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欄目
長度
演出型態

此次台北藝術節的策展主題為「我們(沒)有認同」,無獨有偶地,在許多受邀的節目中,都探討著社會與自我、權力與認同的主題。以《束縛》(Bunny)和《油壓振動器》(Oil Pressure Vibrator)兩段演出為例,看似呈現不同內容,呼應著類似的主題,並皆以身體作為工具。(吳政翰)
九月
27
2019
《阿波之音》不僅藉由阿波踊展現日本傳統文化,更強烈帶有對昭和文化、昭和精神的懷舊感,並以其作為傳統文化和日本精神的象徵。對於臺灣觀眾來說,這個作品是一種在異文化的懷舊層次上的美感經驗,並且包含了民俗工藝、倫理道德兩種層面。(楊禮榕)
三月
08
2019
理論上雖看似同時觸及了貓與人、貓與貓的不同物種互動,但編劇巧妙地透過(自己也一堆問題的)寵物溝通/諮商師的角色,扮演了翻譯橋樑,跨越了「理當不同」的任何先天差異,而直探以相處與經驗為基礎的認識與認同。(汪俊彥)
十二月
10
2018
開場曲除了將角色各別鮮明化,並埋下伏筆,有別於2010年版的開場形式,重新解構的面貌下,使整體的戲劇架構和節奏上緊湊細緻。(羅家偉)
十二月
25
2017
舞作動人之處在於成長過程中,四個相異又相同的個體,因為家庭而被並置,造成碰撞但也給彼此包容。尾聲的四人群舞,不時有兄弟脫離群體。最後,我只記得堅志喃喃地說:「我記得,他們三個,我們四個。」(王昱程)
十一月
29
2017
廣播劇是藉由聽覺啟發了想像,戲劇形式的舞台劇是聽覺加上視覺的藝術,現場演出的廣播劇是否能如同這個劇本結構有著層層疊疊的可能,而不僅是漸進的形式演變,是這次演出尚未實驗達標之處。(方姿懿)
十一月
20
2017
舞蹈和由語言所帶入的故事情節中分割成一片片拼圖,但這些拼圖究竟是邁向一個整體畫面?還是各種黑夜的部分碎片?在跨越每一片拼圖的過程中,我就回到觀看這齣戲的起點,可酒若入喉,不該是要越喝越醉的嗎?(方姿懿)
十一月
15
2017
互動不應只是建立在演員以刻意設計的橋段,而是一直在表演當下的每分每秒,都可以是刺激、引發寶寶們主動的觸摸、探索和參與‭;‬換言之,表演中必須具備吸引寶寶們的物質,例如柔和但多變的燈光。(謝鴻文)
八月
09
2017