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關消費,女性show on《羞昂APP》
10月
22
2012
羞昂APP ( 莎妹劇團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2090次瀏覽
薛西

《羞昂APP》以素有胯下界天后之稱的暢銷作家宅女小紅(「羞昂」正是小紅的台語發音)為主角,試圖透過羞昂形象的再現,表述OL生活的困乏與振作。創作者建構了一套從「Show On」到「Show Must Go On」的敘事,劇本語言平易近人,飾演羞昂的謝盈萱,節奏掌握得宜,舉手投足之間皆具說服力。不過,嚴格來說這並非獨角戲,另一位演員,也是劇場常青樹的Fa扮演「旁白」,羞昂說的每一句話的潛台詞,就這樣陸陸續續被逼講出來,屢屢惹來哄堂大笑。

在羞昂的OL生活抒發的場景之後,接著依續為甫出版《第一次告白就上手》但其實擁有五次婚姻的婦人,以及因小三事件被頻頻追問的優雅名媛,這樣的敘述策略,是將辦公室OL身分的羞昂,與其他不同社會身分的女性並置、對照,揭露這些女性在人前與人後、穩定自主或光鮮亮麗背後的受抑,另一方面亦試圖把視角拉遠,從而尋找、建立女性「被看」的共通性。

此外,《羞昂APP》也運用大量的「一個人」的話語,鋪陳羞昂代表的單身女性生活,這也不免令人想到日本經濟學家大前研一提出的「一個人的經濟」,他認為這是由於高齡化、少子化和網路化三個時代因素而形成的;還有一個社會因素就是經濟不景氣,物價指數與薪資的漲幅並不一致,對年輕人來說,房價的高漲也促使他們寧願多做一個人的消費,拋棄過去買房是人生目標的觀念。自轉星球出版社在今年四月出版試刊號的《練習》雜誌,主題是「一個人」,內容包括「10幅:一個人的生活風景、10餐:一個人從容完食、20段:一個人的獨處時光、透視一個人心理測驗+5堂練習課」等,也可說是符合大前研一的經濟觀察。

但《羞昂APP》最終並沒有提供什麼關於看待OL的新穎觀點,也沒有要牽連這樣的經濟趨勢/社會氛圍的意圖,它比較是在一種淺顯諧趣的調度時空裡,讓演員與技術盡量達到高水平,不過OL羞昂的低存在感,並沒有被更立體地表現出來,因此文本的深度與厚度相對薄弱許多,但的確是一場很有娛樂性的演出。

《羞昂APP》六月份啟售時的文案寫著「人生就是不停的消費;消費,決定了你是誰!」但我們最終看到的這個劇場文本,其實並沒有把「消費」表現出新的格局(不過兩位演員的表現的確相當精采)。或許,創作者的「觀點」是表現在中間那段透過對於藝術的戲謔般的質疑(藝術性、文學修辭)、先行預測評論人看完戲的反應(老梗、膚淺)云云,但就文本結構來說,其與上下文的關連性都不強,反而遠離了既有的脈絡。不妨學習當網友指正羞昂文章別字時,她「被糾正了也不會改,還回『這樣是不是很瀟灑』」的精神(參見節目單內羞昂的訪談),繼續認真地通俗下去。

另一個觀看《羞昂APP》或者要再拉遠視角,涵括莎妹劇團近作《膚色的時光》的角度,來自製作端的思考。許多人應該都還對《羞昂APP》第一週演出票券三天內秒殺的盛況記憶猶新(第二週「超激賣加演場」也賣得很快),或也還記得2009年掛著「誠品春季舞臺」之名的《膚色的時光》,在誠品信義店6F展演廳連演19場幾近完售的情形(而此劇今年又將於11月以「2012誠品戲劇」之名重演)。恰逢這一期《PAR表演藝術》雜誌製作「票房長紅的5個問號」專題談論表演藝術行銷,莎妹劇團這幾年在行銷上的披荊斬棘,想來更是值得觀察研究。

