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金屬般的冰冷吶喊《哈姆雷》
5月
12
2014
哈姆雷(台南人劇團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460次瀏覽
張簡亦杰(台灣大學戲劇系學生)

一陣低頻的音訊使原本吵嚷的觀眾群安靜了下來,像是雜訊般的電波,使我們的腦袋彷彿是被干擾般隨著音頻高低起伏震動晃動著。身穿暗黑色系皮革與鎧甲的哈姆雷在舞台上緩慢的轉動頭部左顧右看著,摸不清楚他的眼神是否是有方向性的在搜尋什麼東西,接著他輕盈的跳躍到舞台前方拿起攝像機,攝像機所拍攝的畫面在上舞台左右兩側的螢幕同時轉播著,配合著持續不斷的背景雜訊音樂,整個空間除了干擾式的電波極大聲的播放著,沒有其他聲響與對話,配合著哈姆雷不發一語的用各種角度與姿勢注視著攝像機的投射內容,恍惚憂鬱的神情,空氣中徹底被詭譎給籠罩。

過不久,上舞台的玻璃門後走出了新王與皇后大臣們,大家開始為逝去的先王哀悼著。舞台正中央的地板有個長方形的凹洞,以鐵網門罩住凹洞,象徵著先王的墳墓。對於以鐵絲作為墳墓的屏蔽這點,我有很多想像,究竟是為了讓觀眾可以嘗試窺探凹洞內的情景(但實際上觀眾看不到)還是想表示其實繼位的新王(先王的弟弟)在處理兄長後事上的隨便,或者是為了配合整體服裝造型發展一種較為前衛現代的金屬風格,還是因為要在碰撞墳墓時能發出尖銳的鐵器撞擊聲,雖然這個疑問無法得到解答,但在墳墓鐵門設計上確實給觀眾一種新穎的視覺感受與想像。而上舞台的玻璃門不知道是以什麼特殊材質製成,或者是靠著燈光與影像的特殊構想與設計,在不同場景時,門會在透明與不透明之間轉換,其中有個段落我印象非常深刻,是哈姆雷對娥菲麗唱情歌那一段,他們在透明的門後唱情頌愛,觀眾可以感受到,不同於前一刻哈姆雷在舞台前方彷彿是瘋癲般的姿態,進入門後,哈姆雷的心境就全然變了一個人般懷抱滿腔的愛慕追求著娥菲麗,玻璃門好像能給我們一種隔離與轉換的幻覺,彷彿角色在玻璃門後的世界是最真實的,不用如舞台前裝瘋賣傻,是一個角色心境的虛實轉換之門。

劇中,哈姆雷在得知已逝父王死亡的真相後,誓言復仇,為了達到目的,他開始裝瘋,好使國王大臣等人摸不透他的企圖,而哈姆雷的眼神中透露出孤獨與隱藏及壓抑的憤恨,尤其透過他的鼻息與發瘋似的輕蔑笑聲,使觀眾更加隨著劇情與角色內心波動著,也能置身事件中感受到哈姆雷對現況的不滿與厭惡。而令我印象深刻的是演員謝盈萱的純熟與方向廣的演技,她在劇中一人分飾二角,除了是嫁給新王的哈姆雷母后,也是與哈姆雷交情甚篤的一名演員,在飾演母后時,她將嫁給謀殺親夫的兇手,在愛情裡的喜悅與聽聞哈姆雷訴諸事實後的晴天霹靂與罪惡表現得非常細膩,情感與表情間的細微轉換都使觀眾心跟著母后這一角被揉緊又扯開似的悲傷與痛苦;而當她飾演演員時,各種驚人的身段展現得淋漓盡致,唸台詞時的聲調起伏一次次將觀眾凝結在她吐出的每個字句上,令人十分佩服。

台南人劇團以非常創新的方式演繹莎劇經典《哈姆雷》,不只服裝造型擺脫以往的中古歐洲風格在現代與前衛間取得奇妙平衡,舞台設計上多金屬與玻璃的光滑質感更給觀眾冷冰的陰森感,不時出現的低頻音波將氣氛降至冰點,而莎劇特有的長獨白更是跳脫平淡的窠臼以充滿動作與激昂情緒的方式被表現出來,種種特別與創新,值得觀眾進劇場好好體驗一番。

