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的曇花一現?——《佘太君討彩禮》
十月
24
2022
佘太君討彩禮(臺灣豫劇團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79次瀏覽

1989年9月,時為「飛馬豫劇隊」的王海玲在至善廳演出《佘太君討彩禮》(下文簡稱「佘」),三十餘年後,改制為「臺灣豫劇團」的年輕新秀在同樣的舞台演出相同劇目――此為「王海玲經典傳承計畫」的劇目之一。三十餘年說長不長、說短不短,長得是傳統戲曲的沒落,短得是經典劇目的再現並未走味。

此齣《佘》為飛馬豫劇隊於1980年代時期自中國大陸引進的劇目,移植過來後並未針對劇本進行改編,僅為整理。【1】原劇名為《楊八姐遊春》,京劇版則為《佘太君抗婚》,國光劇團亦曾演過此戲,然前劇著重「討」的趣味性,後劇著重「抗」的政治性。

劇情概述

《佘》故事起因於楊八姐與楊九妹遊春遇宋王,宋王貪戀楊八姐美色,派老臣王延齡前往招婚,母親佘太君假應親,上殿面君時提出各式奇珍異寶作為彩禮,上至天仙星月,下至公雞生蛋,以巧計委婉拒絕宋王。宋王聽聞惱怒,派遣劉豹前往下旨強娶楊八姐,楊門女將生擒劉豹二子作為要脅。與此同時,宋王不滿佘太君抗旨,下令斬殺抄家,佘太君據理力爭,楊八姐等人至宮殿外要求放走佘太君,加以佘太君細數一門忠烈為國犧牲,宋王只得向佘太君賠禮,打消娶親念頭。


佘太君討彩禮(臺灣豫劇團提供)


佘太君討彩禮(臺灣豫劇團提供)

本劇演出分上下半場,上半場從遊春、遇宋王到招親共有三場,直至第四場王延齡求見佘太君才讓劇情逐漸推升,而後下半場始為全劇高潮處,即佘太君如何解決此一難題。佘太君討彩禮此段相當具趣味性,大段唱曲亦具表演性,而後直面抗君亦表現楊門女將的巾幗風範。

就劇情而言,此劇上半場鋪墊較為冗長,對於習慣情節取向的觀眾而言容易有不耐之感,上下半場的比重也有些失衡。此次為原汁原味的再現經典,當年飛馬豫劇隊或因缺乏專業編劇者,僅直接移植劇目未加以改編,然而更讓人期待的是,「再現」經典之後,是否可能針對經典劇目進行去蕪存菁的「再造」經典?

結構與角色拋接的再造空間

近年來戲曲劇團的經典傳承計畫可見人才培養以及劇目傳承的急迫性,對觀眾而言,經典劇目的傳承除了召喚老戲迷的記憶外,同時也讓新一代觀眾群接觸傳統戲曲的美學,對演員而言,則是在傳統戲中打磨四功五法。然而除了「再現」經典外,「再造」經典才能與時俱進,此戲無論是戲劇結構的梳理,或人物的揣摩皆有再造的空間。

此戲著重人物心計,內心各有盤算,佘太君的老謀深算,王延齡從不解到了然於心,宋王接招再出招,從暗潮洶湧到針鋒相對、劍拔努張,戲劇的層次經由人物的互動得以漸次推高。整體演出而言,演員表現穩當,而細膩之處仍待琢磨。飾演佘太君的連宏真多飾老生、偶兼老旦,此次以老旦應工,其佘太君也帶有陽剛霸氣,音色宏亮有勁;飾楊八姐的劉嘉媫唱曲甜美,飾楊九妹的繆乙葳武打乾淨俐落,而分別飾演王延齡和宋王的林文瑋和林原茂屬聲線溫潤,演員各司其職表現不俗。


佘太君討彩禮(臺灣豫劇團提供)

可惜各角色之間缺少細微地拋接,例如第四場王延齡求見佘太君,佘太君知其來意不單純,王延齡顧左右而言他不知如何開口,當中有許多可用眼神或細微動作表現相互猜測的空間;或如佘太君與宋王開禮單,佘太君是已想好要討什麼彩禮,或是興之所至滿口胡謅?宋王又是在何時察覺佘太君用計?凡此,細膩之處若能做足,戲味便能更加完滿。

是故,一齣戲的完整度往往取決於細微的動作與表情變化,而這樣的功夫也同樣需要經過多次的演出、修正和揣摩,但一次性的再現或許只能先求不失本分。若要有效地傳承則需要不斷地再演,如同《王魁負桂英》等劇目,能經得起時間的考驗才真正地成為經典。《佘太君討彩禮》已許久未再演出,重新搬上舞台或許正是重新檢視與修正的開始,期盼讓經典能恆久而非曇花一現。

 

註解:

1、魏雅惠:《飛馬豫劇隊之研究(1953-1995)》,成大中文所碩士論文,2005年7月,頁198。

《佘太君討彩禮》

演出|臺灣豫劇團
時間|2022/10/15 14:30
地點|高雄文化中心至善廳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回歸歌仔戲重視的戲肉戲骨論,全劇戲肉落在殺子碎屍一折,這段過去不見容的敘事,放在當代依然衝擊,其他枝節則是強化戲感的戲骨。但對我來說,徐氏殺子的理由和掙扎過程,遠比殺戮本身重要。
一月
12
2023
國光劇團的新版《西廂記》企圖將兩位當家女旦戲份平分秋色,塑造一靜一動的畫面,將婉約柔美與嬌俏活潑互現,同時代表內斂與直率的兩種不同女性類型。
十二月
29
2022
或許戲曲演員的身段有更多包袱,如何打開程式化的身體對演員而言可能是一場歸零的開始、需要更多的嘗試與勇氣,因而把所有的焦點都讓渡給聲音的表現。
十二月
26
2022
飾演馬的演員施冬麟,不僅演繹出了馬不經世事的無辜之感、更有身為神馬的傲氣之態以及後期的頹靡不振,踏腳、吐口水等的身段都相當令人為之一亮,與馴馬人劉冠良的默契更是相當契合,展現出了「人」與「動物」之間的連結性與差異性。
十二月
24
2022
弘興閣的《花》劇可說是夠接地氣,並實踐自我期許:探索布袋戲新型態──劍光戲(以劍俠為骨構、金光為風格)展演的可能性。
十二月
24
2022
在這部敘事軸線紛呈、意象錯落交織的《千年幻戀》之中,最後這一幕直言爽利地解開整個故事的謎底——赤和RED就是寧采臣和燕赤霞,反之亦然。
十二月
15
2022
在巧妙的表演下,為這正典之外的if線增添合理性,並點題「戀」字,以禁斷的情感串接起千年之後的太空。
十二月
15
2022
藝師們的專長是演出並非教學,有時候會認為把學生交給專業的老師,學生能夠學到更多,反而忘記了思考凝鍊自身精華傳承的可行性⋯⋯
十二月
05
2022
不似以往戲曲只描述王昭君離鄉的悲切,而是加入女兒欒提雲的視角,由不同的角度去向觀眾揭露移民與移民二代在生活中所面臨的外部壓力和自我認同的問題。
十二月
05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