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錄像和表演的邊上《虛舟紀》、《紅茶時光─通照光》
5月
04
2021
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 現場電影《虛舟紀》(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TIDF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282次瀏覽

張又升(專案評論人)


吳梓安的《虛舟紀》素材豐富、色彩斑斕,影像行進過程零散,卻折射出一條穩固的主軸。從台灣獨特的濕熱氣候所導致的身體不適出發,導演依序呈現健身(包含復健)、身體治療(尤其是拔罐)和懷孕(以及孕婦的身形)三類現象,並以宇宙、生命和神祕學說作貫穿。這些身體因而不只是任意的存在,還是特定幾何形狀的具體化:健身的舉重器材、拔罐的器具和肉身隨後留下的圖案、乃至孕肚本身,都跟圓形或球體脫不了關係。在雜多的現象背後,原來藏著一套本質密碼。

值得一提的是,觀眾欣賞作品時,還能感受到導演在身後的「表演」正為影像內容添加更豐富的元素。如果習慣面朝前方,凝視單一投影或螢幕,我們可能會受到這些光影、動作和聲響的干擾。但當它們達到一定程度,我們也會懷疑起眼前影像中的若干層次,是否為導演即席製造的結果──轉頭一看,吳梓安果然正在使用紙張(書頁?)為光束製造閃爍的暗影。


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 現場電影《虛舟紀》(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TIDF提供)

由於文宣直接列出音樂家姓名,因此相對於「現場電影」,觀眾第一時間得知的,反而是這些作品的「現場配音/樂」性質。在下午的場次中,吳梓安於播放的頭十秒鐘內即因技術問題而重新來過,雖然略顯尷尬,但因為影音皆已播出,我們反而能在正式(也就是第二次)播放時,明確感受到小幅差異,「現場」難以重複的特質於焉浮現。

聲音部分,由丁啟祐的(軟體)合成器首先發出。儘管循著事前編好的樣式前進,仍需緊抓影像的發展加以對話,個別聲線屬於「小聲→大聲→小聲」的型態,佐以類似倒放的效果,影像後半部則漸漸傾向音牆式的噪音。相對於此,劉芳一的彈簧聲響(經過部分調變)在影像中後段才稍微明顯。聲響方面類比與數位器材的互動,應該能進一步跟影像方面膠卷和更多當代技術的交融來對話才是。

如果吳梓安的作品看似零散、實則一貫,那麼黃邦銓的《紅茶時光─通照光》正好相反。雖然全片整齊地泛著昏黃的古色和緩慢的節奏,內容卻是一派悠閒和不太連貫的現代寫意手法,我們可以見到畫家洪通的作品及其故鄉南鯤鯓的風情,包括鹽田與工作中的蚵農。最後,則有頗幽默的黃邦銓和林強泡茶沖片的反身片段。當兩人給那壺茶撒下一包白粉時,不知有多少觀眾戲劇性地聯想到砒霜?幸好鏡頭拉近,我們看到瓶罐上「Soda」的字樣。

正是在此,大家從影像的內容來到製程。不待映後座談的介紹,缺乏背景知識的觀眾或許已經能猜到,這是一種相對老派的沖片技術,或至少在化學原理上,是一種簡約而有趣的沖片替代方案。當林強看著膠卷上的片段,這些片段又顯出看著膠卷的創作者,層層疊疊、世世代代,影像就在這次的放映主題「濕熱」、「記憶」和「膠卷」三者之間流轉更迭,返舊卻也復新。


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 現場電影《紅茶時光──通照光》(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TIDF提供)

大概是巧合吧,不只黃邦銓作品和吳梓安的氣質相反,林強和丁啟祐、劉芳一的聲音設計也有同樣狀況。當《紅茶時光──通照光》以茶壺和茶水點滴揭開序幕時,林強的聲響便直接指涉水滴;稍後取樣洪通本人的話語和民俗祭儀的聲響亦然,概念都是讓聲音返回其載體或發聲體──水聲對應茶水,話語對應洪通及其畫作,祭儀聲響對應鑼鈸等器樂──聽者便於聯想物件或聲音發出時的具體環境。丁、劉的造音思路與此相反,他們的聲音和聲音載體無涉影像內容,意不在領人進入特定時空,而是為了跟影像的氣韻匹配。上述特色讓林強的「現場配音/樂」具有可預期性,對於一般聽眾而言也更友善;至於丁啟祐和劉芳一的操作,則更講求偶然性和聲響編排及音色上的特殊性。

