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觀一場時空維度的奇幻之旅《精怪閣》
5月
15
2024
精怪閣(臺灣優勢力芭蕾舞團提供/攝影張家豪)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255次瀏覽

文 陳韋志(國立臺灣藝術大學舞蹈學系研究生)

此製作以「精怪閣」為名,並激盪、觸發了筆者諸多的想像,特別是「精怪」這二個字,想像其名之下的面貌,究竟是以古老傳說的精靈鬼怪為題材,抑或是表演者將以奇特、怪異的裝扮和舞姿呈現於表演場域「閣」之中。舞作開始一切幻想止於此,對於「精」、「怪」、「閣」三字,筆者有了顛覆想像的見解,其各字代表著不同的意涵。「精」是表演者與舞臺空間極致淬鍊、完美合一的精粹,「怪」是編舞者驚奇的編舞手法及以異國文化為題材所呈現的舞作風格,「閣」則是舞者以極致細膩肢體及情感詮釋,展現別於常人、獨樹一幟的舞蹈詮釋風格。綜合以上三字,「精怪閣」不僅在舞蹈方面有別出心裁的特色,在音樂的使用上也緊扣著主題的怪奇氛圍,除此之外,舞臺燈光及佈景,甚至是編舞上加入了戲劇背景的手法等,並且藉由兩位身體質地完全不同的舞者進行舞作詮釋,進而共融、精淬而成的跨領域製作。

由編舞者陳維寧所編創的舞作《安卡 Ankh》以拼湊手法貫穿其中,藉由古埃及安卡(Ankh)的題材將舞作如碎片般劃分為許多段落,創造出整體神祕異國情調風格的舞作。以安卡生命之鑰串聯引領觀者進入時光隧道並開啟神祕的旅程,舞作步調如流水潺潺般,緩慢而行、接連不止,又如同生命一樣,歷經誕生與死亡,爾後緊接著下一段生命的開端,週而復始的運行著;於舞臺空間的使用上,僅以一塊極盡佈滿舞臺的大地毯及幾塊吊掛從天而降的圖騰掛布豐富作品的畫面感,並無太多裝飾,卻已細膩巧妙地將劇場營造為富有異國情調的神祕殿閣,同時,搭配著引導觀者更多想像空間的燈光,進而創造出獨特絕美,既端莊又詭譎的整體氛圍令觀者記憶猶新。

起初的畫面呈現出不成比例的上身與下身,而其餘身體部位皆被黑色地毯所覆蓋,配合著微弱的舞臺燈光,看見脊柱以極緩慢的速度帶動軀幹扭轉,雙手輕撫流動於周圍空氣之中,如王者般超然堅定的神情極為從容沉穩;反之,漸漸甦醒的下肢與之反方向運行著,令筆者不禁感到躁動不安,並一步步揭開其中神秘的面貌。


精怪閣(臺灣優勢力芭蕾舞團提供/攝影張家豪)

女舞者在舞作中詮釋轉換自如,以細膩的肢體展現舞作中的各種想像,時而扭動身軀、擺動雙手,令人聯想到女人婀娜多姿的體態;時而癱坐地上四肢輕柔的波動彷彿使空間中的氣息相互交融,並化為流動不息的尼羅河河水;時而又全身癱軟,不斷在墜落與深耕之間反覆來回,強調著不受自主意識的控制,由他人操弄的生命之鑰。作品中使用大地毯作為佈景、道具及服裝。當作佈景時,看似尼羅河的河水般波光粼粼,反面則似浩大無盡的沙漠;將它作為道具及服裝時,埃及金字塔的形象亦就此展現出來。

古埃及人相信死者只要緊握「安卡」就能重新擁有生命,相傳連古埃及法老為追求生命能永生不滅,死亡時也是緊握著「安卡」生命之鑰。「安卡」生命之鑰的符號在埃及語中,是代表「生命」或「生命之息」的象形文字(“nh = ankh”),因埃及人認為人間的生命旅程,只是永恆生命的一部分,故安卡同時象徵著生命的存在,亦象徵著來世的到來。

作品《安卡 Ankh》反映著世人的各種放不下的慾望、執著、憎恨、貪婪等種種執念,直到死亡都還是選擇緊抓無法放下。於末段中,男女舞者重複著相同的舞步,並且持續朝舞臺上一塊從天而降的掛布邁進,直至結束;對我來說,那掛布象徵著通往未來世的大門,當人們進入了那道門之後,是否又真的能夠永生?編舞者以重覆性的組合動作,傳遞了佛家所說的輪迴,生命彷彿不曾停歇也沒有盡頭。

舞作《倒影》由編舞家方意如所編創,意在表現雙人的各種關係,讓兩位舞者,藉由肢體與空間不同面向的變化,呈現不同視角下人與影的關係。當光線照來,影子變顯現,當光線不在,影子就消失,人與影合為一體。

舞作中有許多雙人對視的片段,兩人同步模仿著彼此,在此時時間彷彿靜止,促使觀眾更專注於雙人間肢體的呈現,表現出人與影的各種微妙關係;鏡像呈現的不只是肢體技巧動作形式上的相同,更細膩琢磨呼應對方的情緒展現。此外,作品中更令我著迷的部份,是段落之間肢體動作的轉換,轉身、落地與回眸,彼此默契的掌握與主軸的聚焦都拿捏得精準到位。


精怪閣(臺灣優勢力芭蕾舞團提供/攝影張家豪)

