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脫父權主義的框架《反反反》
6月
29
2017
反反反(舞蹈空間舞團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709次瀏覽
馬沁心(台灣藝術大學表演藝術研究所碩士生)

西班牙編舞家瑪芮娜‧麥斯卡利的《反反反》(Three Times Rebel),訴說了所謂為何這世界的規則幾乎都是由男性主導和訂定、現在的社會看待女性的價值觀以及一直無法打破的父權的框架,由科索劇院、荷蘭舞蹈劇場及花舞集劇場共同製作的《反反反》,讓我們以女性的角度去看所謂的性別平等,也讓我們看到性別刻板印象其實並沒有隨著社會的開放而退去。

從開場舞台上的框架,沒有華麗的舞台,而是由舞者將框架塑造成不同的圖形,框架我覺得就有如現在社會將女性限制在一個男性為主導的父權社會,兩位男性的舞者,也更加凸顯了男性的強勢,男女舞者的雙人舞和纏綿,這些背後有很深的符號意義,加上女舞者的自語,訴說著這社會一些所謂女生好像「該有的樣子」,屬於女生的心聲,也讓身為女生的我,舞者的每一段小小的段落或故事,都讓我覺得內心酸酸的,有強大的共鳴,加上音樂雖然是由簡單的人聲和鍵盤樂器及一把大提琴,但我覺得音樂在演出中是不可或缺的。

這位作曲者及擔任現場演奏的雅蜜拉‧羅歐思(Yamila Rios),有時使用電腦音樂,有時拿起麥克風喃喃自語,加上輕微的身體擺動,短短的一句話語反覆著,一直到現在還記得那句詞,直接而不加以修飾,說出了看似社會對女生們的看法,她看似不起眼的站在劇場的角落,卻給了這部作品強大的靈魂,偶而拿起大提琴撥弦、哼唱,一個動機反覆著,藉由現場環境的還繞效果,她隨著音樂搖擺的身體,將劇情透過音樂成為緊緊的連繫。

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一位半裸女子的出現,眾人在他的身上用馬克筆圖畫著,毫無遮掩的無助和孤立,揭開了社會的不公平,和赤裸的殘酷,不是因為她的裸露而驚訝,而是對於舞者她所展現的張力,以及想要逃脫社會現實的慾望,讓女性主義的意識達到了高潮,令人驚豔。

在框架經過不斷的扭曲、組合和變形,不同的組合或許隱藏著所謂社會的變遷和和不斷的改革與堆翻,當一位舞者被架在框架上,被孤立審視著,期待女性的意識能被看到,最後舞者退離,留下了框架,問題或許一直都在,但常常被忽視或是像舞者一度鑽入舞台塑膠地板般的被埋葬,或許編舞家期待藉由藝術表演的媒介,能讓社會能看見問題其實一直都在,期待在未來男女能更尊重平等的活著。

《反反反》

演出|舞蹈空間舞團
時間|2017/06/10 14:30
地點|台北市水源劇場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舞者在不同球體裡面以各種姿態蠕動、呻吟、獨白、嘲諷著,脫離了球體,又是一個更大的球體,好比社會、或是更大之生存宇宙空間,雖然沒有實體的框架,但無形之中社會大環境加諸壓力一直存在著。 (邱華廷)
7月
13
2017
舞者一邊用身體擺弄麥克風,一邊戲謔美國總統川普的花邊新聞;半裸的女舞者不停地扭動著身軀,但卻也逃不出眾人手上的馬克筆......編舞家以及舞者所發酵的段落,形成當代社會中,一個個女性與框架之間的戰場。(吳嘉偉)
7月
06
2017
框架在舞台上,不只是道具,也是社會規範,可以被制定,也可以被推翻,只是制定的人是誰,而推翻的人是誰,又如何制訂,如何推翻,都是在時間、人力、空間的集體共構下促成。(戴君安)
6月
15
2017
所以,「跳舞的劉奕伶」或「脫口秀的劉奕伶」,孰真,孰假?跳舞的劉奕伶必是真,但脫口秀的劉奕伶難免假,此因寄託脫口秀形式,半實半虛,摻和調劑,無非為了逗鬧觀眾,讓觀眾享受。
7月
21
2024
作品《下一日》不單再次提出實存身體與影像身體的主體辯證,而是藉由影像之後的血肉之軀所散發的真實情感,以及繁複的動作軌跡與鏡頭裡的自我進行對話;同時更藉自導自演的手法,揭示日復一日地投入影像裡的自我是一連串自投羅網的主動行為,而非被迫而為之。
7月
17
2024
無論是因為裝置距離遠近驅動了馬達聲響與影像變化,或是從頭到尾隔層繃布觀看如水下夢境的演出,原本極少觀眾的展演所帶出的親密與秘密特質,反顯化成不可親近的幻覺,又因觀眾身體在美術館表演往往有別於制式劇場展演中來得自由,其「不可親近」的感受更加強烈。
7月
17
2024
「死亡」在不同的記憶片段中彷彿如影隨形,但展現上卻不刻意直面陳述死亡,也沒有過度濃烈的情感呈現。作品傳達的意念反而更多地直指仍活著的人,關於生活、關於遺憾、關於希望、以及想像歸來等,都是身體感官記憶運作下的片段。
7月
12
2024
以筆者臨場的感受上來述說,舞者們如同一位抽象畫家在沒有相框的畫布上揮灑一樣,將名為身體的顏料濺出邊框,時不時地透過眼神或軀幹的介入、穿梭在觀眾原本靜坐的一隅,有意無意地去抹掉第四面牆的存在,定錨沉浸式劇場的標籤與輪廓。
7月
10
2024
而今「春鬥2024」的重啟,鄭宗龍、蘇文琪與王宇光的創作某程度上來說,依舊維持了當年與時代同進退的滾動和企圖心。畢竟自疫情以來,表演藝術的進展早已改頭換面不少,從舞蹈影像所誘發的線上劇場與科技互動藝術、女性主義/平權運動所帶來的意識抬頭、藝術永續的淨零轉型,甚至是實踐研究(Practice-as-Research)的批判性反思,也進而影響了三首作品的選擇與走向
7月
04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