《哈姆雷》

演出|台南人劇團
時間|2014/04/18 19:30
地點|台北市水源劇場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導演呂柏伸以寫實表演為基調,加入當代元素,緊扣當今台灣的時代氛圍。然而更困難的挑戰是從當代角度重新理解莎劇劇本。《哈姆雷》更提供後設的機會讓當代導演對劇場本質提問,尋找莎士比亞必定要透過劇場作為表達的動機與渴望。(陳代樾)
6月
07
2014
在舞台設計上使用三個閃動的螢幕,一台用來窺視的錄影機器,搭配著冰冷的鏡面反射的影像──這個空間裡,視覺的暴力超過聲音主宰著我們,刺激我們對於畫面的想像的可能性。(劉崴瑒)
5月
12
2014
魏雋展詮釋下的哈姆雷,性格中的瘋狂卻被放大,揮舞著攝影機、步步逼近身邊所有人的他,更顯出張狂的威脅性,徹底地顛覆了對於哈姆雷的想像。王子如今不再落魄,手中的攝影機賦予了他觀看、監控、紀錄、寫史的權力。他甚至不再需要靠友人將故事流傳下去,為其洗刷冤屈──當然,也不免令人少了點同情與唏噓。(白斐嵐)
5月
06
2014
哈姆雷是影像記錄控,戲一開始(在母親婚禮上)就有點行為失序。他的世界崩解,他的憤怒與抗議只能透過語言與肢體的僭越、抗拒「正常」來表達。而攝影機(及其侵略性)則成了他的武器。(謝筱玫)
4月
28
2014
整齣戲變成在虛偽的表象行為當中,真實情感輾轉掙扎的痕跡──這是演出和劇本的最大不同,表演者隨時可決定每句話語背後的情感真假,從而營造出激烈的內外違和感,尤以哈姆雷和娥菲麗的感情戲,內外衝突最為激烈。(鴻鴻)
4月
21
2014
《乩身》故事內容企圖討論宮廟與乩童的碰撞、傳統民間信仰與媒體科技的火花,並將民間信仰在後疫情時代線上化、科技化所帶來的轉變以戲劇的方式呈現,也希望可以帶著觀眾一起思考存在網路上的信仰與地域性守護的辯證關係。全劇強調「過去的神在天上,現在的神在手上」的思維,但不應忽略臺灣宮廟信仰長久盛行其背後隱含的意涵。
6月
07
2024
既是撇除也是延續「寫實」這個問題,《同棲時間》某種程度是將「BL」運用劇場實體化,所以目標觀眾吸引到一群腐女/男,特別是兄弟禁戀。《同棲時間》也過渡了更多議題進入BL情節,如刻意翻轉的性別刻板關係、政治不正確的性別發言等,看似豐富了劇場可能需求的藝術性與議題性,但每個點到為止的議題卻同時降低了BL的耽美想像——於是,《同棲時間》更可能因為相對用力得操作寫實,最後戳破了想像的泡泡,只剩耳中鬧哄哄的咆哮。
6月
05
2024
相較於情節的收束,貫穿作品的擊樂、吟誦,以及能量飽滿的肢體、情感投射、鮮明的舞臺視覺等,才是表演強大力量的載體;而分列成雙面的觀眾席,便等同於神話裡亙古以來往往只能被我們束手旁觀的神魔大戰,在這塊土地上積累了多少悲愴而荒謬的傷痛啊!
6月
03
2024
「中間」的概念確實無所不在,但也因為對於「中間」的想法太多樣,反而難讓人感受到什麼是「卡在中間」、「不上不下」。捕捉這特殊的感覺與其抽象的概念並非易事,一不小心就容易散焦。作品中多義的「中間」錯落挪移、疊床架屋,確實讓整體演出免不了出現一種「不上不下」的感覺。
5月
31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