此作品中的肢體動作雖簡單,也並無太多高難度技巧動作,卻能從簡單純粹中,看見舞者極致細膩的處理與詮釋,不論是動作間的暢行流動,抑或是動作質地的清晰轉化,都呈現出當下最適當的樣貌。

舞作《倒影》特別以聚光燈投射光圈於舞臺正中間為開場,搭配跳動的光球急速轉換於舞臺天幕及翼幕上,最後從男舞者的後小腿極速地轉換投射到地板上。此時女舞者如影子般,緊臨男舞者的腳底水平延伸,靜靜橫躺於地板之上,編舞者企圖以戲劇手法凸顯舞作主軸「倒影」的出場。

舞臺上投射不同深淺的幾何圖形色塊於地板上,投影配合燈光營造出高低層次的非現實感,所呈現出的想像畫面是以影子的視角,觀看著人的世界;於舞臺正中間投射圓形的光圈,此設計使劇場空間達到聚焦的效果,凝聚了觀眾的視覺範圍,使其專注於舞者詮釋人與影微渺的親密關係,像是二者合而為一個個體,唇亡齒寒的關係控制的彼此,更像同極相斥的磁力渴望背道而馳。

整場製作經由舞者精萃的詮釋,及編舞者既古典又創新的思維想法實踐於表演場域,創造出精巧、怪奇又迷人的殿閣。兩首舞作帶領觀眾歷經時空與維度的轉變,服裝的設計使視覺畫面鮮明、設計感十足,為舞作特色更顯加分。「精怪閣」觸發了觀者想像不斷延續,並持續品嚐其中的餘韻。

《精怪閣》

演出|臺灣優勢力芭蕾舞團 × 葆舞壂
時間|2024/04/26 19:30
地點|水源劇場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有別於其他舞團的差異,黃文人並沒有傾向線上劇場與科技藝術的擁抱,可能是身處的地理環境影響,興許也和創作者本身的美學經驗有程度上的關係,故我們可以看見種子舞團對於身體的重要關注,有相當大的佔比出現在其作品當中。
5月
27
2024
以此為起點,以及瓦旦與朱克遠所帶出的《走》為例,我們或許可以深思自身作為一個觀看者,甚至作為一個觀看過程中「創造情境」的人,是否會過於二元形塑、創造他人和自己的特定角色/地位,而失去了理解與實踐的迴旋空間。
5月
21
2024
周書毅的作品總是在觀察常人所忽視的城市邊緣與殘影,也因此我們能從中正視這些飄逸在空氣中的棉絮與灰燼。與其說他作為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的駐地藝術家,積極嘗試地以高雄為中心對外發信,並發表《波麗露在高雄》與《我》等作品,不如說他是在捕捉抹去地理中心後的人與(他)人與記憶,試圖拋出鮮有的對話空間與聲音,如詩人般抽象,但卻也如荷馬般務實地移動與傳唱。
5月
16
2024
伊凡的編舞為觀眾帶來不愉悅的刺激,失去自我的身體並不優雅,抽象的舞蹈亦難以被人理解。伊凡又是否借《火鳥》與《春之祭》之名,行叛逆之道?不過無論如何,伊凡這次的編舞或許正是他自己所帶出的「自我」,從觀眾中解放。《火鳥・春之祭》正是異端,正是獻祭者本身,觀眾被迫選擇成為跟蹤者,或是背叛者其中一方。在這暴力的亂世,你又會如何選擇?
5月
15
2024
「解構,不結構」,是編舞者為當代原住民舞蹈立下的休止符。編舞者細心梳理原住民的舞蹈身體在當代社會下的種種際遇,將其視為「符碼的」、「觀光的」、「想像的」、「可被消費的」,更是屬於那位「長官的」。走光的身體相對於被衣服縝密包裹的觀眾,就像一面鏡子,揭示所有的對號入座都是自己為自己設下的陷阱,所謂的原住民「本色」演出難道不是自身「有色」眼睛造就而成的嗎?
5月
09
2024
可是當舞者們在沒有音樂的時刻持續跳大會舞,彷彿永無止盡,究竟是什麼使這一切沒有止息?從批判日本殖民到國民政府,已為原民劇場建構的典型敘事,但若平行於非原民的劇場與文藝相關書寫,「冷戰」之有無便隔出了兩者的間距。實質上,包括歌舞改良、文化村,乃至林班歌等,皆存在冷戰的魅影。
4月
30
2024
另外,文化的慣習會在身體裡顯現,而身體內銘刻的姿態記憶亦是一種文化的呈顯。因而,透過詳實地田調與踏查的部落祭儀資料,經由現代舞訓練下的專業舞者的身體實踐,反而流露出某種曖昧、模糊的狀態。
4月
29
2024
存在,是《毛月亮》探索的核心,透過身體和科技的交錯呈現,向觀眾展現了存在的多重層面。從人類起源到未來的走向,從個體的存在到整個人類文明的命運,每一個畫面都映射著我們對生命意義的思考。
4月
11
2024
《毛月亮》的肢體雖狂放,仍有神靈或乩身的遺緒,但已不是林懷民的《水月》之域,至於《定光》與《波》,前者是大自然的符碼,後者是AI或數據演算法的符碼。我們可看出,在鄭宗龍的舞作裏,宮廟、大自然與AI這三種符碼是隨境湧現,至於它們彼此會如何勾連,又如何對應有個會伺機而起的大他者(Other)?那會是一個待考的問題……
4月
11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