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到為止的愛情表象《曼波搖滾》
11月
07
2017
曼波搖滾(賴翠霜舞創劇場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970次瀏覽
蔡振揚(臺灣藝術大學舞蹈系研究生)

開場時,舞者邀請觀眾到舞台跳舞,白色的桌子布置在舞台後方,舞者在如同交際場在舞池上跳舞,開放的空間交誼,找尋自己愛情。之後,舞者進行一場相親過程,進行自我介紹後,在時間限制中交換位置,當舞者在介紹自己時,其他舞者會進行半成型的動作,與這在進行介紹的舞者,共同呼應對於愛情及婚姻的期待。最後,一名女舞者說明他的擇偶條件後,並在大笑中結束,如同諷刺我們現在人對於愛情的需求很多,在這麼多的選擇與擇偶條件之下,大笑結束,對於結局有其開門見山的暗示——孤獨。接續舞者在接龍殘影的動作表現,把空間切回到交際場,藉由音樂切會到主題-愛情,三人跳舞的舞蹈失誤,引起爭端,三人世界的婚姻及愛情關係,呈現到婚姻複雜的三角關係。

下一段舞碼男舞者與不同人打招呼,欲言又止中,說出:我是個男生,但我覺得我就是一個女生。作品中,從婚姻當中切入,有些人得的到婚姻,有些人得不到婚姻,但最終都是孤單的。舞碼中,同志議題、性別認同議題、墮胎、師生戀、老少配、姊弟戀都是表演中點到為止的議題,愛情是不分性別種族,愛情呈現的方式不管如何,只要有愛是不方性別及年齡的,比如,三人舞LIBER TINGO在中式婚禮舞者中,把婚禮的儀式變成雙人舞,後方有西式的禮服,放在舞台後方,傳統的婚禮回到婚姻的價值,像紙片的西式婚紗,舞者會運用西式服裝,搶捧花,大家紛紛在尋求婚姻的結果。但最終穿上的新娘服的是男舞者。

二個男舞者,四個女舞者,交織著錯縱複雜的愛情,想討論的東西僅此於呈現現象的本身,嘗試想把現今社會的愛情及婚姻現象表現於舞作之中,但僅是點到為止,其存有的空間,有待觀眾想像與省思。從胡塞爾現象學的觀點,重視其回到事務本身的真實,懸置:存而不論,也就是排除一切預設立場與預設方法本質直觀,對現象進行直觀的描述,尋找其本質現象學還原,懸置之後,透過對事物的直觀描述,尋找其本質性基礎。在「回到事物自身」的態度下,都將有屬於那事物的現象學方法,也將有屬於每個現象學實踐者的方法,強調對事物發出提問,發覺事物令你好奇的特殊之處...愛情、婚姻、關係藉由自己的旁觀者角度,在欣賞這個作品,觀眾從舞作片斷中,找尋自己的故事,並從舞作愛情關係上的處理,發掘省思愛情關係的複雜及多元的,從中找尋婚姻的價值。舞作中創作者藉由觀察的現象表現於作品,從現象學的角度切入,不多做批評,不想表達主題,讓觀眾運用自己的生活經驗,與作品連結其中孤獨,背叛,複雜多元中的關係。

《曼波搖滾》

演出|賴翠霜舞蹈劇場
時間|2017/11/4 19:30
地點|板橋435藝文特區浮洲館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將現象生活動作轉至舞臺上的表演,讓觀眾在隱隱作傭的生活常態下, 思索著隱約在身體行為裡的心理情緒。(陳楠)
11月
21
2017
 
多人版的雙人舞,巧妙地具現了速食主義下交往關係中的複雜性,主導者隨時可以牽起一雙手,又在下個拍點換搭上另一雙手,但交往鏈中的弱勢者只能在後搭著背;儘管舞伴有多個,卻總是守著一對一的動作,好似在感情的混亂中嚮往那唯一的理想形式。(吳佳茵)
10月
25
2017
重複呈現的跌落再起,有如加強語氣的文字敘述般,讓視覺的感受極致強化,例如當眾人一起朝右,跌落椅下後,換座位再起時,集體呈現形成的碩大意象,就有別於個人的小起小落,彷彿用了放大鏡來擴張視角的收納。(戴君安)
10月
23
2017
雖然,在觀看的過程,偶爾會不時閃現暗黑舞蹈(舞踏)的影子。同樣從黑暗醜陋而生,同樣在思考生命與死亡,孤獨與自我。然而兩者不同的是,舞踏以反叛西方美學傳統出發,抵抗當時日本社會情境,使「用異質性的活力顚覆一個宿命的日常規律」【1】為核心,從而透過身體轉化出對生與死,對肉體解放的思考。因此舞踏手近乎全裸,身抹白粉,以蟹足、匍匐、扭曲動作為主是為突破傳統美學。
2月
19
2024
用四年的時間琢磨一股創作念想,以「身體處方」命名舞團方向的莊博翔,將其《㒩怪》為名的創作提案,一路延展成如今四十分鐘的中長篇作品《㒩》。那是非人而夢魘般的身體視覺,牽引著觀者閱讀如《弗蘭肯斯坦》般的哥德式幻象,不僅在神聖性與暗黑中將肉身獻祭,同時藉由「鼠王」此一特殊現象來貫穿現代社會中的親密孤獨與人際間的病態依賴。
2月
01
2024
《㒩》動作風格與主要精神內涵,可說盡體現於「㒩」一字的拆解。人、豕、虫,依序可分別對應在:舞作詮釋不同的孤獨,區別其相似卻複雜之心理情狀;在三人共同體結構各自四肢開展時的代表性動作外形;裸身舞者戴上去五官去毛髮面具的去人化,執行一系列既緩而黏的動作質地,進而製造之蟲形意象。
1月
26
2024
奔放的情緒也帶領作品達到最高潮之片段,在積累著所有人的祝福與賦予觀者無限希望之下落幕,《治癒》的旅途是遙遙無期的,期許燦爛的金黃色泡泡能永遠相伴於悲傷左右。
1月
08
2024
當越來越多人能打破自身對於性別的既定想像/期待,不再被自己對特定性別的投射所綁架,當每個生命可以自在地生長成她/他們喜歡的樣子時,那才真的是理想來臨的那一天。
12月
29
2023
這裡的「對」,它有沒有可能是對答、是對合、是對入、或是對準?於是,在發動這一連串的追問之下,或能為那些被切分的脈絡找到再度整合的對話機會,以此回應我在感受「斷裂」時內心波動的疑問
12月
28
2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