毛固定在手套前端所製成的物件偶。

操偶者藏身在紙幕後,只露出由雙手環抱住眼睛汽球、羽毛飄飄如睫毛的畫面。舞台上女子的神韻的確是一位睫毛飄動,時而眨眼時而嘟嘴、電力十足的女歌者。紅色的性感雙唇還搭配著樂曲的咬字呈現不同的唇形,讓人不禁沈醉在慵懶的歐洲酒館氛圍中。

細探作品本身,在許多細節安排上,汨汨流出屬於歐洲人面對生活的興味與豁達。演出本身回應了劇組創作《紙・想玩遊戲》的初衷:這齣戲呈現出紙能有多種可能的表現方式。藉由不同的微喜劇、或詩意或引人入勝的表現手法,嘗試在作品中反映出古怪、超現實與我們對世界的瘋狂想像。【2】

註釋

1. 劇團官網介紹:http://lallavemaestra.com.es

2. 原文:Delirios de Papel es un espectáculo lúdico y plástico que se sumerge en las infinitas posibilidades expresivas del papel, para dar vida a diferentes micro historias cómicas, poéticas y sugerentes, que plasman en escena un universo excéntrico, surrealista y delirante.

《「紙」想玩遊戲》

演出|西班牙拉拉劇團
時間|2015/07/22 19:00
地點|台南市歸仁文化中心演藝廳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乩身》故事內容企圖討論宮廟與乩童的碰撞、傳統民間信仰與媒體科技的火花,並將民間信仰在後疫情時代線上化、科技化所帶來的轉變以戲劇的方式呈現,也希望可以帶著觀眾一起思考存在網路上的信仰與地域性守護的辯證關係。全劇強調「過去的神在天上,現在的神在手上」的思維,但不應忽略臺灣宮廟信仰長久盛行其背後隱含的意涵。
6月
07
2024
既是撇除也是延續「寫實」這個問題,《同棲時間》某種程度是將「BL」運用劇場實體化,所以目標觀眾吸引到一群腐女/男,特別是兄弟禁戀。《同棲時間》也過渡了更多議題進入BL情節,如刻意翻轉的性別刻板關係、政治不正確的性別發言等,看似豐富了劇場可能需求的藝術性與議題性,但每個點到為止的議題卻同時降低了BL的耽美想像——於是,《同棲時間》更可能因為相對用力得操作寫實,最後戳破了想像的泡泡,只剩耳中鬧哄哄的咆哮。
6月
05
2024
相較於情節的收束,貫穿作品的擊樂、吟誦,以及能量飽滿的肢體、情感投射、鮮明的舞臺視覺等,才是表演強大力量的載體;而分列成雙面的觀眾席,便等同於神話裡亙古以來往往只能被我們束手旁觀的神魔大戰,在這塊土地上積累了多少悲愴而荒謬的傷痛啊!
6月
03
2024
「中間」的概念確實無所不在,但也因為對於「中間」的想法太多樣,反而難讓人感受到什麼是「卡在中間」、「不上不下」。捕捉這特殊的感覺與其抽象的概念並非易事,一不小心就容易散焦。作品中多義的「中間」錯落挪移、疊床架屋,確實讓整體演出免不了出現一種「不上不下」的感覺。
5月
31
2024
在實際經歷過70分鐘演出後,我再次確認了,就算沒有利用數位技術輔助敘事,這個不斷強調其「沈浸性」的劇場,正如Wynants所指出的預設著觀眾需要被某種「集體的經驗」納入。而在本作裡,這些以大量「奇觀」來催化的集體經驗,正是對應導演所說的既非輕度、也非重度的,無以名狀的集體中度憂鬱(或我的「鬱悶」)。
5月
27
2024
《敲敲莎士比亞親子劇》以馬戲團說書人講述莎士比亞及其創作的戲中戲形式,以介紹莎翁生平開始,緊接著展開十分緊湊精實的「莎劇大觀園」,在《哈姆雷特》中,演員特地以狗、猴、人之間的角色轉換,讓從未接觸過莎劇的大小觀眾都可以用容易理解的形式,理解哈姆雷特的矛盾心境
5月
21
2024
餐桌劇場《Hmici Kari》中的主要人物Hana選擇回到部落銜接傳統的過程,正是不少現今原住民青年面臨的境遇,尤其在向部落傳統取材後,如何在錯綜複雜的後現代性(postmodernity)裡開闢新的途徑,一直是需要克服、解決的難題。
5月
20
2024
《門禁社區》給人的啟示不應是退守平庸,而是盡你所能,做到底,做到極致,並以每個人自身的條件,盡力去做。再者,小雯理應不是為了背書平庸而來的,且有許多懸而未表的課題尚未展開,雖然編導已經佈線了。這條線,纏結了性、家與國家,唯有通靈者的囈語才能打碎文謅謅的腔調,穿透體制化、保守主義者的象徵層,講出它的困局、流動與盡其可能的出路。
5月
14
2024
渡假村的監看者檢討原住民,漢人檢討原住民、不滿監看者,原住民檢討自己、檢討政府,每個人都站在自己的位置思考,各種權力交織卻不被意識,他們形成了某種對泰雅精神最殘忍的「共識」,之於「文創劇場」這個荒謬至極的載體,之於「生活還是要過下去」,消逝的文化本質很難回來,著實發人深省。
5月
14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