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視崑曲傳承之路《2012崑曲.青春說故事》
4月
27
2012
2012崑曲 青春說故事(台灣崑劇團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324次瀏覽

2012/04/22 14:30

地點:台北市中山堂

文 陳彬

建國工程文化藝術基金會舉辦的「2012崑曲.青春說故事:江蘇省崑劇院精采折子戲」,四月廿一日及廿二日在臺北市中山堂演出兩場折子戲,這兩天的演出,沒有開演前製作單位負責人的致詞,也沒有演出後的演員簽名會,回歸到純粹的表演流程,倒也素樸。

兩天演出八個折子戲,七位青年演員都很賣力的演出,每個人都至少有兩折戲,足以看出他們的特長與師承。應該說這年頭還有人願意花時間學崑曲,就該為這項表演藝術深自慶幸,但仍不免想在此吹毛求疵一番。

以掌聲最多的《虎囊彈‧山門》而言,卻是我最不能接受的一折戲。首先,根據《與眾曲譜》,本劇劇名應該是《虎囊彈‧山亭》,而不是《虎囊彈‧山門》,有人稱之為〈醉打山門〉。魯智深酒醉練拳,打壞了半山亭,寺中的和尚怕他鬧事,把山門緊閉,魯智深要回寺休息,被拒於門外,他以放火威脅,小和尚才開了門。他又看著哼哈二將不順眼,要拿山門大栓打哼哈二將,最後驚動住持,因他擾亂香火,給他書信一封、白銀十兩,要他去東京大相國寺。本折演到魯智深離寺為止,所唱的曲牌有【點絳唇】、【混江龍】、【油葫蘆】、【天下樂】、【哪叱令】、【鵲踏枝】、【寄生草】、【尾】。

現在的演法,魯智深擺完羅漢的pose還沒回到山門戲就結束了,整折戲被砍掉一半,在剩下的半折戲中還只唱三支曲子,刪去了【混江龍】。飾演魯智深的曹志威很認真也很自得其樂的在台上表演,他單腳獨立十幾分鐘模仿各個羅漢,風靡了全場,但我認為不管這個劇種被稱為崑曲或崑劇,都是以唱念為主,而不是有一半的時間是不發一聲的特技表演。其實他的音質並不適合唱花臉,演趙匡胤都嫌太尖銳,但趙匡胤可歸入「紅生」,身為觀眾也就將就了。而魯智深是花臉,曹志威的音質顯現不出魯智深那豪放、魯莽的特質。

幾位演員都是有師承的,而且從他們的「形似」可以看出他們是很認真的在模仿老師,不過,每個人的條件不同,在老師身上是優點,到了學生身上可能會變成缺點;當然,學生可能自己不知道,這就要靠「明白的」老師,避免條件不同的學生形似自己,在教完戲之後,要從客觀的立場評斷學生的表現。而老師演戲的路子更是必定要傳授的,那麼像〈山亭〉這種戲,就有可能這樣一路傳承下去,再也沒有人知道原貌了。就像現在的年輕觀眾把「『昆』曲」當「『崑』曲」,也不知「洪『升』」應該是「洪『昇』」。目前崑曲舞台上花臉戲本就不多,這一來又被砍了半齣,真是罪過啊!

另一位令我印象深刻的演員是徐思佳,他所演的趙京娘和蘇雲之妻鄭氏是截然不同的人物,我個人比較喜歡鄭氏,趙京娘則失之聒噪,還有觀眾說他像「花癡」。徐思佳兼習正旦和閨門旦,目前閨門旦多如過江之鯽,好的正旦倒不多見,如果能把一些正旦戲好好的學下來,倒不失為一條路徑。

兩天的演出有人念錯台詞,還有人麥克風已經打開竟然在後台喊起嗓來,真讓觀眾嚇了一跳。

《2012崑曲.青春說故事》

演出|江蘇省崑劇院
時間|2012/04/21 19:30
地點|台北市中山堂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歌仔戲是流動的,素無定相;由展演場所和劇團風格共同形塑作品樣貌。這齣《打金枝》款款展示歌、舞、樂一體的古典形式;即使如此,當代非暴力觀點可以成為古路戲和解的下台階,古路陳套歡快逆轉後,沾染胡撇氣息,不見胡亂。為何一秒轉中文的無厘頭橋段可以全無違和?語言切換的合理性,承載著時空及意念盤根錯節構成的文化混雜實景。
7月
15
2024
《巧縣官》在節目宣傳上標舉的是一齣「詼諧喜劇」,於現代高壓的工作環境下,若能在週末輕鬆時刻進入劇院觀賞一場高水準的表演,絕對是紓壓娛樂的最佳選擇,也是引領觀眾接觸京劇表演藝術的入門佳作。
7月
12
2024
當然,《凱撒大帝》依然有當代傳奇劇場多年來的戲曲與聲樂、歌劇等表演形式結合的部分。吳興國演出賈修斯、凱撒、安東尼,各自使用了老生(末)、淨、武生、丑的行當,以聲腔與表演技巧詮釋三個角色,恰如其分,也維持《李爾在此》、《蛻變》的角色聲腔多重變化的設計。
7月
09
2024
從歌仔戲連結到西方劇本、德國文學、波蘭電影導演或法國文學批評,《兩生花劫》的故事起於江南恩怨,卻在台灣釋放和解。我們當然可以從《兩生花劫》關注且重探本土戲劇的本質,但也不妨將它置於世界文學的脈絡下思考。傳統必須走向世界,而傳統也永遠在當代重生
7月
03
2024
或許老戲新編不若以往跨文化的豫莎劇、取材本土小說系列、或實驗性質系列等劇目的開創與新意,現今的傳承與復刻路線讓豫劇團近幾年的劇目走向較為保守,但在經典劇目不斷重演的過程中,新一代的觀眾看見豫劇團在演員與劇目傳承中的成果亦是打磨功夫的必經過程。
7月
03
2024
《狐狸兒媳-小翠的愛情札記》是一齣充滿戲劇性和情感的精彩客家戲,巧妙地結合神話、戲劇和人性的叩問,融合戲曲、文學和哲學,同時探討愛情、命運和超自然元素等主題的精彩演出,從開場的喜慶氣氛到結尾的離合場景,展現出月缺重圓的仙/人之情。
6月
28
2024
外調演員張閔鈞是新生代中表現傑出的演員之一,無論在眼神的專注與變化、唱唸的真假音轉換或鑼鼓點的收放空間都表現得恰如其分,為本次表演增添許多光彩。有別於其他團隊的呈現,此次展演彷彿將主軸更偏向「小旦」一些,真正的呼應了劇名《薄倖錦衣郎》中女子的悲涼處境,觀賞完畢除了縱橫大仇得報的快感,也默默興起一股「秋扇見捐」的哀戚。
6月
26
2024
對我來說,《青姬》恍如在劇場與潛意識展開交流,反覆觀看未磨損打動的感受。動人始終在捕捉經典間隙的微聲,在經典延展的時空編織,一幕幕的拼湊中浮現新曲;經典不再是方向底定的單行道,微縮個人、團體、社會間多層次群我互動,時空是意識的載具,封存著眾人的意識變化。
6月
26
2024
《兩生花劫》是一部集傳統與創新於一身的優秀作品,在各個方面都展現實力,劇中呈現的文化融合和思想深度,將觀眾帶入一個令人驚艷的歌仔戲世界,並在傳統調中帶來變化,是個具有挑戰性但也充滿潛力的嘗試。
6月
25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