總的來說,上下兩部作品,無論就取樣素材、創作風格,還是影音即時互動的邏輯來說,可謂既對比又互補,不同風貌盡收單場放映。更有意思的是,它們擴張了觀眾對「現場」和「表演」的想像:「現場」不只是觀眾參與、接收的當下,還包括母帶的在場──黃邦銓使用的膠卷不是拷貝(事實上也很難拷貝)──儘管這不是最狹義的錄影當下,但跟複製品相比,已是「第二現場」;「表演」也不專指創作者將作品端至觀眾眼前的行為,發生在空間的一切,凡與影像的生成與改造有關者──吳梓安在觀眾背後大動手腳──皆是表演的一環,只待觀眾被誘發,進而尋找之。

再一次,我們處於錄像藝術和表演藝術之間的模糊地帶。在當代進步技術和思維的不斷刺激下,既有的分類體系並非無效,但或許在將來,最單純的錄像和表演反而才會成為概念光譜上的極端,甚或常態之外的異例。我們等著看。

《虛舟紀、紅茶時光─通照光》

演出|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TIDF
時間|2021/05/02 15:00
地點|空總臺灣當代文化實驗場 102共享吧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16th 新人新視野」三個作品之編創意圖新穎,表演者的身體展現與技巧皆相當純熟,作品段落轉承也皆具體而微的展現出來。然而,創作作品要從短篇發展到較龐大的中長篇篇幅之漫長旅程不易,作品中要推進的議題與串聯的意象之銜接手法較為生澀,讓觀眾在中途發生些許迷失。
5月
22
2024
原本以為「正義」的問題都給楊牧、汪宏倫說完了。最近赫然發現,「轉型正義」的問題或許不在「正義」,而是「轉型」。誠如汪宏倫所指出的,「轉型」的原意是一個有具體歷史脈絡、階段性任務的「過渡時期」,而當前的問題正是用「正義」的超級政治正確和「人權」的普世性,掩蓋了對於現在究竟處於哪一個歷史階段的辨認。我們正經歷的「轉型」究竟是什麼?
4月
18
2024
同時,我愈來愈感覺評論場域瀰漫一種如同政治場域的「正確」氣氛。如果藝術是社會的批評形式,不正應該超越而非服從社會正當性的管束?我有時感覺藝術家與評論家缺少「不合時宜」的勇氣,傾向呼應主流政治的方向。
4月
18
2024
對我來說,「文化」其實更具體地指涉了一段現代性歷史生產過程中的歸類,而懂得如何歸類、如何安置的知識,也就是評論分析的能力,同時更是權力的新想像。
4月
11
2024
「我」感到莫名其妙,「我」的感動,「我」沉浸其中,在修辭上會不會不及「觀眾」那麼有感染力?而且「觀眾」好像比「我」更中性一點,比「我」更有「客觀」的感覺。
4月
11
2024
首先,出於個人感覺的主觀陳述,憑什麼可作為一種公共評論的原則或尺度呢?我深知一部戲的生產過程,勞師動眾,耗時費工,僅因為一名觀眾在相遇當下瞬息之間的感覺,便決定了它的評價,這會不會有一點兒獨斷的暴力呢?因此我以為,評論者對「我覺得」做出更細緻的描述及深入剖析,有其必要。
4月
11
2024
假如是來自京劇的動作術語,比如「朝天蹬」,至少還能從字面上揣摹動作的形象與能量:「腳往上方」,而且是高高的、狠狠用力的,用腳跟「蹬」的樣子。但若是源自法文的芭蕾術語,往往還有翻譯和文化的隔閡。
4月
03
2024
我們或許早已對「劇場是觀看的地方」(源自「theatrum」)、「object」作為物件與客體等分析習以為常,信手捻來皆是歐洲語系各種字詞借用、轉品與變形;但語言文字部並不是全然真空的符號,讓人乾乾淨淨地移植異鄉。每個字詞,都有它獨特的聲音、質地、情感與記憶。是這些細節成就了書寫的骨肉,不至有魂無體。
4月
03
2024
嚴格來說,《黑》並未超出既定的歷史再現,也因此沒有太多劇場性介入。儘管使用新的技術,但在劇場手法上並無更多突破,影像至多是忠於現實。就算沒有大銀幕的說書人,只剩語音也不會影響敘事,更何況每位觀眾的「體驗」還會受到其他人動線的干擾,整場下來似乎讓人聯想到國家人權博物館的導覽。但這並非技術本身的問題,更不是對題材沒興趣
3月
21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