《羞昂APP》

演出|莎士比亞的妹妹們的劇團
時間|2012/10/20 19:30
地點|台北市華山1914創意文化園區東3館烏梅酒場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羞昂APP》表演形式很卡通,卡通化的肢體動作並不少見,從卓別林到周星馳到金凱瑞到張衛健都有類似的作品,不過將誇大表情動作放在小型實驗劇場,倒像極了一張張真人漫畫;再者,既然舞台動作極盡誇張之能事,對白則要設計得很跳tone才合味。說到這裡,不得不令人佩服獨撐全局、一路逗哏到底的女演員謝盈萱,她那種歇斯底里帶著神經質的演法,居然成功掌控了全場情緒。(吳奕均)
10月
23
2012
即便創作者很明白地點名熱戰的軍工複合體、操弄代理人戰爭的幕後黑手等,當我們面對霸權,就一股熱地迎合與慾望的積極投射。若我們像悲劇人物般拿不到自身的主導權,那「反戰」到底要向誰提出呼聲,又有誰又會聽見反對的訴求?
4月
16
2024
《裂縫 — 斷面記憶》難能可貴在此刻提出一個戰爭的想像空間,一個詩人對戰爭文本的閱讀與重新組裝,具象化為聲與光、人與詩、風與土地的行動劇場,從城市邊緣發出薄刃之光。
4月
16
2024
由於沒有衝破這層不對稱性的意志,一種作為「帝國好學生」的、被殖民者以壓抑自己為榮的奇怪感傷,瀰漫在四個晚上。最終凝結成洪廣冀導讀鹿野忠雄的結語:只有帝國的基礎設施,才能讓科學家產生大尺度的見解。或許這話另有深意,但聽起來實在很接近「帝國除了殖民侵略之外,還是留下了一些學術貢獻」。這種鄉愿的態度,在前身為台北帝大的台大校園裡,尤其是在前身為南進基地、對於帝國主義有很強的依賴性、對於「次帝國」有強烈慾望的台灣,是很糟糕的。
4月
15
2024
戲中也大量使用身體的元素來表達情感和意境。比起一般的戲劇用台詞來推進劇情,導演嘗試加入了不同的手法來幻化具體的事實。像是當兄弟中的哥哥為了自己所處的陣營游擊隊著想,開槍射殺敵對勢力政府軍的軍官時,呈現死亡的方式是幽魂將紅色的顏料塗抹在軍官臉上
4月
15
2024
《Let Me Fly》的音樂風格,則帶觀眾回到追月時期美國歌舞劇、歌舞電影的歡快情境,不時穿插抒情旋律作為內在抒發,調性契合此劇深刻真摯、但不過度沉重的劇本設定。
4月
12
2024
因此,當代的身體自然也難以期待透過招魂式的吟唱、紅布與黑色塑膠袋套頭的儀式運動,設法以某種傳承的感召,將身體讓渡給20年代的新劇運動,以作為當代障礙的啟蒙解答。因此,黑色青年們始終保持著的這種難以回應歷史的身體狀態,既非作為歷史的乩身以傾聽神諭,亦非將僵直的歷史截斷重新做人。
4月
11
2024
劇作前後,笙演奏家宮田真弓,始於自然聲中出現橫過三途川,終於渡過三途川後與謝幕無縫接軌。無聲無色,不知不覺,走進去,走出來。生命與死亡的界線,可能並沒有我們想像中那麼分明。
4月
09
2024
兩個劇目分在上下半場演出,演出意義自然不單純是揭示狂言的作品,而是透過上半場年輕演員演出傳統劇目《附子》,表示傳承傳統的意味,下半場由野村萬齋演出新編劇目《鮎》,不只是現代小說進入傳統藝能,在形式上也有著揉合傳統與現代的意義。
4月
08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